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纪实:千年心碎 法中玉全

启航

那曾经的岁月荣辱,冷暖心酸,千百年来,都沉积下来。(图:大纪元)

    人气: 40
【字号】    
   标签: tags:

末法乱世,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以柔弱之躯行于世间,终落得伤痕累累。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得以净化,心灵得以升华,知道了我在等待的是什么,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在修炼的路上,我快乐着,幸福着,升华著。但莫名的心碎、心裂的感觉仍不时出现,困扰着我,一时难以尽除。比如天太热时,会有一种心要掉下来的感觉,恨不得一下子钻到冰箱里去;冷的时候真有一种心上冰碴的感觉,心扎扎约约的痛;并且有生以来对电线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一插电源或用煤气灶时,脑海中总会浮现“爆炸”事件,眼前总闪现血肉横飞的场景,有时耳边还有“爆炸”、“爆炸”的声音,每每此时,心都会瑟瑟发抖……

在修炼若干年后,随着这些东西的不断修去,各种执着心的不断放下,和修炼境界的不断升华,心碎之迷得到启迪。原来那是我过去世无数次的轮回转生留下来的真实记忆,仅举几例:

在公元前386年的燕国,我转生一农夫,生活贫困,时至冬季,去深山砍柴,天气骤冷,下起大雪,很快大雪封山,农夫又迷了路,困在雪里饥寒交迫,身体结霜,逐渐冻僵,幻觉不断闪现,整个人蜷缩在山坳雪窝中慢慢被冻死了。要死的时候,那一世的辛酸往事不断回想,想到痛处,又加深当时的痛苦。整个过程,身体的变化感受刻骨铭心。第二年春天成了饿狼的美餐。

在两千年前,我是耶稣的门徒。暴君尼禄迫害基督徒,手段极其残忍。有的基督徒被猛兽咬死,有的被火烧死,有的被活活打死。我是被活活烧死的。那种火烧灼的感觉,痛彻心肺,心脏在极度的承受、承受,马上要掉下来的感觉,要死的那一瞬间,心脏脱落于胸腔之中。这一世中,天气很热的时候,我经常说“天太热了,心要掉下来了”。两千年后的今天,对基督徒迫害的场面仍留在记忆中,当迫害又一次发生时,有些迫害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也像发生在自己身上。不愿看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文章,不愿看真相传单中大法弟子受迫害的那部分。有一种人心,保护自己曾经受过的伤痛不被触及。当然,这些东西都在大法修炼中得到了净化。

北宋时,和宋江等众兄弟聚义水泊梁山,我是李逵,后来接受招安。宋江带着手下兄弟南征北战,为国家立下赫赫战功,公元1121年,镇压方腊起义后,朝中权贵妒嫉宋江,在皇上赏赐的御酒中下了毒,宋江喝后,觉察不对,怕自己死后李逵造反,殃及各家兄弟,找来李逵,同他一起饮酒,并告诉他实情,说:“此生对不住兄弟,愿来生结缘,好好照顾你。”(为了此承诺,宋江后来在英国转生过我的姨妈)李逵回去后,酒的毒性慢慢发作,心中的痛楚,像波浪一样,一波波袭来,毒性达到心脏时,心如刀绞,又留下一种心碎死去。

在法国路易十五当政时,我是蓬巴杜伯爵夫人,美丽而又有才情,深受国王宠爱,后来国王另有新欢,弃我而去,我妒恨心碎。又妒、又恨、又难以割舍,各种感情交织缠绕,最终抑郁成疾,很快死去。这一世国王成了我的丈夫,王后成了我的婆婆。这一世我总是莫名其妙的怀疑丈夫,心里很痛苦,心就像碎了一样的痛,总有画面闪现:他又有新欢,我绝尘而去。丈夫的劝解对我无济于事,转而笑我太有想像力,我控制不住的想,也努力的放下。后来我明白了,是那一世给我留下的情伤记忆,我是在重温尘封往事,当又一次结缘,却放不下心中的苦痛,活得怎么能自在呢?

