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唐人【独立评论】

法国大革命对中共的启示(一)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0年11月29日讯】伍凡:各位观众好,现在是独立评论时间,法国大革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在那次法国大革命中,国王路易十六被处死,法国进入共和。今天我们就谈一谈法国大革命的背景和根源问题,在相对的看看中共的未来和中国的未来。
Flv下载观看 WMV下载观看
草庵:1791年6月20日深夜,凄风苦雨,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乔装打扮,携全家潜出杜伊勒里宫,乘上一辆事先准备好的特制马车。国王此行的目的地是位于荷兰的奥地利军营,但是,在离卢森堡边境不远的瓦朗纳斯镇(Varennes),国王一行却被一位小酒馆的老板认出并被当地的国民自卫军扣押。在遭到前所未有的猜疑和羞辱后,路易十六和王后被押回巴黎,这就是法国大革命史上著名的“国王出逃”事件。

伍凡:路易十六为什么逃跑?因为此前他为挽救财政和政治危机的一切努力都归于失败,他在出逃之前起草的“告国人书”说出了出逃的计划:先投到布耶统帅的军中,从那里转向在荷兰的奥地利军队,最后重返巴黎,解散国民制宪议会和各俱乐部,恢复王权制度。任何一个社会出现足以颠倒乾坤的危机,它的前兆必然是财政危机,法国也是如此,这种景象与目前的中共所处的景象是非常的想像。

草庵:“锁匠国王”路易十六并不是一个极端专制、暴戾的国王,相反,在法国历史上,他是一个在私生活方面少有的能够有所节制的君主之一,也能够对社会政治制度进行某些重要的改革,特别是他为克服财政危机而实施的改革,放弃了前任国王的一些过分专制、挥霍的政策和做法,有的西方学者甚至称他为“激进的改革家”。

伍凡:路易十六(LouisXVI)是1774年即位的,此时的法国,经过自称“朕即法律、朕即国家”的路易十四的高度专制、王权无限扩大和“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的路易十五的荒淫挥霍之后,就像一个用力过度的发条,已经松弛下来了,疲惫不堪,国家面临着严重的财政危机:在大陆及海外进行的旷日持久的战争、向特权阶层提
供的名目繁多的年金、凡尔赛宫的奢华无度以及超庞大的政府机构支出以及对北美独立战争的支持,导致王国政府财政出现巨额赤字。更严重的是,王国政府的这些巨大支出是依靠大量借债来维持的,债务利息高达8.5─10%,比英国政府借款利息高出一倍。为了支付到期的债款和利息,王国政府又不得不举借新债,从而使国家财政状况陷入恶性循环。 “到18世纪80年代,国家的债务已经占国家税收的一半以上”。

草庵:这与目前的中国非常相像,眼前的中共也是出于了严重的财政危机中,当时法国政府陷入了严重的信贷危机,路易十六认识到,要想改变这种极度困难的局面,必须对下层民众积怨已久,而特权阶层死守不放的赋税征收制度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他的确为此做过多次努力,但都无一例外地以失败告终,最后竟到了自己也“走投无路”的境地。

伍凡:路易十六先是任用重农学派的著名学者、《百科全书》撰稿人之一的财政大臣杜尔哥(Turgot)为财政总监进行财政制度改革(1774─1776年)。为缓解财政困难,杜尔哥于 1775年将修路劳役改为征收以产业额为计税依据的道路税,并规定所有等级一律照章纳税。 1776年初,废止酒类专卖制,允许自由买卖。他还准备进
一步规范财政、税收秩序,内容包括节约行政开支、成立贴现银行以便在政府财政危机之时提供应急资金等。然而,在改革的关键时刻,路易十六却恢复了1771年被路易十五解散了的巴黎高等法院以及外省的十余家高等法院,这些机构中云集着拥有特权的“穿袍贵族”,他们担心改革会触及其自身利益,因而极力抵制杜尔哥改革并通过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Antorinette)对国王施加影响,迫使路易十六于1776年5月解除了他的职务,刚刚启动的、明显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的财政改革化为泡影。对于这一“黄金时代”的速生速灭,伏尔泰曾沉痛地表示:“我的心永远也不能平静”。

