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唐乐西传 吴蛮的琵琶行记

第204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

    人气: 8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0年12月25日讯】在西方音乐界,很少有人不知道吴蛮的。她是第一位走进美国白宫、欧洲皇室和西方古典音乐殿堂的中国器乐演奏家,被西方媒体公认为“将琵琶介绍到西方世界的最重要的艺术家”。在移居海外的20年里,吴蛮的琵琶让东西方文化牵手,让古今音乐对话,她是马友友“丝绸之路”上一根灿烂的丝带,也是与世界著名艺术家经纪公司ICM签约的唯一非西方古典音乐的演奏家。

出生在西子湖畔的吴蛮,从小和中国传统文化结下不解之缘,即使在70年代的中国大陆,当中国传统文化消失在公众视野的年代,在冥冥之中神的佑护下,吴蛮得以接受中国传统的文化教育和熏陶。

1990年,当中国大陆沉浸在天安门事件的阴影中时,吴蛮背起了行囊来到了西方自由世界。她说:“我豁然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在这个广阔的自由世界里,她渐渐地找回了琵琶在大唐文化鼎盛时期扮演的角色——东西方文化的使者,中华神传文明的行者。

大唐古韵 在吴蛮指尖流转
文 ◎ 潘美玲

流传日本的唐代琵琶谱,被一位美国汉学家译成了现在的音符。这组沉寂千年的琵琶古曲,终被吴蛮弹奏出来。演奏时,吴蛮脑海里不断涌现的一幅幅画面——唐诗的意境,西湖的古韵,诗情画意和承载的千年底蕴,自然而然地流露到她的指尖上。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唐代诗人白居易《琵琶行》中,这一段写琵琶仙乐的诗句沁心入骨,使后来的文学家少有敢于再谈琵琶曲。而琵琶,却正是唐朝艺术辉煌蓬勃的一个象征。

唐杜佑《通典》云:“坐部伎即燕乐,以琵琶为主,故谓之琵琶曲。”在唐代的文献、诗词和敦煌壁画中,有大量关于琵琶的记载和描述,体现了唐代歌舞艺术发展的顶峰。琵琶本是西来乐器。五代时期从中亚到中原,也算是连接东西方文化的文化使者。而现代,再把琵琶这种已经完全中国化了乐器重新介绍给西方世界,吴蛮是最重要的一位。

西人破译唐谱,琵琶古曲问世

著名华裔琵琶演奏家吴蛮在美国最新推出《光之无限》(Immeasurable Light)的音乐唱片,其中有八首曲子根据八世纪至十二世纪流传到日本的手抄琵琶谱制作,而破译这些用中国毛笔字手抄“天书”的却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西方人——美国阿肯色大学东亚和中亚音乐研究院教授,研究中国古唐乐的汉学家Rembandt Wolpert教授(中文名吴任帆)。



Wolpert教授把手抄琵琶古谱“石上流泉”使用的日文假名书写的弹法和指法(上图),翻译成的现在的音符。


Rembandt Wolper表示,这些八世纪至十二世纪的手抄琵琶谱典藏于日本东京的皇家书库(宫内书陵部),京都奈良大学书库和阳明文库,其中最早的琵琶谱(来源于八世纪中国的唐代)比二十世纪初在敦煌莫高窟发现的“唐五代敦煌乐谱”还要早。

八世纪的中国,是唐代的文化和艺术发展到顶峰的时候,对外文化交流也空前繁荣,对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周边的国家。唐代有许多的日本“遣唐使”、“学问僧”到中国来学习文化和艺术,然后又把唐朝文化和艺术传回日本,唐朝的乐器和乐谱也流入了日本,许多由唐朝传入日本的文物至今保存得完好无损,成为今天人们研究唐代文化的重要资料。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物,在中国本土,已经销声匿迹。唐代灿烂文化,在一千多年后的今天,仍然是中西方许多专家学者热中研究的对象。西方一些汉学家对中国古代文化的热爱远远超出了国人本身。


《韩熙载夜宴图》第二部分,12世纪临摹本。吴蛮认为,优雅的琵琶体现了中国人的气质和文化,尤其适合含蓄、典雅的女子学练。(公有领域)


