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赵连海律师突遭“解聘”外界质疑

“结石宝宝之父”的赵连海 (大纪元资料库)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0年1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综合报导)被称为“结石宝宝之父”的赵连海,11月22日二审上诉期到限,他的二位辩护律师上北京大兴区看守所查问时突然接到被解聘书。此举出乎外界意料,质疑当局使用高压手段逼迫赵连海放弃上诉。之前赵连海的二位律师曾遭到软禁和阻挠他们为赵连海上诉,而赵连海本人则在一审宣判之后不仅表示要上诉并宣布无限期绝食抗议当局司法不公。

有民众表示,在法庭上慷慨激昂的赵连海,现在解聘了律师,反差如此之大,中间发生的事全在监狱里,令人不寒而栗。也有民众怀疑当局对赵连海使用了酷刑。也有律师认为不是当局伪造字条,就是拿赵连海所有亲人胁迫。还有律师指出当局此举是想阻止维权活动的街头化和组织化。

律师看守所探望赵连海被拒接获解聘书

被称为“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在本月10日被宣判后,赵连海当即脱下囚衣抗议,声言要无限期绝食,并要求上诉。12日赵连海会见辩护律师时,还委托彭剑和李方平律师为他作无罪上诉。之后这二名律师遭到当局的骚扰,被要求不要代理此案并一度遭软禁。


当局对赵家严厉的看守(网络)

11月22日周一,也就是赵连海的二审的最后期限日,二位代理律师李方平和彭剑赶到大兴区看守所,跟上周五一样依然没有见到赵连海本人,但却接到所长交给他们的赵连海签名的解除委托关系的纸条,律师还被告知赵连海在里面生活正常。二位律师还从赵连海妻子李雪梅处得到同样的结论。

赵连海的解聘书上的落款日期是17日上星期三,而上星期五律师前往的时候,看守所并没有提到这张纸条。

李方平律师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赵连海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是听别人讲有这么一个信息,当然现在来看是确实的,目前是属于一种待审批状态,相关方面已经接受了他的申请,但是接受完了,内部还是有审批的手续啊,什么时候完成审批、会不会批,那我们还要等一等再观察。新华社消息说赵连海在法定期限内没有提出上诉。”

民间责疑 斥当局无耻

大陆活跃人士上官如烟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他认为赵连海的解聘书存在着三大疑点,是中共当局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制造出来的,是又一起冤假错案的开始。他质疑,“一是早已写好的解聘书为何要到律师约见的时候才出现?”“赵连海是个坚强的汉子,有血性的男人,入狱之前承受过当局多次的打压,拒不低头,顽强抗争。被中共关押后,怎么突然变得软弱了?”他并怀疑当局施加了酷刑。

此外,“中共利用所控制的媒体对赵连海先生的维权行为抹黑,诬蔑为负有前科,聚众闹事,破坏稳定等等。我们不禁要问,当公民的个人权利受到损害时,当司法途径无路可走时,难道要受害者莫不禁声,独吞苦果?!何况,赵连海代表是一大批度奶粉受害者,他所从事的维权活动正是真正的公共事务。”

上官如烟还表示从赵连海的解聘书事件中,可以看到中共当局的种种不齿行为,分化瓦解维权群体,打压迫害维权领导人物,开动宣传机器颠倒黑白。所以,这份解聘书分明是中共当局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制造出来的,是又一起冤假错案的开始。

大陆一名匿名公益律师对本报表示,“官方判赵连海刑,是要阻止维权活动的街头化和组织化。如果官方真的认为赵犯了罪,抓人判人就不会做得那么鬼鬼祟祟。”

在香港的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接受BBC采访时,对赵连海此刻解除律师委托表示怀疑,称之为“匪夷所思”。他说,很难想像由原告变被告、由受害人沦为阶下囚的赵连海会认命,会放弃上诉,这样做是有悖常理、不合逻辑的。

他指责说,“大兴法院无所不用其极的做法也许能剥夺赵连海上诉的权利,但他们执法犯法的恶劣行径,最终会被钉到历史的耻辱柱上”。

新华社抹黑赵连海 许志永回击

在赵连海案上诉期最后一天之际,新华社罕见发文回应香港方面对赵连海的关注,并抹黑赵连海,表示赵连海之前早有前科,报导还指赵的儿子结石,院方已经免费治愈,并列入“轻症患儿”的赔偿范围,但赵仍利用这一问题,“组织、煽动、 纠集一些人”闹事,还“借其他事由组织煽动一些人”到北京市公安局滋事,因此依法判刑。

大陆公盟负责人许志永撰文“人不能只为自己”来驳斥该报导。文中他指出新华社香港分社自始至终没敢提赵连海组织煽动纠结了些什么人,“一些人”就是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是结石患儿家长中勇敢的代表,是为3000万受害者、30万结石宝宝的公义而呐喊。

文中他还指出新华社也不敢提赵连海借什么“其他事由”滋事,其实就是为北京黑监狱里的一起强奸案的受害者报案。

他还表示有些人站出来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大家。赵连海帮助弱者,举报犯罪,本是公民的权利,也是公民的义务,如果这叫寻衅滋事,那些围观非法暴力拆 迁、抗议城管打人、揪出官二代交通肇事等等所有路见不平行侠仗义的公民岂不都是寻衅滋事了?如果这样的公民被定罪,我们的社会还有什么“见义勇为”?还有什么天理?人不能只为自己活着,不能太自私太贪婪,请新华社说话时问问自己的良心。

推友网络直白为赵连海叫屈 

北京知名维权律师江天勇在推特上表示,赵连海曾经被威胁、被利诱,但当局皆未得逞;此次所谓解除委托,一种是伪造字条,一种是拿连海所有亲人胁迫连海。

许志永也在推特上表示,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赵连海被胁迫或者被伪造签字解除律师,中国法治史上的奇观,北京市有关部门为掐断香港压力带来的最高法院可能干预的途径,完全不顾脸面了。

唐柏桥在推特上表示自己见证:我曾经在狱中多次被要求认罪或认错,只要认了,就随时出去。但不仅我没有认罪,我的其他多数八九民运同“犯”也没有认罪(连错都没认)。但是,当他们释放我的时候,说我认罪态度较好。恶心了我好长时间。这就是无赖中共。你不认罪,它强加给你一个“认罪”。说赵连海认罪,就是一丘之貉。呸。

目前网络上的推友都在传这则被认为是“半夜鸡叫”的消息,同时在香港一些网络媒体上出现。“半夜鸡叫”全文如下:新华社午夜后发出新闻稿,报导指被判囚两年半的内地毒奶粉事件家长赵连海,到昨日上诉期届满,并未提出上诉,北京市大兴区法院对他的一审判决生效;但报导指,司法机关已经受理对赵连海保外就医的申请。”。

评论
2010-11-23 4: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