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京城“蚁族”转当“鼠族” 80间房仅1厕所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0年11月11日讯】随着房租节节攀昇,在北京市地上当个“蚁族”已属奢望,只能跑到地底下,当个“鼠族”,只要能住,身体能躺下就行。人防工程的“人工防空地洞”现在成为租金洼地而吸引京城务工者,虽然在卫生健康、防火安全、隐私保护等等方面都不具备人居住条件,竟客源不断。

在消防盲区生活

据《北京晚报》11月10日报导,翠城馨园是位于欢乐谷附近的小区,是京城东部最大的经济适用房项目之一。小区内出租房信息随处可见,但租住的房子并非小区楼房,而是小区地下的人防工程, 简称“防空洞”。出租人说,这种房子很受欢迎。

随着北京市房租节节攀昇,在地上当个“蚁族”已属奢望,只能跑到地底下,当个“鼠族”。只要能住,身体能躺下就行。

朝阳区消防支队防火处一工作人员表示,消防部门不对人防工程的防火安全进行验收,人防工程的管理和使用都是在民防局,民防局是受益方,本着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消防部门不会对人防工程进行日常的监管检查。民防局从专业角度和职权方面都不具备检查防火安全的条件。

“没问题,不用理这个。你放心地租你的,翠城好几个人防工程都租出去了,又不是我一个。这是地下二层,地下一层马上就建好了,也要出租。”一中年男子拍着胸脯保证。这里的出口只有一个,对于这里的防火安全,他说:“这里有用电炉子做饭的,但是我们只是不提倡,不会干预。注意防火安全,这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洗澡每次4 块钱, 我舍不得”

在小区的最南端的翠城馨园小区229号楼,“昨天刚有人退房,要租就快来吧,… …”出租房的人说。

楼梯下,一股霉味扑面而来。地下室里面,霉味越发明显,潮气让狭窄的过道里铺的瓷砖变得湿滑,一眼望去百余米长的人防工程两侧到处是房门,走廊里的日光灯散射着昏暗的光线。

一扇房门开着,一名男子靠在木板床上,男子自称老张,在附近做早点生意,他和妻子就在这间不到10平方米的地方租住,“这里能睡觉,能做饭,挺好的了。”老张说,他是这里的老住户,“现在到哪里去找这么便宜的房子啊?才380块,加上每月每人十五元的水费,我们两个,才400多一点。”

老张以前租住在一处七八百元的小平房里,“来这里卖早点也有点远,这个地下室虽然潮,但是省了一半的房租。” “虽然这里有洗澡的地方,但每次要四块钱,我舍不得。” 在他的召唤下,很多老乡和他成为邻居,“有做小买卖 的,有当服务员的,挣不着大钱,都是给人打工的。”

“80多间房就一个厕所 ,不分男女”

小陆在这个地下室里也住了快三个月了,去年大专毕业后,他和朋友从河北来北京“闯世界”。小陆一个月收入只有1,600元,工作是一家公司的销售员。他租了一间300元的只有五六平方米的房间,微弱的灯光下,房间的墙壁上的霉斑若隐若现。

“在楼房里租一个床位还得三四百呢,群租的话,生活上也有很不方便的地方,倒不如选择有独立空间的地下室。” 他说。

“这里雨季潮湿阴冷,空气一直都很浑浊。要不是看在房租便宜上,我真想马上结束这种地下生活”, “这里有80多间房,就一个厕所,6个蹲位,不分男女。一到早上,还得排队,有时候我没办法,就直接在地上解决。” 小陆说。

“谁家说什么,都能听得见”

走廊很长,沿着走廊共有85间房子。人 口密度很大,有的房间中挤着三四个人,不少门口都堆着锅碗瓢盆。

“晚上人们一下班,这里可就热闹了。小孩子满走廊跑。穿着睡衣的租客进进出出。虽然各家都关着门,因为每个房间挨得很近,墙也不隔音,根本算不上有私人空间,谁家说什么都能听得见。”

小陆躺在床上,双手抱头:“最憋屈的事就是,躺在这里眼睛只能看到房子的四角。”

评论
2010-11-11 10: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