Rembandt Wolpert就是致力于“破译”唐代手抄琵琶谱的专家,通过多年的研究,他将流传在日本的唐代琵琶谱译成了现在的音符。虽然准确译出文字和谱面,以及定弦、主要的音乐旋律、副音乐旋律,但没有音乐家演奏出来。一心传扬琵琶艺术的吴蛮找到了他,两人一拍即合。吴蛮根据译谱和克诺斯(Kronos Quartet)弦乐四重奏乐队合作,将这组古曲弹奏出来了。其中有几首完全是古谱演奏,未做一点改动。在录音棚里灌录的时候,她的脑海里不断涌现出一幅幅的画面——唐诗的意境,西湖的古韵,诗情画意和承载的千年底蕴,自然而然地流露到她的指尖上。

从一开始与Rembrandt Wolpert教授合作到完成录音,经过了十多年的时间,这是吴蛮感到蛮自豪的作品,每一首曲子Wolpert教授都有做详细的批注,介绍曲目的来源和背景资料,深具历史价值。

沉寂千年的琵琶古曲终于被演奏出来,大唐歌舞艺术的璀璨在吴蛮指尖流转。◇

=============================================================

“她的音乐为灵魂增添色彩”

出生于大陆杭州的艺术家庭,吴蛮9岁学音乐,10岁开始接受专业训练,她的父亲是国画大师吴国亭——中国的国家一级画师、著名花鸟画家。

1978年,以全国琵琶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师承刘德海、邝宇忠、陈泽民等教育家,演奏大师及浦东派嫡传人林石城大师。

1981年保送进入北京中央音乐学院研究所继续深造,1987年22岁时,她成为该院第一位琵琶演奏硕士。

1990年吴蛮移居美国,接连创下许多世界第一纪录,她是第一位女性演奏家而且是表演非西方乐器,首获加拿大世界著名钢琴大师格林.古德大奖之新人奖得主;她是第一位受邀在英国皇家亚伯厅、德国波昂贝多芬厅、荷兰阿姆斯特丹大会堂等著名音乐厅演出的中国乐器演奏家;第一位在美国卡内基厅首演琵琶协奏曲的中国乐器演奏家;全球最大古典音乐艺人经纪公司ICM第一个签约的中国民乐演奏家。

在2004年希腊雅典奥会上,美国古典音乐作曲大师菲力浦.格拉斯(Philip Glass)为吴蛮创作的琵琶协奏曲做世界首演。她和大提琴家马友友为日本NHK新版《丝绸之路》所录制的唱片《超越地平线》(Beyond Horizon)获全美最佳销售唱片第一名。她的《吴蛮与乐队》被世界权威音乐杂志Classic CD评为五星级杰作,并被《留声机》(Gramophone)音乐杂志列为“极力推荐”强片。她和克诺斯(Kronos Quartet)美国著名弦乐四重奏团合作的“早期音乐”获葛莱美(Grammy)提名最佳古典唱片。《吴蛮,古典与现代琵琶音乐》被评为PBS(全美公共电视网)“世界音乐”排行榜第二名。她作曲和制作的《吴蛮——琵琶行》在亚马逊全球网(Amazon)“世界音乐类”排名第六,并被听众评为五星级唱片。

吴蛮每年在世界各地作巡回演出,先后与世界许多著名的音乐家,指挥家和乐团合作,如:大提琴家马友友、钢琴家曼纽.艾克斯(Emanuel Ax)、尤里.巴舒密特(Yuri Bashmet)、林昭亮、纽约爱乐乐团、波士顿交响乐团、洛杉矶交响乐团新乐团、西雅图交响乐团、波士顿现代交响乐团、匹斯堡新音乐团、维也纳国家广播乐团、莫斯科独奏家室内乐团、德国斯图加特室内乐团、德国法兰克福现代室内乐团、北德广播交响乐团(NDR)、南德广播交响乐团(RSO)、荷兰国家青年交响乐团、荷兰现代室内乐团、日内瓦现代室内乐团、美国作曲家交响乐团等。

