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水河在呻吟(54)龙滩水电站

韦登忠等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七、红水河四级水电站——龙滩水电站

4、实物指标勘测

搬迁前的停建令使移民浪费几年时光,搬迁后场平未建好使他们多煎熬了两、三年,建房时因库区交通半瘫痪使建房成本增加,不及时兑现使补偿款的价值已大打折扣,他们又恰好碰上物价大涨价的两年……本以为土墙瓦屋能卖钱,荒坡草地能卖钱,大家伙的日子就会过得舒心一些,结果那些间接损失使他们有口说不出啊!即使是明摆着的如王家有两亩地没有得到补偿,张家有一栋瓦房没有上册,他们也无奈。

移民补偿分为房屋及附属设施、荒山林地、水田旱地、搬迁、基础设施等。十年前天生桥库区移民补偿开始时是不管你有多少田地荒山,每人给2000元或每人给6500元,无论穷富,全部拉平;龙滩库区移民补偿是按照各村组或各移民户实物面积、数量多少及价格进行补偿。补偿单价以2006年6月颁布分发给移民的《龙滩水电工程移民政策宣传提纲》为准,实物指标也是以《宣传提纲》“广西以2003年11月、贵州以2004年5月审查批准的实物指标分解成果为兑现各种补偿的依据”。

白纸黑字上的“单价”一项很不容易做手脚,最多不过找什么“调控费”之类的名目;而在实物指标的面积、数量上就有很大的活动空间。可以给20 亩,也可以给10亩;可以给100棵,也可以只给50棵。要是清册上没有,你硬拉着领导干部到现场实地丈量,当时他们用铅笔帮你勾上,回去照样可以用橡皮擦把它擦掉;《宣传提纲》上白纸黑字写有“广西以2003年11月,贵州以2004年5月审查为依据”,兑现补偿或发布的清册上大多都是“99年中南院认定”,99年以后“我们不是已经下了停建令吗?那些不在补偿范围”。补偿清册上的面积、数量究竟是中南院的勘测结果还是小数点已经被移位,移民们没法确证,他们很难得到原始图斑数据,即使给你原始淹没图斑,图斑也不一定准确,你也不会计算。

一、99年底以前,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对整个龙滩库区淹没指标进行详查,出台一份《龙滩水电站375m方案淹没处理补偿投资概算分县明细表》,《明细表》中详细列出广西、贵州两省区10个县几乎所有补偿的实物指标面积、数量等,此表是龙滩公司即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关于龙滩库区移民的详尽的基础数据。该表与后来广西移民开发局桂发[2006]7号文件附表比较,实物指标有些出入。

以下是天峨县农村移民部分《明细表》与7号档<附表1>实物指标面积、数量:


两表比较,附表1各项实物指标面积、数量比明细表都有所增加(除了土瓦结构),一种可能是中南院勘测时少测漏测,另一种可能是两三年时间实物指标面积、数量有所增加。不清楚附表1的数据是2006年制表时的数据,还是“2003年11月审查”时的数据,至少不应该是99年底前中南院的勘测数据。从该表中也说明99年以后“新增”部分已经打算给予补偿。

砖木、门楼、水车、竹子等面积、数量会随时间有所变化,而荒山草地灌木林面积前后不一就只有人为的因素了。

二、乐业县雅长乡移民从移民站得到一张,<雅长乡375m高程以下淹没各类土地面积表>中,百康、寨尾屯、马日塘屯、上雅屯、下雅屯、卡伦屯、过望屯、也号屯共8个屯,表上“实际总面积”是12375.548亩,“中南院认定面积”是5619.748亩,少计面积为6755.8亩。这6700亩含232亩疏林地,5373亩荒草地及水域面积、公路面积。水域和公路不会补偿给农村移民,疏林地、荒草地属于农村集体所有,应补偿给农村移民,疏林地3887元/亩,荒草地1733元/亩,两项补偿总额应为1061.5万元。淹没严重的寨尾屯少计疏林地14亩、荒草地1526亩,计270万元;下雅屯少计疏林地70亩、荒草地427亩,计274.5万元。如果这张表的林地、荒地面积是乐业县政府或移民管理部门根据图斑计算或是实地测量的结果,寨尾、下雅两个组仅疏林地、荒地两项就少得550万元,8个组少得一千万。中南院这样的“失误”很难让人原谅。

