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生要活得有意义 死要走得潇洒

徐翠玲

独居老人背后有人注意到他们的无奈吗?(Getty Images)

人气: 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近日发生80几岁王老先生刺杀结褵50多年妻子的人伦悲剧。王老先生向警方自首说,他来日不多,担心患帕金森氏症又跌断腿的妻子乏人照料,便忍痛下手杀妻“安乐死”。

台湾长庚纪念医院桃园分院院长黄美涓表示,有病、身体有问题会拖垮照顾者,这种时候家属应该借重社会力量来分散压力以及解决问题。

黄美涓建议,医疗界应呼应走到生命末期的人,如多重器官衰竭的病人采取自然死亡方式的主张。她举例说道,美国卡特总统于1983年颁布条款,提出植物人、末期病人等供给食物与水即可,让他们自然走向生命尽头,不要用医药拖延生命,延长死亡时间,如此将会拖垮照顾的家人。黄美涓觉得:“生要活得有意义,死要死得潇洒!”

黄美涓提到,在复健科曾经看过一位照顾者因为过劳而死亡的案例。一位妻子中风的老先生,为了不影响儿女的家庭及工作,自己扛起所有照顾重担,由于责任感强加上压力过大,最后竟然在陪伴妻子午睡当中猝死床边。黄美涓说,妻子事后哭着说要好好做复健,但已太迟了,最后莫可奈何的儿女只好把她送进安养中心。

德国人对照护的看法是:长期照护复健优先。他们认为这样才不会拖垮其他家人。黄美涓表示,癌症标靶治疗虽然可以延长生命,但生命被延长的末期病患、多重器官衰竭及身心重残的人并不一定喜欢这样的结果。

医疗应该施用于可以治愈的人,至于末期病人,让他们走向自然死亡就好,否则用医药去拖长死亡的过程是非常残忍的事,也会让照顾的家人无法承受过重的负担。不过,台湾很多人把自然死与安乐死混在一起,所以还是不能接受自然死亡的看法,其实安乐死是人工加工死亡,才会有争议性。

加拿大1970年曾对残障安养问题做过统计调查,得到的结论是,轻度残障者适合家庭照顾,中度以上残障者送安养中心为宜,反而节省资源及费用,也得到比较好的专业照顾。黄美涓指出,台湾执著于老人在地安养(ageing in place)的看法应有所改进,实际上,国外已修正为把老人安养到适当的地方安老(ageing in the right place)。


如何把银发族安排到适当的地方安老是很重要的课题。(Getty Images)

黄美涓提到她自己父亲的状况。她的父母住在加拿大,父亲轻度中风后早期依然活动自如,但到晚期一直跌倒,便安排住进离家较近的护理之家。母亲早餐后就去陪伴父亲,待到晚餐时再回家休息。

半年后父亲开始肾脏出现问题必须洗肾,90几岁的父亲拒绝洗肾。黄美涓去看父亲时,发觉他尿毒很高,每次吃药都跟护士拉扯半天。她问父亲为什么不爱吃药,父亲说:“那个药好毒,我吃了都很不舒服。”她知道是因为药中含毛地黄成分造成的,于是就跟护理之家签下约定放弃药物治疗,改对父亲做怀旧治疗。

黄美涓带父亲回顾过往,让他回味一生的高峰期、走过的流金岁月,让他觉得自己一生对家庭及社会都有贡献,过得相当有意义,并告诉他放心,身为子女的他们会照顾母亲。她的父亲本来害怕死亡,害怕睡觉。黄美涓劝他放轻松,不必害怕,一周后,父亲在睡梦中安详过世。她很欣慰父亲在最后一段日子里有家人陪伴,并且能平心静气地接受死亡到来。


老人互相扶持过生活。(Getty Images)

怀旧治疗与喘息照护

怀旧治疗又称缅怀治疗,是藉由回想与分享个人人生经历而缓解病情的一种治疗模式。常被运用于老人照护及失智治疗,另外,也适用于生病、空巢期、丧偶、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等。

重拾青春记忆、参加同学会或同好团体、看老电影、唱老歌、旧地重游等,是怀旧治疗采行的方式。除了让老人激发脑力、刺激再学习能力以外,还可避免孤单、空虚、寂寞、忧郁、无用等感觉,寻回自信与生活重心。

喘息照护是指家中有人需要长期照顾,为照顾者提供一个喘息的机会。卫生署提出喘息服务方案,只要家中有65岁以上失能老人、50~64岁身障者或55~64岁失能的山地原住民,都可申请服务。每位中度失能个案每年最高可获得14天,重度失能个案每年最高可获得21天服务补助,家庭可依需要自行选择医疗及社会福利资源协助。◇


经济许可的话,申请外劳照顾家中老人不失为一种办法。(Getty Images)

评论
2010-12-31 3: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