英国《民族音乐之根》杂志在评论吴蛮的演奏时写到:“吴蛮惊人的大师级的技巧和激动人心的热情,使她的演奏令人目眩。任何想要了解中国古典音乐奥妙的人都应当牢牢记住吴蛮的名字,她的音乐有为你的灵魂增添色彩的力量。”◇

=============================================================

吴蛮艺术语录 抱着琵琶不放 走出音乐大道
文 ◎ 潘美玲


吴蛮让世界听见琵琶之美(吴蛮提供)


中国传统文化的底蕴、古典艺术的诗意,都浸透在她的血液里。热爱音乐,二十年来吴蛮抱着琵琶不放,持守让琵琶成为世界性乐器的使命感,迎接无数挑战,在美国一步一脚印走出了自己的音乐大道。

从1990年来美国到现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吴蛮是怎样一步一步地在西方世界里谱写自己的“琵琶行”的呢?在接受《新纪元》专访时,吴蛮回顾了自己的经历。中国国学大师王国维说过的人生需经过的三个阶段,吴蛮都经过了。第一个阶段:“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在刚到西方社会时,几乎每一个新移民所面临的挑战和艰辛,吴蛮也都经历过,在隐忍中坚持,在看不到前景的情况下仍然不放弃,是对音乐的热爱让她走过了第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作为一个音乐家是辛苦的,而做一个成功的音乐家更加辛苦,四海为家,云游天下,是音乐家的生活方式。相对于男人,离开家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困难的,除了音乐,还有家庭和孩子,对于一个女音乐家来说,需要作出比男人更多的付出和坚持。吴蛮说,是对音乐的热爱和执著,她才傻傻地抱着琵琶不放,不断地给自己寻找创新的机会和施加工作的压力。即使很辛苦,也无怨无悔。

第三个阶段“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吴蛮说,中国传统文化的底蕴,古典艺术的诗意,都浸透在她的血液里。“像小提琴和钢琴这样的西方乐器,大家都在学,很流行,但是中国人自己的传统,像琵琶,这么好的东西,中国人自己为什么不学?”她说,要想让别人热爱中国文化,中国人自己先要热爱,自己热爱,才能感染别人。中国文化热,要中国人自己先热起来。”

丝竹之乡耳濡目染

记者问(以下简称问):琵琶是代表中国古典文化的传统乐器,70年代初期的中国人,也可以学中国传统文化和音乐吗?

吴蛮答(以下简称答):江浙一带,我生长的地方,是有深厚中国文化底蕴的地方,江南是丝竹之乡,茶余饭后,人们来一碟小菜,喝点茶啊,听一段小曲啊,是生活的乐趣。即使在那个年代,你走在杭州的里弄(胡同)里,可以隐隐约约地听到人家窗户里出传来的悠扬的笛子啊、扬琴啊,小孩子都在家里学丝竹之音。

我父母给我请了一位浙江歌舞团的老师教我弹琵琶,我的老师在仓库里找了一把别人扔掉的旧琵琶,就借给我用,这是我的第一把琵琶。一开始练基本功是很苦的,入门难,对一个小孩来说,坐在那里几个小时,重复单调地练指法,很枯燥。后来掌握了基本功,学的曲目多了,自己能弹出一些调子来,能弹出小曲子了,就开始有兴趣了,也不需要家长提醒去练了。

血脉流淌著传统文化

问:要弹好琵琶,是不是也要学好中国的传统文化呢?

答:是啊,我父亲是画家,那时候,艺文界的人士经常碰在一起,互相都认识。我爸经常骑着自行车带我去别人家里听老先生弹古琴、古筝、琵琶。那个时候,只有在别人家里,私下的场合才可以听到古典的中国乐曲。我记得满屋子的大人,在那里听得兴致勃勃,大家都喊好,我却听着听着睡着了,虽然那时年纪小,还听不太懂,但是经常的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中,中国的传统文化就在我的生命中扎下了根。

