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走在去共化路上的德国

玉清心

德国的去共化,得益于一部巨大的历史教材,那就是存放在柏林“史塔西”博物馆里,原东德国家安全部的秘密警察档案。Stasi files(摄影: Markus Bullik / 大纪元)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0年12月16日讯】捷克、保加利亚、匈牙利、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罗马尼亚六个欧盟成员国外长,12月14日在给欧盟委员会的信中,呼吁欧盟对关于否认共产主义罪行的问题,尽快立法做出禁令。

东欧原共产国家一直有“否认共产主义罪行”的小股逆流在涌动,但这在德国应该没有太大的市场,因为随着前东德(DDR)政权解体,重新统一的德意志民族,基本没有停止过对东德共产党罪行的清算。有舆论认为,在“去共化”的路上,捷克在前东欧共产国家里动作最早最坚决,德国也比较坚决彻底。

德国的去共化,得益于一部巨大的历史教材,那就是存放在柏林“史塔西”博物馆里,原东德国家安全部的秘密警察档案。国家安全部史塔西(Stasi),是德语Staatssicherheit缩写的音译。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22日东德国家安全部决定销毁总部和地方各局的秘密档案。东德共产党要销毁自己40年的犯罪记录。

1990年1月15开始,民众自发的抢救行动从东德的国安局蔓延到首都的国安部。当成千上万的柏林市民冲进国安部大楼时发现,许多档案资料已经被撕剪成碎片。剩下没来得及撕毁的文件,是因为办公室的碎纸机不堪重负而全部停转。市民将档案碎片全部收集起来。

1991年12月,档案联邦管理局成立,是专门处理前东德秘密档案的国家机构。议会通过了《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安全部档案法》,详细规范了对这批档案的收集、整理、利用、处罚等。这部法规也是德国的去垢法。

1995年,在纽伦堡启动了世界上罕见的档案抢救项目。2003年,每年需要数百万欧元投入的高速大型扫描设备代替了手工修复,它能在5年内把6亿张档案碎片拼接在一起。档案的修复问题解决了。

及时抢救、复原出来的档案和收集整理的前东德国安部、省局、地区情报站的大量档案,对彻底清算前东德共产党罪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德国政府对前东德政府中各类人员,特别是高官、法官、检察官、警察局长、校长,秘密警察的社会网络,大量的特工、线人进行了大范围的盘查清理。前东德1700万人,被调查的人数达310万。

东德“史塔西”,除本身有9万秘密警察外,在东德还有18万线民,在西德有上万间谍、特工、线人。在东德,有约600万人被建立过秘密档案,超过东德总人口的1/3。有七万八千人被控“危害国家安全”而坐牢。

1970年“华沙一跪”的西德总理勃兰特,那位国际知名政治家,1974年卷入的间谍丑闻,就是因为身边的私人政治事务助理兼总理办公室秘书纪尧姆,被查证是东德国安部头子沃尔夫亲自安插的间谍。为了承担政治后果,勃兰特不得不引咎辞职。

电影《窃听风暴》中,那位最终做出了良心选择的“史塔西”秘密警察维斯莱尔的扮演者乌尔里希•穆埃,在现实中,他的妻子,曾经就是史塔西的告密者。“这不是别人的生活,就是我自己的生活。”穆埃说。

东德的18万教师中,有2万人经审查后被解聘,前东德的法官和检察官近一半被免职,4万2千名前东德政府官员被革职。

1997年,东德共产党最高领导层成员被清算。

共产党总书记昂纳克试图逃往莫斯科、智利,由于联邦德国的逮捕令,1992年被遣返回德国,以谋杀罪被起诉。尽管他患有肝癌,还是被押上法庭接受审判。

接替昂纳克任党中央总书记的克伦茨,在1995年柏林州法院审理的第二次政治局官司中,为主要被告之一;1997年,克伦茨案件被简化为四桩柏林墙死亡事件;2000年入狱,刑期为6年半。

恶名最盛,被称为“隐面人”的“史塔西”头目沃尔夫被列为通缉犯。他逃向莫斯科、奥地利,但都没敢接受他,后被移交给德国司法机关。1993年因叛国罪、受贿罪,数罪并罚被判刑。2006年他在柏林家中死去,那天正好是柏林墙倒掉的第17个周年纪念日。

前东德“史塔西”档案,无可估量的价值在于,它真实地记录下了那段历史,是东德共产党40年罪行的记录,也是东德人民在共产极权下遭受迫害的历史记录。东德“史塔西”是前苏联克格勃的翻版,东德的这段历史和前苏联没有太大的差别。所以,可以说它也是一部共产极权历史记录。

人们从前东德“你出卖我,我出卖你”的特务治国发现,告密者不仅是史塔西的秘密警察,甚至是自己的亲朋好友,包括社会上德高望重的政治家、教授、宗教人士也有所染。线人们不断被曝光,在遭到谴责追究的同时,公众也一次次思考:对共产极权的行恶,自己该做如何选择?跟随行恶的人该如何悔过?

事实证明,深刻反思是自我精神解放的一剂良药。德共最后时刻的第二号人物沙博夫斯基,被人称为“打开边境的人”,他在摆脱共产党的精神束缚时对马克思主义有了新的认识,马克思主义“宣称是一个改变世界的药方。这永远也不可能是科学的。它和科学没有关系。”1999年12月沙博夫斯基被判3年入狱,很多市民观察了他在受审期间的表现,看到了他反思写下的言论之后,向柏林市长提出要求提前释放他的特赦申请。2000年10月2日,在经过10个月的监禁后沙博夫斯基卸下了良心的包袱,获得了自由。

历史真相,让全体德国人在痛苦中反思,重新审视历史,也同时审视自己的良心。纳粹臭不可闻,东德DDR也是。正如捷克外长施瓦尔泽贝格把斯大林与希特勒作了比较,“说实话,斯大林杀人更多,这两个都是大屠杀的凶手,而且为他们效力的人都是杀人的帮凶和走狗。”

在柏林勃兰登堡大门不远的东柏林庐舍尔大街上,原东德国家安全部总部,如今是“史塔西”博物馆。对前东德40年的黑暗历史,人们说:“永别了,史塔西!”但是,为了让人记住共产党的罪恶,避免历史悲剧重演,这里向世界的游客敞开了大门。

从1992年1月起,普通德国民众可以申请在此查询自己的档案,其中包括170万原东德人递交了查看自己档案的申请。截至2008年,超过有600万次的各种个人申请、研究或媒体申请以及诉讼和犯罪调查等等申请。

今年是东西德统一20年国庆。在网络上热传的一部记录片《解密东德秘密警察档案》,可以说是是献给德国20年大庆的一份厚礼。记录片追忆了20年来,围绕东德秘密警察档案发生的历史故事。保护、解密东德秘密警察档案的过程,也是德国在去共化的路上所走过的路程,它们同样惊心动魄,刻骨铭心。

评论
2010-12-16 4: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