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水河在呻吟(82)寻找龙滩移民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附录一:龙滩移民生存现状报告<中国财富>杂志 (2008-12-06 22:15:43)(网上转录 作者:胡雄)

寻找龙滩移民

天峨县城:小洋楼遮不住移民的脸面
(旁白:他们最初不约而同地涌向了三轮计程车行业,因为买车成本低廉,又不需要非常高的技能,之后市场很快饱和,以至巴掌大的县城不得不出台了让三马车分单双号营业的规定)

天峨县城就座落在红水河边。漫步在不大的县城,能感受到的不仅是仙境般的风景,更多的是龙滩水电开发给这个原本落后的小城带来的巨大改变。马路修得很宽,街市喧闹繁荣,星级酒店、餐饮一条街等消费场所一应俱全,而且价格不菲。每当夜晚来临,从山腰上的制高点还会打出一束艺术镭射,来回扫射著这个只有几万人口的小城。

作为移民安置的一部分,天峨县设置了一些移民安置点,主要聚居著向阳镇和下老乡的移民,而大部分来自下老乡的移民,就是上文提到的“负气出走”的下老集镇居民。根据此前广西媒体的报导,在天峨县尊重移民的意见而建立的这些安置点中,“移民们纷纷盖起了小洋楼,过上了富足无忧的城市生活”。进城的移民生活是否真的如上所述?

在县城里寻找龙滩移民比我们想像中容易得多,因为县城里开三马(三轮计程车)的司机几乎全部是移居到县城的各乡镇农民,而且正如媒体所述,县城里没有一户搭棚居住的移民,全部移民住在政府安排的安置点,每一位三马司机的家都是三层以上的小样楼。但是,当我们走进他们的家,却看到了跟下老集镇新房一模一样的情形——又是已经住了两年之久的毛坯房。

移民们说,县里对移民的房子建筑规格甚至是外观都有着严格而统一的要求,比如移民点的房子必须盖到两层以上,而县城中心的房子更是要达到四五层才行。如此一来,选择到县里的移民们付出了比集镇建房更高的成本,按照县里的要求建成了一栋栋别墅样的小楼。

黄恩泰一家来自下老乡,2006年自愿选择到县城新秀安置点居住。房子已经建好了近两年,却仍无力装修,全家住在暴露著水泥和钢筋的屋子里。他出示的补偿手册显示,两年来已经领到各项款项合计近16万元。但他出示的一份建房详细清单上,却显示着他所盖起的三层小楼花费了22万元之多。

和下老集镇个别能盖得起房子的移民一样,这22万元包括建房及田地的全部补偿以及几万的贷款。换言之,黄恩泰一家用彻底放弃了老家良田和房屋的代价,换来了这栋空空的毛坯小楼以及无所事事的未来。

记者走访了数个移民安置点,发现倾其所有盖好新居却无力装修的情况非常普遍。一个更严峻的问题是,这部分移民的生计同样迷茫。

移居到县城,等于是彻底放弃了农民生活,重新寻找生活来源。两年前到了县城以后,移民们在建房的同时,开始找活儿。他们最初不约而同地涌向了三轮计程车行业,因为买车成本低廉,又不需要非常高的技能,另外有一些移民选择到木材场当力工。之后这两个市场很快饱和,以至这个巴掌大的县城不得不出台了让三马车分单双号营业的规定。

两年后的今年,移民们说自己心里很慌,因为以前可以种一辈子地,全家都能上阵,到了县城之后,就变成一大家子只能由壮年汉子出去跑三马或者干苦力,而且工作动荡,缺乏保障。移民认为,政府有责任对他们进行规划和引导,给他们提供就业的岗位和培训。一位三马司机告诉记者:“我们非常听话地建起小洋楼,给政府长了脸面,所以政府有责任为我们未来的脸面想想。”

目前,有一些县城安置点的妇女已经到离县城十几公里的山上种些小菜,来回要走上几个小时,“不然连这点收入都没有了”。@(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附录一:龙滩移民生存现状报告<中国财富>杂志 (2008-12-06 22:15:43)(网上转录 作者:胡雄)
  • 广西龙滩水电站作为西南地区一项上规模、见效益的开发式扶贫工程,的确给当地的企业带来了效益,给当地政府财政带来了丰厚的财源,但是失去良田和房屋的移民却付出了重新从零开始的代价…
  • 可是,这些曾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中国半个多世纪风风雨雨的老人们在13亿多中国人中只占一小部分,而且他们往往只是聊聊当下,而非“未来”,他们只是纵向比而非横向看。
  • 侬茂权,贵州册亨达央乡村民,1963年生,小名阿贵,人们都习惯称他“侬阿贵”,不过告状告了近二十年,尽管只有40来岁,也应尊称为“侬老贵”了。
  • 龙滩电站也即天峨电站在2005年12.17移民聚集事件一个多月后的2006年春节,我到广西乐业、贵州册亨、望谟,有些移民说12.17事件的组织者之一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名叫韦雅妮。从移民的传言中,韦雅妮颇有些传奇。
  • 她有一堆堆有关移民上访材料,还有12个小笔记本记录她(她们)近六年来的有关上访的记录和资料…
  • 信访是中国有别于世界大多数国家为解决矛盾和纠纷的一种管道,各级政府有相应的信访办公室、信访局、信访厅。
  • 2006年前龙滩库区各县发放的移民宣传手册上水田补偿价格大抵上和十年前天生桥库区相当,8,000多元/亩。物价已经翻番百分之一百多,补偿价仍是老价格,不仅库区移民认为补偿价格太低,地方各级政府也觉得低,可没有相关的指示精神,他们也只能这样订出价格。
  • 移民们传:2006年5月28日,龙滩水电公司的领导要到罗甸羊里镇,红水河上游乐业、望谟有些移民乘船赶往羊里。政府从平塘、长顺、惠水及黔西南州望谟、安龙六个县调集公安、武警及罗甸县机关干部官员等近千人(龙滩12•17事件后太敏感)到罗甸羊里搭棚驻扎。
  • 贵州罗甸距省府贵阳只有160公里,80年代我还在念书时听说贵州农学院一位女教授到罗甸发展早熟蔬菜种植,此后的二十年,罗甸是省府贵阳主要的菜篮子基地。早熟蔬菜如辣椒、茄子、瓜类、豆类的种植因此推广到红水河流域地势较低的乡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