我爸在家里教我学唐诗、国画,我从小在画室里面看父亲画画,浙江出来的中国的名画家,我都在他们画室里面待过。白居易的〈琵琶行〉,我爸一句一句地给我解释,让我背下来,我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中国的古典诗词、音乐和绘画,都是表达意境的,完全是相通的,你看“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完全是一幅画。“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示范调弦)没弹之前,已经先把感情放在里面了,“大弦嘈嘈如急雨”(示范弹琵琶)是扫弦的声音,“大珠小珠落玉盘”(做示范)是轮指的声音,“间关莺语花底滑”(在琵琶上做示范),是琵琶演奏的一种技巧,比如滑音。中国古典诗词和绘画中讲的色彩、线条、力度、空白、气息、间隙、节奏、构思、构图,完全和音乐是相通的,连术语都是一样的。

我爸还经常骑着自行车带我看名山古迹,杭州的灵隐、孤山、亭台楼阁、摩崖碑刻、六和塔、岳王庙,古寺里有抱着琵琶的金刚、菩萨的雕塑,我爸都给我讲是什么意思,给我文化的熏陶,中国古典文化的底蕴,都流在我的血液里,留在我的记忆中,成为我日后创作的源泉。

在西方看见音乐大道

问:从西子湖畔到北京中央音乐学院,然后再到美国,你把琵琶从东方带到西方,让琵琶在世界的舞台上和其它文化和谐交融,是怎样做到的?

答:我十二岁那年,考上了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附中,那个时候,全国刚开始公开招生,中央音乐学院设了几个考点,在上海考区,也就是我去参加考试的那个考区,报考琵琶的就有五百多人,像考状元一样。


12岁的吴蛮,以全国琵琶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吴蛮提供)


在北京音乐学院待了13年,学到很多东西,应该说我的音乐教育是在中国完成的,但是作为一个职业音乐人进入音乐这个society(社会),是我来到美国以后。那时候在中国,琵琶可以弹奏的曲目很有限,只有二十几个,比如《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好像这就是走到头了,我想知道还能怎么样继续往前走。

音乐学院是比较开放的,那时候,美国很多音乐家都来过中央音乐学院,比如以撒.斯特恩(Isaac Stern)也来开过大师班,和西方音乐家的接触,使我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1990年毕业后,我就来美国了。来到西方以后,豁然看到另外一个世界,看到各种不同的文化,不同的音乐方式,通过学习西方的文化、西方的音乐和在西方工作,感到音乐的路一下子就拓宽了,原来音乐可以有这么多的新的做法和可能性,自然而然地我就开始尝试不同的方向和做法,把琵琶带入各种不同的音乐和艺术创作中。因为琵琶的音乐语言可塑性很强,她的祖先是中亚传来的。在中国传统的乐器里面,琵琶发展得比较全面,能够被非中国人所接受,因为她的个性不是那么突出,跟中亚的乐器、西洋的、古典的、美国的民间音乐、日本的、韩国的,都能融进去。

使命自许:让琵琶受益全人类

琵琶走在中国古典和民间音乐的中间,她可以演奏很优雅、具有古典气息的文人音乐(示范《春江花月夜》),你听这个就会想起中国画的意境,比如亭台楼阁,一叶泛舟,给你很多留白、想像的空间。她也可以演奏民间的欢快喜庆的曲目(示范欢快的曲目);还可以表现打击乐的效果,像《十面埋伏》(示范),很激烈;还有中亚的异国情调。琵琶真的是特别难得的一件乐器,她的音乐可塑性很强。

我觉得,每个乐器的存在都有它的道理,一定有它的好处和人们需要它的地方,音乐是国际语言,不管是什么样的乐器,其实都能表达人想要表达的思想感情,琵琶也是一样,就像美国人写琵琶曲,可以用琵琶来表达他们要表达的东西。我希望,琵琶能像小提琴和钢琴一样,能够成为一个世界性的乐器,广泛被人们接受和喜爱。

就像小提琴和钢琴是西方传来的,但是在中国大家都在学。但是中国人自己的东西,像琵琶,有几千年的历史,能留存到今天一定有它的道理,这是中国人自己的传统,这么好的东西中国人自己为什么不学?要想让别人热爱中国文化,中国人要先热爱才能感染别人。我希望在我过世后,琵琶成为一个国际性乐器,让将来的人受益,这大概是我的使命吧。

是金子,总会发光

问:你刚来美国的时候,就有演出的机会了吗?你是怎么有机会和西方一流的音乐大师,作曲家和乐队合作的?