该表因有水域和公路面积,所列只有“少计”和“实际总面积”,没法算出应补偿给农村移民疏林地、荒地补偿总额,不过至少也有二千万以上。二千万究竟有多少能发放到移民手中?即使只计列中南院认定面积,补偿费也不会如数发放给移民。林地荒地属农村集体所有,水田、旱地等个人补偿部分都还未兑现,集体部分不知要等几年。

三、明细表中水田部分贵州五县水田淹没6648.9亩,菜稻田13130.8亩(不包括罗甸城郊菜稻田及甘蔗田,广西部分缺页),即中南院99年勘测时菜稻田大约是水田面积的两倍。菜稻田补偿价26325元/亩,水田补偿价19960元/亩,两者差6365元/亩。据明细表数据,望谟菜稻田5378.9亩,册亨菜稻田2438.4亩,贞丰菜稻田362.56亩,准备兑现的补偿清册中全部以水田补偿,没有菜稻田一项,望谟损失3424万元,册亨损失1552万元,贞丰损失231万元,三县共5207万元。(再算上罗甸应该是8000万,只是有些移民说罗甸有少数人得到菜稻田补偿,不知道占多大比例;镇宁淹没少,不计入。)

菜稻田一项少计数千万元,一种可能是2006年后进行调概,水田从8955元/亩提到19960元/亩,菜稻田从11444元/亩提到26325元/亩,因单价提高,龙滩公司为了少支出,在后来的表中取消“菜稻田”一项;另一种可能是龙滩公司已按原来的明细表菜稻田面积支付,而地方政府只以水田补偿,因为移民补偿费是各级政府“包干使用”。不管你是一年只种一季水稻还是一年种了一季水稻后又种一季蔬菜,补偿价都是19960元/亩。又一次拉平,菜稻田损失也不下上千万。

对99年中南院勘测调查并公布的实物指标,各地均有强烈反响。

1:2004年广西天峨县下老乡在<关于龙滩水电站库区征地补偿和移民安置七点问题的报告>中:“库区淹没实物指标的核查和认定过程中,差、错、漏现象主要集中在经济林面积的测定、零星果木的补偿品种、房屋等级类别、楼层系数认定。如杜仲、砂仁、苦楝树、蟠桃树没有列入补偿范畴。实物指标调查只以调查组的意见为准,致使一些明显违背事实、带有严重个人感情色彩和部门利益维护倾向的行为得不到纠正,移民投诉无门、怒不可遏……”

2:广西乐业县2005年10月<雅长乡尾沟村(乡政府所在地)移民情况反映>:“库区移民对设计院在1999年作出实物调查时,工作粗糙,政府相关部门不宣传,造成少登、漏登、错等、错姓、错名,结构不相符等问题……”

3:贵州册亨双江镇坝恩村2004年<关于龙滩水电站库区征地补偿和移民安置意见的报告>中:“库区淹没实物指标的核查工作存在马虎现象,中南设计院一些工作人员极不负责任,不关心移民疾苦,不把移民的根本利益放在眼里,到村组不开群众会,不交代政策,移民说话无门。实物指标登记差、错、漏现象突出……”

4:贵州望谟蔗香乡蔗香村2004年12月<关于龙滩电站库区征地补偿和移民工作存在问题的请示>中:

“(1)99年中南院作实物指标调查后结果已公布,但存在少登、漏登、房屋结构不相符、错名、错姓等问题。如房屋丈量差错,零星果木登记漏落,人口登记漏落,砖混结构错为砖瓦结构,榜上数据与发放手册数据不相吻合,附属建筑物、农副业设施错登、漏登等;
(2)房屋楼层丈量系数示意图至今未公布,农户无法对自家的房屋面积进行对照核算;
(3)已公布的没有农民自建的村级道路、水利设施等……”

2007年秋,天峨向阳镇移民陈根建说:“99年中南院来测量时,我们那儿有个人跟着他们,背他们过河,后来公布表上他家多出50亩果林”。册亨弼佑乡马黑组新组长说:“中南院来测量时,我们老组长杀鸡招待他们,后来公布表上老组长名下多出2亩水田”;“大家没什么意见,又不是要我们的钱”。老组长2亩水田三万多元补偿能得到兑现应该没问题,那50亩果林怎样兑现我不清楚,因为陈根建没有手机,座机电话又打不通,带他来找我的韦雅妮2008年被劳教两年,没法联系,50亩果林问题不敢忘加揣测。

