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贾阔:警惕共产党在海外对异议人士秘密实施的精神迫害

贾阔

人气: 25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0年11月06日讯】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对异议人士、反共群体、正义力量进行残酷镇压、实施政治迫害的罪恶行为,是人所共知的事实,这方面的案例和报导比比皆是,但是人们对中共是如何在中国大陆以外地区对从事民主人权活动的人们秘密实施精神迫害的情况却知之甚少。

本人谨以个人的遭遇为案例并加以合理性的分析,尽量为外界提供一个参考,试图去揭露这个还不被外界所认识的残酷现状——共产党不仅在国内而且也在国外对异议人士进行残酷的政治迫害,且迫害手段更加残忍,更加隐蔽,那就是杀人不见血的秘密精神迫害。

本人在遭受着长期巨大的精神痛苦的情况下,写下这篇文章,谨希望以此来揭露共产党的罪恶行为,并唤起人们对共产党在海外对异议人士秘密实施精神迫害的高度关注和警惕。

从事民主人权活动 共产党秘密实施迫害

2006年10月份我的父亲贾甲在台湾脱离中共、开始为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努力,当时他面临着随时有可能被遣返回中国大陆的危险,作为儿子,我当即展开了营救父亲的行动。在营救行动中我深深地被父亲要实现民主化的决心所感动,在父亲的激励和感召下,我也和父亲一样全身心地投入到为争取中国的民主人权自由的伟大事业中来,抱着全投入全奉献的精神,参与了声势浩大的退党运动,起草了关于建立“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的纲领性重要文件,并与各界人士筹备成立了以“解体中共”为目标的中国过渡政府,同时还参加了一些以实现民主为目标的政治性团体。

由于我的政治主张和活动彻底的否定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并对中共的非法政权构成了潜在的威胁,中共曾多次派特务对我进行恐怖威胁,见我丝毫没有退却,中共恼羞成怒,对我恨之入骨,随即使用食物下药或精神干扰设备等方式对我秘密实施了残酷的精神迫害。

遭受精神迫害后的症状和发展过程

2008年年中,当我和父亲的各项政治活动都在稳步发展的时候,我渐渐的出现了一些不良感觉,觉得大脑反应有些慢,有点迟钝,工作质量、写作水平和语言表达能力都莫名下降,但是当时完全没有任何遭受迫害的意识,完全没有在意。

当到了2008年年底的时候,我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曾经可以脱稿演讲的我,有时觉得无话可说,不愿与人交流。原本非常善学聪明的我,感到学习非常吃力,记忆力明显下降,注意力很难集中,而且大脑时常出现空白感和无名的异感,给人感觉像失聪了一样。起初我以为是疲劳造成的,加强了饮食和休息,但是丝毫没有改变。再过了一段时间,出现了严重的精神紧张和严重的睡眠障碍,每天只能睡两到三个小时,并伴有持续的嗡嗡耳鸣声,平时觉得昏昏沉沉,头脑不清醒,很难进行思维或思考,精神严重疲劳,双目常常发直发呆,有时都说不出话来。

从此我不但无法再从事民主人权活动,就连日常的生活都难以顾及。学习的课程完全停掉,为了生存只能在餐馆干一些杂活。这种状态是极其痛苦的,可以说每天痛不欲生、度日如年。这种不良的精神健康状况一直持续到现在,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对一切习以为常,在感觉上有所缓解。

期间为了找出导致我精神系统出现问题的原因,我曾见过一些精神科的医生,他们感到我的情况不同寻常且症状复杂,但是无法找出导致问题的原因。医生对我的情况束手无策、无能为力。

在仔细回顾我在从事民主人权活动期间所遭遇到的一些事情后,我忆起有几次在吃下个别人士给我的食物后所产生的异感和几次十分蹊跷的接受采访的经历,令我逐渐地意识到我是遭受到了共产党的秘密精神迫害。

然而,不仅是我,我的父亲贾甲也感到写作水平和语言表达能力大幅下降,难以集中注意力学习,常常对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情想不起来,有时感到大脑一片空白,只是他没有我的情况那么严重。但是我们都深深地感受到了精神迫害的存在。

精神迫害的分析

中共在海外对异议人士的精神迫害非常隐蔽和不易发现,往往不留下任何证据,这就是即便人们遭受到了精神迫害,也由于没有证据而变得无能为力,另外受害人在遭受到精神迫害后往往没有能力去反迫害,再加上人们普遍对精神迫害的认识淡薄,往往会误把精神迫害的受害者当作“神经病人”,使得精神迫害不论在海外还是在国内都不被人所知,使得中共可以有恃无恐的、有针对性的实施迫害。

共产党通过使用食物下药或精神干扰设备等方式对异议人士或正义群体的大脑神经系统进行摧毁和干扰,使得目标人物丧失精神意志,行为能力受损,大脑功能失常。对大脑神经系统伤害的程度取决于有毒精神药物或精神干扰设备的使用量。

人体的大脑神经系统非常的脆弱,在遭受到有毒精神药物或精神干扰设备的伤害后,会出现严重的、慢性的、长期的精神问题。就当前的医疗水平来讲,精神系统的损伤往往是不可医治的、难以恢复的。尤其是在受害人的精神意志垮了以后,精神系统问题可以导致非常严重的精神疾病,严重的精神疾病可以导致人死亡。

在我向新西兰当地有关专家分析了精神迫害的情况后,专家明确表示,精神迫害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他认为人为的对大脑神经系统实施伤害是异常残忍的,如同慢性杀人。

共产党最终逃脱不了被历史淘汰和注定灭亡的下场和结局

在面对共产党这种惨绝人寰的迫害方式时,我们只有树立甘愿为中国的民主自由牺牲和奉献的精神,才能摆脱恐惧,才能最终战胜共产党。

在这里我呼吁各界人士对共产党的精神迫害要提高警惕,尽可能的展开有效的调查和取证,从而制止共产党对异议人士或正义群体秘密实施的精神迫害。也希望各界人士对共产党秘密实施的、惨无人道的、杀人不见血的精神迫害方式给予严厉的谴责。

最后我也要告诫共产党,你可以消灭我的肉体,摧毁我的精神,但是却打不垮我的信念,打不垮我坚定反对共产党、坚定实现民主的决心和信念。不论共产邪恶政权采用什么样卑劣的手段去镇压人民,迫害人民,只能是加重其罪恶,共产党最终逃脱不了被历史淘汰和注定灭亡的下场和结局。

评论
2010-11-06 11: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