答:很多人都问过我这样的问题,其实这条路走得不容易,中间的这二十多年的过程,挺辛苦的。刚来美国的时候,没有人认识我,西方人对中国传统乐器也很少知道。有些人也问我,为什么不搞西洋乐器,在这里傻傻地抱着(琵琶)不放干什么?

我就是傻傻地抱着不放,我热爱音乐,喜欢琵琶,脑子就是一根筋,不愿意放弃。只要有机会表演,我都去,不管有钱没钱,来者不拒——社区活动、学校、老人院、教堂,只要有机会弹琵琶,我都去。那个时候,每个周末我都坐火车去纽约的中国城,那里有一个中国人的乐队,叫“长风”这是一个主要以大陆来的音乐人自发组织起来的乐团,有些团员在国内也都听说过我,知道我来美国了就邀请我去。所以我每个周末都去那里跟他们一起排练。那是一个地下室,上面是洗衣房,我们就在里面演奏、合作,每年都安排一次比较好的音乐会在纽约的莫肯音乐厅(Merkin Hall)演出。

中国人说,是金子,总会被人家发现。慢慢的,人们知道有个吴蛮,弹琵琶的,我的名字就这样渐渐被别人记住了。因为每次演出,观众里面可能就有音乐家,他听了你弹的曲子,喜欢你的作品,就跑到后台找到你,想跟你合作,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走到今天的。是因为对音乐的热爱,对艺术的执著,也就是一根筋吧,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每一次演奏都是在创作

问:作为一个音乐家,成功的经验是什么?

答:我想,是神给我这个天赋,我自己也非常喜欢音乐,还有父母给我的熏陶,再加上自己的执著,做事不放弃。我记得我爸从小就告诉我,音乐匠与音乐家的区别。音乐匠,就是技术很熟练,炫耀技巧,但是听完了感觉什么都没听着;而音乐家,他弹的每一首曲子、每个音符,都能感受到,有感染力,他是用心弹。我觉得,能够做到这样的音乐家,要有一个远见才能够走到那里。还要吸取,学习不同的东西,更加思维开阔。

做一个音乐家其实很幸运,把音乐作为一个职业大概是人类最好的工作。因为音乐是有创造发明的,音乐家是有创造力的,每一次演奏,都是在创作,对人类来讲,这真是很有意思。

音乐家经常旅行,见世面,去不同的地方,见过很多人,接触不同的文化,会让人思想很开放,容易接受新的事物,看问题的角度也不会局限在一个框框里,会更客观,更容易理解很多事物。

音乐是人类共同的语言

问:你提到音乐是人类共同的语言,举个例子好吗?

答:十几年前,跟马友友一起开始做“丝绸之路”项目的时候,我们有四、五个翻译,乐队成员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有些成员不会说英语,我们在一起交流的时候,每一句话,都要翻译一圈,要等好长时间,但是一到排练的时候,大家马上就知道该怎么做,互相配合,很默契。


吴蛮和世界著名大提琴家马友友在美国白宫。吴蛮是第一位走进白宫的中国器乐演奏家。(吴蛮提供)


上个月跟菲力浦.格拉斯(Philip Glass)的乐队去墨西哥巡演,我演奏了一个他写的琵琶协奏曲,演出结束后,一个乐评对我说:“我一听就知道是菲力浦.格拉斯写的,这是他很典型的音乐。”我很喜欢非中国的音乐家写琵琶曲,他们可以用琵琶来表现自己的风格和自己要表达的东西,音乐真的是人类共同的语言,是属于全人类的。

问:能谈一下你跟菲力浦.格拉斯(Philip Glass),泰里.瑞利(Terry Riley),陆.哈里森(Lou Harrison)这些西方著名作曲家合作的经历?