在英国我转生过著名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著有《简•爱》一书。那一世,父亲是个牧师,母亲体弱多病,生下六个孩子,我排行老三,老四是个男孩。母亲在我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无暇照看我们,请来姨妈(梁山泊时的宋江)帮忙照顾我们。后来父亲把大姐、二姐、我和五妹陆续送往教会学校。学校后来流行一种肺病,大姐、二姐不幸染病,很快死去。看着两个姐姐离世,我知道再也看不到姐姐关爱的笑容了,我幼小的心都碎了。后来姨妈去世,父亲又双目失明,使我们姐妹本来就苦难的生活雪上加霜。弟弟因为女朋友另择高枝,酗酒、抽烟(鸦片)不断,让我倍感心累。但我和五妹、六妹互相鼓励著,向文学的殿堂一步步迈进,把自己对人生的感悟、面对多舛命运的坚强写入作品中,终于等来成功的一天。我们三人以男子的名字落款,推出自己的作品,引起文坛轰动,一时,声名鹊起,我们姐妹在伦敦出现,作家三姐妹震动大英文坛。但幸运之花,开得实在短暂,不幸接连而至:弟弟去世;在弟弟的葬礼上五妹艾米莉因伤心过度,患病离世;不久,安妮,我那风华正茂的小妹,也染上肺病撒手尘寰。最近的亲人在我身边一个一个离去,那是怎样的一种哀伤啊,终日以泪洗面,怀念至亲,痛断肝肠,无以言表的苦,扯动心弦的痛,无法抑制的哭,痛苦中也曾不想活下去,但有一种力量支撑着我,让我坚强。可结婚后不久,厄运又一次无情地降临:因外出淋雨,体质又差,我得了重感冒,后转成恶症,最终带着三个月身孕,告别了知心的丈夫,年仅三十九岁。临终前,握著丈夫苦苦留恋的双手,我欲哭无泪,想着一个又一个离我而去的亲人,想着腹中尚未长成的新生命,看着眼前依依不舍的丈夫,身心已伤痕累累,再也无力与命运抗争。“命运啊,为什么这样啊!”这是苦难迷茫中的我最想说,却说不出来的一句话。

1946年,我又一次转生到中国大陆,长大后当了一名通讯兵,参加了那场臭名昭著的越南战争,穷兵黩武的中共很愚蠢,在邪灵控制下也很猖狂。这场战争美军以轰炸为主,中共军人死伤惨重。战场上,信息传递很重要,为了确保信息传递,我经常去抢修线路。1973年6月22日上午9点,我正在弯腰接线,一颗炸弹呼啸而来,我被炸得血肉横飞,那一刻,我极度恐惧,心想:我要死了。瞬间元神已飘在空中,重返天庭,等待安排这一世的转生。大约两个月后的8月18日,我又出生在中国东北,于96年得法,开始了这一世的正法修炼。

生命长河中累次的心碎迭加,形成了生命的烙印。这些心碎的感觉不时出现,那曾经的岁月荣辱,冷暖心酸,千百年来,都沉积下来。修炼中这些沉积下来的东西都在不断的释放,洗浄。有时,一件事情带来的痛苦,实际上承受中感觉是漫无边际的,喘不过气来的;修去后,才会有伸出头来呼吸新鲜空气的感觉。后来我明白了,这种苦有过去世中对别人造成伤害的精神偿还;有在去掉过去积存下来的观念和骨子里形成的理时这些不好物质的垂死挣扎,有法理不明时额外的承担……在法中,我感受到了生命原本该有的自然和轻松——先天本性的回归。

--摘编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半年前,我作了一梦,醒来后“临江王”三字铭刻在心。我觉得怎么这么奇怪,我从未听人说起过临江王......
  • 我所说的一切绝非凭空杜撰,而是确确实实在某个时空发生过。为何如此笃定?因为那是我亘古轮回的记忆,一段刻骨铭心的历程。
  • (shown)她的清风剑和清风掌震动当时的武林,使接近他们的杀手闻风丧胆,青风女侠的名字也在当时的民间不胫而走。
  • (shown)道姑华玄真人将小女孩带回她修道的小九华山上的慈玄观,当时在距南京城东约几十里的地方,正式收小女孩为徒,并将她取名为青莲......
  • 关云长和华雄在汜水关前大战三百回合,未分胜负,同时双方对对方的武功都很佩服。那么为什么关云长最后胜了呢?问题就在两人的坐骑上。
  • 早期基督教中并不乏对于轮回的述说。但是到了近代,基督教不仅否定轮回,将轮回说从《圣经》中剔除,而且有时还批评佛教的轮回说。这大概要归功于中世纪教会了。
  • 很多人并不知道在早期基督教中也存在着轮回之说,只是因为近代基督教的变革,使基督教将其剔除。
  • 这世界上的生命,都和物质世界构成了一部完整的演化关系。就像另外空间生命的演化一样,复杂,系统而又玄妙。
  • (shown)这一切的付出,只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理由:他无论怎样都是我的孩子。
  • (shown)在当今社会,由于道德标准的不断下滑,致使出现了很多很多的社会问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