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古典乐曲欣赏:风雨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0年12月16日讯】在人生路上,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磨难。当这些困厄降临,您会随波逐流?还是怨天尤人?会灰心丧志?还是能坚守心中的信念呢?来听听这曲诗经吟唱作品—“风雨”。这位主人翁,在风雨的夜晚,她(他)是什么样的心情?(下载收听)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这里的“君子”可以指妻子衷心等待的丈夫,也可以进一步象征心中企盼的有德之人。

《诗经》中的诗歌作品经常以重叠反复的曲式造成一种余味无尽的效果,<风雨”也是如此。诗中以“风雨凄凄”、“风雨潇潇”、“风雨如晦”,层层叠进的点出所处环境的险恶。简单的文字里,有“温度”(风雨凄凄)、有“声音”(风雨潇潇)、有“画面”(风雨如晦)。风雨从“凄冷”而至“潇潇”,最后四周都已晦暗不明;但在如此的暗夜,却有鸡鸣声划破黑暗,显示黎明将至。在这样的横逆中,终于见到了我心中向往的君子,如何不安宁喜悦呢?!

请欣赏“风雨”。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参考语译:风雨如此寒凉,鸡鸣依然高亢。能够见到君子,还有什么不安宁?风雨如此暴急,鸡鸣依然清晰。已经见到君子,还有什么病不愈?风雨晦暗不明,鸡鸣仍不止息。已经见到君子,还有什么不欢欣?)

“风雨”出自《诗经.郑风》。我们知道诗经共收录了十五国风,也就是十五个地区的民间诗歌。《郑风》就是郑国一带的歌谣,大约是现今的河南省一带。像“子矜”、“将仲子”等都是《郑风》中大家很熟悉的篇章。

您刚才所听到的这份录音,是由清朝乾隆年间的《诗经乐谱》重新编曲而成。我们可以听到配器中以大提琴暗示深沉的风雨之夜,不时出现的风铃声仿佛是暗夜里那永不止息的希望。后世的读者常以“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来勉励自己在黑暗的乱世中坚守信念,不为险峻的环境所动,而黎明也终会到来!

接下来我们欣赏另外一种风雨心情--古筝曲“蕉窗夜雨”。

“蕉窗夜雨”是客家筝曲的代表作品之一。这段旋律应是源自于宋朝,原本经常以“古筝”、“琵琶”、“箫”、和“椰胡”这样的配置呈现;这种配器组合也就是客家音乐中所称的“丝弦乐”。后来经过许多古筝演奏家的整理,“蕉窗夜雨”逐渐成为一首洗炼且艺术性十分完备的古筝独奏曲。

全曲由五个反复的乐段组成。第一及第二段宁静、古雅,听众朋友可以特别注意聆赏古朴的旋律线条加上左手的“滑”、“按”技法,造成的多变色彩,非常的细致美妙。第三段速度稍微加快,旋律也下降到古筝的低音区,隐隐有雷声隆隆之感。第四段旋律上升至中音区,右手也添加了一些加花的短拂弦(花指);犹如滴滴答答
的雨点儿落在芭蕉叶上,营造出“蕉窗夜雨”的情趣。最后一段旋律转至高音,使得曲调更加清丽明亮,晶莹的雨珠闪耀滚动,活泼的速度将全曲推向高潮。

李商隐曾写作过一首“夜雨寄北”,听众朋友也可以以这首诗搭配这曲“蕉窗夜雨”共同欣赏。【蕉窗夜雨】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在人生中的“下着雨的夜晚”,希望您也能满怀信心,穿越人世的风雨!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评论
2010-12-16 6: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