答:在他们写琵琶曲之前,我都要先给他们上课(笑),他们都有我的唱片,我们经常交流。我告诉他们琵琶的语言特点是什么,琵琶这个乐器的特性是什么,然后他们写谱给我看,让我看行不行,我给他们回馈,告诉他们放开写,不要担心。

他们不愧是一流的作曲家,能很快抓住琵琶的特性,用琵琶来表现他们的风格特点,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伟大的音乐家真的不一样,能一下子把琵琶的特征抓住了。作曲家如果对乐器不了解,写出来的作品就不成功,因为他没有把握这个乐器的语言特点。跟他们一起创作,真的是一种合作,我很喜欢。


吴蛮和美国著名的克诺斯(Kronos Quartet)弦乐四重奏团演奏。她和Kronos Quartet合作的“早期音乐”获葛莱美提名最佳古典唱片。(吴蛮提供)


怀念对音乐虔诚的年代

问:你去过世界很多地方演出,印象最深刻的是哪里?

答:每一个音乐会,无论是大城市、小城市,还是在美国、巴黎、莫斯科、阿姆斯特丹,当观众起立鼓掌时,我都很感动。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中亚地区的国家,比如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因为它们让我想到三十年前我小时候的中国,比较纯朴,没有很物欲和商业化的气息,马路上连车都很少,观众对音乐的那种专注,那种虔诚,带着那种对音乐崇拜的心理来听音乐会,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其实音乐对中国人来说,是很神圣的,它不只是为了娱乐,而是寄托人生情怀和道德情操的。特别是中国汉人的古典音乐、文人音乐,很有内涵,很诗意,跟一般的民间音乐不一样。中国人很注重内涵,这样的传统和文化都在我的身体里面,我在音乐创作中,不知不觉就会考虑的层面更多一些,考虑更深的内涵,而不只是表面的曲调。中国音乐和西方音乐不一样,中国音乐是写意的,西方音乐是写实。

问:平时不弹琵琶的时候你都做些什么?

答:作为一个音乐家其实很辛苦,因为演出就要离开家、旅行,特别是对于女性音乐家来说,更是辛苦,我记得孩子刚出生三个月,我就要旅行演出。一个巡回演出下来,经常回到酒店,忘了自己是在哪里。现在我儿子十二岁了,还好我的先生和孩子都很支持我,我先生也非常喜欢音乐,他理解音乐家的生活,也很高兴看到太太的成就。有的时候,他也要出差,我也要旅行,但是生活很神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都能化解(笑)。

让农民音乐家站上世界舞台

问:去年你在纽约卡耐基中心策划的两场音乐会,很有意思,能谈谈吗?

答:什么是中国音乐?我以前只知道琵琶、古筝,琴瑟萧笛这些,但这只是我们知道的城市音乐、文人音乐,其实中国音乐种类太多了,器乐的种类也太多了,有道教音乐、佛教音乐、戏剧音乐、民歌、皮影,都是中国音乐的一部分。不光是汉人的音乐,还有其他民族的音乐,种类非常丰富,有室内的、还有室外的。五年前我去中国陕北农村采风,看到了我以前所不知道的音乐传统,红白喜事、婚丧嫁娶、宗教仪式,都有不同的音乐形式。我看了,很震撼,这些艺人都是农民,家里祖辈承传下来的手艺,演奏水准非常高。

中国音乐形式也非常复杂,比如道教音乐,这些艺人都会做仪式,哪家有事了,他们就去演奏挣钱。平时没有生意的时候,他们就种地,干农活。过去他们的生意很好,一代一代地承传下来,现在传统渐渐消失了,传不下来了。在山西阳高,我见到的一家人,传了第九代,现在最年轻的一代四十岁,告诉我很难继续传下去了,因为村子里的老人走了,年轻人不兴这个了。这种音乐传统很像在美国很走红的南美巴西的民间舞蹈、吉普赛的舞蹈,其实他们都是农民,不是学院派的。我想让外国人知道,中国也有这样的民间音乐,丰富的形式,中国人也有豪放的一面,粗犷的风格。去年纽约卡耐基中心让我策划两场音乐会,我从山西农村请了三十位农民音乐家来和我同台表演,两场音乐会票全部售罄。


吴蛮在中国农村和演奏道教音乐的民间音乐家在一起(吴蛮提供)


