【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 战濮阳

优雅吕布与猛烈典韦的龙虎斗
袁荣易

3. 吕布(张家麟饰演)穿蟒袍端带上场,表现大方、高雅的气质。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濮阳的历史非常久远,史迹斑斑可考。1987年中原化肥厂在濮阳县城西南隅,修建引黄供水调节池时发现一处古墓,在男性墓主骨骼左右边,分别用蚌壳排出龙与虎的图形,此墓距今已6000年以上,其中的龙被称为“中华第一龙”。

被炎帝与黄帝联合打败的蚩尤据史书记载他被葬于濮阳,蚩尤后裔因此将濮阳称为“帝丘”(史记‧天官书)。濮阳挖出的这个古墓,有人考证说就是蚩尤的墓。按历史排列,接下来五帝中的颛顼、帝喾与舜共三帝,都以濮阳为国都。濮阳在上古时代是个活动很频繁的地区,是中华龙文化的重要发祥地。

濮阳也是著名的古战场:商灭夏时有“昆吾之战”、春秋时有退避三舍的晋楚“城濮之战”、战国时有孙膑庞涓斗智的齐魏“马陵之战”,还有宋朝时寇准劝御驾亲征,以少胜多打败辽兵也在濮阳这里。

今天主要谈的是三国时的一场战役:曹操吕布在濮阳交战,吕布先胜后败。京剧《战濮阳》仅演吕布获胜的这一段,改编自《三国演义》第十一回。早于京剧前的徽剧,已经有此剧目,川剧、滇剧也有此戏。


1. 《战濮阳》左起夏侯惇(蓝脸)、夏侯渊(白脸)、李典(黄脸)、乐进(俊扮),率领曹兵想夺回濮阳。国光剧团演出。

《战濮阳》的故事是吕布打败夏侯惇(曹操原姓夏侯,过继给曹家才改姓曹。曹操与夏侯渊都是夏侯惇的弟弟)占据濮阳,曹操出兵急于夺回;吕布用陈宫计,诱曹兵入城,然后纵火烧曹兵,曹操被典韦保护才得以逃脱。这出戏由茹富兰传授下来,茹富兰所教吕布的身段,一招一式、一板一眼,讲究要有规范,表现出大方、高雅的气质。

戏中除了吕布及其部将张辽、高顺,还有曹操五位英勇的战将:“夏侯惇、夏侯渊、李典、乐进与典韦”,前四位都不是吕布的对手,只有典韦与吕布打的难分难解,最终能救出曹操脱困而去。


2. 典韦(右,吴仁杰饰演)护卫曹操准备攻取濮阳。


4. 吕布(张家麟饰演)改穿箭衣执戟预备加入战场,随行为张辽(右)。

战将的舞台服装,是从真实的锁子甲演化而来,俗称为“靠”,它的穿法非常特别,要扎紧,称做“扎靠”,没受过训练根本扎不牢。它能使角色显得雄伟、魁梧。靠的背后系上小袋子(称做“背虎壳”),内插四面“靠旗”。有旗的靠又叫“硬靠”。硬靠还需加配头上的“硬盔头”、脚上的“厚底靴”,在戏班里硬靠、硬盔头、厚底靴这三样,被称为束缚武戏演员的三道栓,有效扩充英雄形象,但是行动起来却变得绑手绑脚。

以前的演员,从小就得炼:脚蹬厚底靴,穿上胖袄,再披上练功靠,起霸、走边,耍枪花、舞大刀,……。要训练到起霸干净俐落,开打威猛矫健。谭鑫培练这个,周信芳(麒麟童)自幼也是练这个,并不是武生、武二花才练,一般大角都不忽略这个基本功。

满台上战斗火炽,眼明手快的武将,一招一式都不能乱。尽管靠旗飘扬、翎子抖动,看的人眼花撩乱,底子好的武戏演员都能善尽其能,全力卯上,使观众恍如置身于战场的紧张当中。


5. 吕布(张家麟饰演)与典韦(吴仁杰饰演)交战,后为李典(挂红一字髯)。


6. 吕布的部将张辽(身穿软靠-背后无靠旗)与曹将夏侯惇、乐进交战。

《战濮阳》英姿勇武的吕布,先是穿箭衣,表现出潇洒脱俗的气质;他身手不凡,打的曹将盔头都掉了极其狼狈。等火攻曹兵之后,吕布改穿硬靠上场,跟舞台上穿硬靠的众曹将开打,吕布周旋其间、游刃有余的打败曹操的四将。最后典韦上来,英俊的吕布与凶猛的典韦,两人棋逢对手,打的惊心动魄,好一场酣战也。


7. 夏侯惇与吕布的部将高顺(在其背后)交手,后面夏侯渊被张辽(左前方)吓阻。


8.掉了盔头的夏侯渊。


9. 穿上硬靠的吕布(张家麟饰演)所向披靡,曹将都不是他的对手。


10.最后典韦(吴仁杰饰演)上场虎虎生风,与吕布做殊死斗。

《战濮阳》不只打斗,吕布也要有唱功,显示他能文能武,从容不迫,可不是只会摔摔打打的武二花,武二花例如夏侯惇(蓝脸)、夏侯渊(白脸)、李典(黄脸),尤其李典挂红一字髯,纯然是一介鲁莽的武夫。

最后我们来欣赏吕布的唱词:‘(西皮原板)战罢疆场在濮阳,诸侯见我也心忙。 丁公不仁被我斩,戟刺董卓为貂婵。虎牢关前打一战,偶遇刘备与关张。三人扣住连环战,掩杀儿郎让雕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狮子楼》包括武松访邻告状、杀西门庆这些情节。水浒传改编的京剧,如《翠屏山》、《时迁偷鸡》,《乌龙院》等与水浒原著稍有不同:加重生活趣味化,尤其角色个性的发挥上,深具戏剧张力,编剧者可说是一位饱经世故、却又不落俗套的达人。戏中配搭一个小小的角色,都让人觉得兴味盎然。盖叫天口诉“粉墨春秋(二)《狮子楼》”(《上海戏剧》 1961年03期 ),讲到《狮子楼》主要是文场子,显现武松的理智性格,这些文场子戏如不能演得俐落,后面《狮子楼》与西门庆打得再火爆, 也看不出为兄报仇的“义儿”(意义、层次), 因此交代“义儿”很主要。俗话说:“学会前文义,才知后文通”,盖叫天的武松戏,比起别人精神百倍,就是他有这个“义儿”。
  • 戏曲演出的长短,其实与演员的诠释能力有关。尤其从“折子戏”里,最容易看出由演员所决定的时间感。今天介绍《七郎托兆》这个折子戏,单独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时,主要是看主角杨七郎的表现,他花脸虎虎生风的唱腔,与父亲杨继业阴阳两隔,急着安慰父亲,并辞别父亲,其中唱到:“孩儿我再不能多行孝顺,再不能与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与爹爹牵马坠蹬,再不能统雄兵去把贼平”,感人落泪。在此情境中,演员较有发挥,时间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少唱(俗称“马去”)两句,立刻会变得太短。
  • 京剧《打侄上坟》,又称《状元谱》。由打侄、上坟两个段落所构成,两个段落分别讲了两个风俗习惯,一是“开仓放粮”,一是“清明扫墓”。这出戏,简而有力说明文化的力量,帮人达到连系、沟通、互动。人与人的裂痕,借此得以弥补。族群或社会出现不平衡,大家心量大,携手同心,心性得到提高,环境调整变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