双江口南岸乐业雅长三寨村一家移民户和望谟平洞村黄家有些失落,他们得而复失。三寨村那一家房屋面积在表上是300多㎡,兑现时只给170㎡,村民说:“我家房子倒是没有那么宽,但有人和我一样,他们照样领到了钱”。黄家在房屋统计表上面积是330.8㎡,兑现时移民站只给200.65㎡,被扣除130.15㎡,330.8㎡是两幢房屋的总面积,其中一幢是打算修而并没有修。“人大一位老干部带队来复查时,他们几个人在喝酒,我们自己去量(房屋面积),好几家面积都比实际面积多一点,只是因黄家面积出入太大才出马粪的”。

“受人之甘露,必当以涌泉相报”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黄家等已经上册又被扣除的那部分补偿款肯定不会留在国库里。

整个龙滩库区实物勘测工作是一项巨大工程,难免出现失误。为了感激,“多给他几亩”现象肯定极个别,故意少给某人某户的可能性也不大,素不相识、无怨无仇,又不要我的钱。中南院勘测存在差、错、漏也许是方法问题,没有群众参与,没有人监督,这不仅仅是中南院,这是中国现行体制之所然。

99年后各级地方政府又“查缺补漏”,实物分解大多也是地方移民管理部门或有一些村组干部参与,公布表有些在“查补”之前,有些在“查补”之后。公布表与实际不相符,也许是中南院确有疏失,更为可能的是移民管理部门与一些村组干部进行实物分解时造假,公布时署名“中南院勘测结果”。天生桥库区“补偿清册”中,发到移民手上的“清册”已经是精雕细琢的二表或三表,龙滩库区有些移民点公布表也有前后不一。

99年底中南院已勘测结束,2000年左右各县发布停建令,停建令主要是针对永久性建筑设施,《宣传提纲》广西是以2003年11月、贵州是以2004年5月审批的实物指标分解成果作为补偿依据。对于遗漏部分,理应得到补偿;对于新增部分,如果不是基于“套骗”补偿而属于自然增加的部分,也应得到补偿。龙滩库区移民无数次反映、上访、静坐乃至冲突,一是单价,二是场平,三是遗漏和新增。遗漏和新增属于个人部分,也许几千、也许几万,数额不大,可对于移民个人,几千几万就是他们的大部分财富。(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龙滩库区各项实物指标调概后淹没补偿价格2006年6月发放到移民手中----《宣传提纲》,2006年9月整个库区大搬迁。
  • 承包商把场平建“好”,政府验收时把皮尺一拉,原土松土都是场平,原土松土都是面积,承包商到别处找工程去了,移民们就把那块场平划成小块,然后抽签,谁抽到原土层谁抽到松土层,都是神的旨意,偶尔也有人的意志代替神的意志。
  • 实物指标和单价是移民补偿的主要依据。上世纪93、94年就开始搬迁的天生桥一、二级水电站库区移民在97年底前还不知道他们的田、地淹没面积,也不知道补偿单价。
  • 龙滩库区90%是农村移民,搬迁时绝大部分是后靠。农村与城市的主要区别之一是流动人口,城市有大量流动人口,流动人口几乎租住房屋,租房是城市的一大特征,而农村根本就没有租房现象,没有人租,也没有房子可租。
  • 99年底国家电力公司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简称中南院对整个龙滩库区实物指标进行调查后,2000年广、贵两省区相继发布“停建令”--
  • 征地补偿是所有补偿中最大的一项,与距大坝远近及人口密度有关,如前所述,既淹田又淹地的双淹户移民补偿总额差距不大。
  • 地球是由无数的大块小块连接而成,其中的一些小块是属于居住在其上的某个小集体或个人,那些个人或集体抑或他们的祖先居住在那儿已有数十年、上百年甚至上千年。
  • 淹没搬迁人口5,000人(坝高只有约40米),包括广西隆林、贵州安龙、册亨。因为淹没面积小,搬迁人口少,我并没有把平班电站移民状况作为重点了解对象。
  • 广西乐业结晶硅厂厂址位于乐业县雅长乡百康村巴维屯巴斗坡,占地130亩,其中水田6.9亩,其他120多亩是玉米地、桐林地等。龙滩水电站淹没,结晶硅厂厂址恰好在水位400米线上,厂址后靠广西乐业--贵州望谟省道线,水路、陆路都极为方便,对面不远处是雅长乡新集镇。
  • 2000--2004年正是雅长林场与当地原住农民冲突白热化时期,当时我也听说雅长乡雅庭村有数人因林场而坐牢,只是没有时间下去了解,雅长乡百康村民又想尽快把反映材料寄到中央,因此我想雅庭村的材料等以后有机会再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