草庵:这个情景很想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共经济改革,同样中共在1989年的时候镇压了六四运动,结果中国也将这个黄金时代错过了。在法国,接替杜尔哥的是一位名叫内克(Necker)的瑞士银行家(1777─11781年)。由于身为外国人和新教徒,内克虽被授权主管财政,却没有“财政总监”的头衔。为了解救宫廷财政支出的燃
眉之急,缓解国内日益严重的财政危机,他在上台之初利用其银行家的声望到处借款,成功地筹措到了几笔巨款,初步稳定了他的位置。但他深知,要真正解决问题,大刀阔斧的改革势在必行。不久,他取消了宫廷中的一些高俸而清闲的职位,压缩了王室的财政开支、削减了军役税和盐税。这些措施迅速引起宫廷贵族们的反弹,他们立即像当初对待杜尔哥一样,猛烈攻击内克。 1781年,内克公布了关于王国政府预算情况致国王的《财政报告书》,该报告向社会透露了国王赏赐钱和恩给金的巨大数额,使得王室和领取大量年金的显贵们再也无法容忍,内克被迫辞职。财政报告书披露的内容和内克因此被革职的事件震惊了社会公众,对宫廷的不满情绪开始上升。而这些事情,在赵紫阳时代也是做过的。

伍凡:内克的继任者是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推荐的、于1783年任职的卡隆(Calonne1783─1787)。卡隆为了笼络王公贵族,在上台初期一度采取了与内克完全相反的政策,曾为宫廷人员偿还赌债,增加他们的年金,企图以阔绰的假象抬高王室德威望。但与此同时,他也寄希望于通过开挖运河、建筑港口、修建道路来刺激经济发展,增加财政收入,但收效并不明显。 1786年,“政府的财政赤字达到了400到500万法郎,采取极端补救措施的时候显然快到了。”8月,迫于日益严峻的财政压力,卡隆向路易十六提交了一份财政改革方案。值得注意的是,在卡隆的改革方案中有许多内容与此后的“温和革命时期”的革命成果十分相近,即向富有者征税。卡隆建议,以土地特征税代替人头税和甚一税,一切土地所有者,包括特权等级一律依其收入多寡按比例缴纳,短期国债的偿还期由10年延长至20年,废除国内一切关卡,取消各领地的关税,延长对盐和烟草的专卖权等,同时政府将每年削减财政支出2000万锂。

草庵:我们回顾一下,在江泽民时代,江泽民及朱镕基所作所为基本上与当时法国大革命前的卡隆是一样的,江朱时代的主要特点就是为中共自己的利益集团提供经济利益,笼络他们同时还追求GDP假象,制造虚假的繁荣来提高中共的形象。当时法国卡隆清醒地认识到,如果将这个带有明显的“杜尔哥色彩”的改革方案直接交由巴黎高等法院审批,势必招致特权阶层的否决,于是,他向路易十六建议召开“显贵会议”,对这一改革方案进行裁决,并对之寄予厚望。但后来的情况却是非常的失望,当时法国的利益集团完全阻挡了这一改革的议案。卡隆于1787年4月辞职,流亡英国。连换了4任财政部长都无济于事的路易十六不得不“承认没有任何办法能够使国家摆脱财政危机,除非以三级会议的形式与国民协商,实在是没有办法可想了”。

伍凡:1788年7月5日,国王同意召开全国三级会议。 8月,布里埃纳辞职,内克又被重新请回来,并被任命为国王的首席顾问。内克上任后筹措到了7500万锂的借款,财政危机有所缓和。国王的让步似乎使笼罩全国的政治危机暂时解除了,但事实远非如此。英法通商条约的生效导致大批法国企业倒闭,工人大量失业,又由于1788年出现严重的自然灾害,法国农业出现灾难性的歉收,由此,城乡下层居民大都处于饥寒交迫之中,经济危机、财政危机愈演愈烈,终将导致严重的事态发生。但是,当时许多身处各种矛盾中心的人物,都没有意识到一场真正的狂风暴雨的即将来临。第三等级没有意识到,国王路易十六更不会想到,也就是说,这个时候几乎还没有任何人会认为自己是一个“革命者”,更没有人会想到什么“小红帽”、“断头台”,但就在一年以后,血腥的法国大革命就爆发了,无数人头落地,最后路易十六自己竟也被送上断头台。

草庵:今日的中国实际上和当年的法国是非常相像,只是时代有所不同,历史是否会重现? 法国大革命与今日的中国有什么历史上的重合?今天时间到了,我们就先谈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继续再谈。谢谢各位观众的收看,再见。

伍凡:再见。

评论
2010-11-29 2: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