拍摄纪录片,保留传统音乐

问:做这样的事还是蛮辛苦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答:是很辛苦,要经过好多手续,找人把他们从村子里带到美国,这些艺人都是从来没出过村子的。我的经纪人要告诉他们怎么坐汽车,坐火车,到北京办签证,怎么坐飞机(笑)。

我每次从美国回去,一下飞机就到北京同学家里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去农村,去十几天,然后回来洗澡、换衣服、洗衣服,第二天回美国。我的北京同学说:“你疯了,一回来就去农村,干什么?”因为在中国演奏家是没人愿意去农村的。我觉得这些流传下来的民间音乐传统失去了很可惜,想把它做成纪录片留下来,就找了一个朋友跟我一起去农村拍摄,他扛机器,我付车费,花了不少钱,拍了很多镜头,记录了这些民间的音乐形式,和这些艺人的生活方式。我想通过纪录片的方式,不只是向外国人介绍中国几千年流传下来的传统文化和音乐,更重要的是让这些艺人们自己看到这些传统是有价值的,应该保存下去,希望能够给他们信心,让他们继续保留这个传统。

回到美国后,我找了很多电视、电影制片人,想找他们帮助剪辑,但是现在纪录片很难做,人们都不太愿意做,都去做商业片了。联合艺术家协会(United Artists)帮我在网上征集公众的帮助和支持,我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链接:
http://projectsite.unitedstatesartists.org/project/discovering_a_musical_heartland_wu_man_returns_to_china

我希望明年能把这个纪录片做出来。◇

本文转自204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06/index.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拥有自己注册公司的园景设计师欧罗-布鲁瓦(Orlo Brewer)圣诞平安夜的下午携夫人一起观赏神韵演出。接受记者采访时难掩兴奋之情,他说:“这是奇观。”
  • 侯太太还表示,神韵舞蹈演员的服装非常的亮丽,“以前也经常从电影中看到中国古典服装,但是(跟神韵)没法比”。
  • 在人生路上,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磨难。当这些困厄降临,您会随波逐流?还是怨天尤人?会灰心丧志?还是能坚守心中的信念呢?来听听这曲诗经吟唱作品---“风雨”。这位主人翁,在风雨的夜晚,她(他)是什么样的心情?
  • 【大纪元2010年11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潘美玲美国报导)著名华裔琵琶演奏家吴蛮在美国最新推出“光之无限”( Immeasurable Light)的音乐唱片, 这个唱片共收集了14首吴蛮演奏的琵琶曲, 由她的老搭档 - 美国著名克诺斯(Kronos Quartet) 弦乐四重奏团做友情客串, 其中有8首曲子根据8世纪至 12世纪从中国流传到日本的手抄琵琶谱制作, 而破译这些用中国毛笔字手抄“天书”的却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西方人 - 美国阿肯色大学东亚和中亚音乐研究院教授, 研究中国古唐乐的汉学家Rembandt Wolpert教授(中文名吴任帆)。
  • 台湾“汉唐乐府”剧团于2010年11月间携新作《教坊记》来法进行巡回演出。
  • 【大纪元11月20日报导】(中央社记者罗苑韶巴黎20日专电)汉唐乐府和法国忆古乐团在合作创作的“教坊记”中,分别置入中国大唐和欧洲15世纪的古典乐舞元素,双方跨越时空在舞台上相会,法国观众直呼“太美了”。
  • 【大纪元11月11日报导】(中央社台北11日电)台湾采风乐坊的当家琵琶演奏家林慧宽,应美国作曲家柯尔曼邀请,将于明天晚间8时(当地时间)在纽约曼哈顿“莲花音乐舞蹈中心”(Lotus Music&Dance)演出。
  • (shown)推背图第四十卦三个小孩手中拿轮,应该是指法轮功在世上盛传,因为在简化字里,大众的众就是由三个人组成,三人为众,众人拿轮为法轮功无疑。
  • “丝竹春吟”青少年中国器乐比赛的宗旨是为了激励青少年学习中国器乐,引发其对整体中国文化的兴趣。比赛以鼓励为主,有别于晋级鉴定考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