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澳洲园艺家鲍勃‧彻瑞的中国缘

澳洲园艺家鲍勃‧彻瑞先生(摄影: 简玬/大纪元)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0年1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简玬悉尼报导)在澳洲纽省境内靠近东海岸的丘陵地带,一年四季灌木林郁郁葱葱,就在这丛林深处有一座澳洲名园“天堂花园”(Paradise Garden),通往这座花园的路只是一条可通一辆车的乡间土路,走到了跟前首先看到的是一大片苗圃,再往里走是起伏不平错落有序的花园和池塘,园内鸟语花香,繁花似锦真是一座人间天堂。


天堂花园的一角(摄影: 简玬/大纪元)


天堂花园的池塘(摄影: 简玬/大纪元)


天堂花园中的花圃一角(摄影: 简玬/大纪元)

天堂花园的主人是澳洲有名的园艺及植物收藏家鲍勃‧彻瑞(Bob Cherry)和他的妻子迪瑞丽‧彻瑞(Derelie Chery)。鲍勃‧彻瑞先生谈起自己的本行非常兴致勃勃,为了收集花卉草木他游历了许多国家,去了中国四十次。他说:“中国非常幸运,在最后一次冰川时期,中国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所以保留了完整的植物群,中国就成为世界的花卉草木之乡。在前30年里,我每年至少要去两次中国,春天去寻找花卉草木,看到有趣的好花木,就记住确切的地点,等到秋天结种子时,我又去中国收集这些种子带回澳洲种在自已的花园里。”

鲍勃‧彻瑞先生于1945年生在北悉尼的柯里比利(Kirribilli)区的柯里比利大道(Kirribilli Ave),他记得在三岁时就喜欢与兄弟姊妹在花园里玩,不会说什么就是喜欢折枝攀花。柯里比利大道的尽头是澳洲总督和总理驻悉尼的府邸,那里种的花草和树木很特别,尤其路边的茶花开时,粉红的茶花花瓣落在人行道上,这些粉红色花瓣就像铺在人行道上的地毯,真令人赏心悦目。这从那时起他对花卉就产生了极大好奇和兴趣,茶花便是他最钟爱的花卉。鲍勃‧彻瑞先生读完高中之后,就开始学习园艺,1964年获得园艺证书。1964~1973年鲍勃‧彻瑞先生在澳洲纽省戈斯福德(Gosford)经营了一家小苗圃,但在72年时,他在离戈斯福德市35公里的红树林山区(Mangrove Mountain)的库尔纳瑞(Kulnura)买了222亩原始灌木丛林地,从此开始了自己的园艺生涯。首先开垦这片荒地,从谷沟里的奥林巴河(Ourimbah Creek)引来泉水,这一带没有任何工业污染,这是保障苗圃质量的关键。同时他关掉了那间小苗圃。专心培育优良品种,很快他就成为花苗批发了。

初期是以树苗,灌木苗和室内植物为主,鲍勃‧彻瑞先生不断地摸索,不断的改进育苗技术。到了晚上他就如饥似渴地阅读书籍,了解到园艺界的先辈英国著名的植物学家乔治‧福雷斯特(George Forrest)和弗兰克‧沃德(Frank Kingdom Ward)曾经多次去中国收集植物,是因那里有世界上最丰富的植物群。


虞美人(摄影: 简玬/大纪元)


鹅掌花(摄影: 简玬/大纪元)

想到去中国采集植物,鲍勃‧彻瑞先生的脑海里出现了飘然的杜鹃花,山谷里的玉兰花,樱花,白桦林里的小路,仿佛看到自己未来可爱的花园里开满了珍奇的花卉。为了实现自己的梦,等到1984年中国结束文化大革命对西方社会开放了,鲍勃‧彻瑞先生随国际茶花社(International Camellia Society)去中国访问,但这一趟使他非常失望,在中国不允许他上山游览,也不允许收集植物,跑了一趟,一无所获。

但是,鲍勃‧彻瑞先生擅长培育茶花的名气不胫而走,5年后昆明植物园的访问团来到澳洲参观他天堂花园,他们建议他加入悉尼皇家植物园正在组织的第二年去中国6周植物采集旅行团。鲍勃‧彻瑞先生听到后很高兴就欣然加入了,就在出发前两周中国发生天安门大屠杀,澳洲纽省政府要求他们停止此次预定好去中国采集植物的行程。这一次又使鲍勃‧彻瑞先生感到莫大的失望。

过后,中国的同行朋友来了电话说,仍然欢迎他去中国,并允许他另邀五位朋友一同来云南采集植物和种子。在五周的时间里,他们五人小组在云南艰难的道路上行走了5,000英里,从海拔高地下到炎热潮湿的山谷,他们采集到400多种不同的植物。从那之后的30年里他去了中国40次,每次都与不同国家的同行结伴一起去,在旅途中相互交流培育花草植物的经验,彼此成为好朋友,并且还互访对方的花园。

鲍勃‧彻瑞先生说:“去中国采集植物,应选择海拔和气温与澳洲纽省相同的地方,从这些地方采集到的花苗和种子才能在自己的花园里成活。因此我只去了中国的南方采集植物。就说云南吧,如果在海拔两千米以上的植物都不能带回澳洲,因为这些植物适应不了澳洲的气候。在这30年里去了中国云南、四川、贵州、湖南、湖北、广东、广西、福建、上海、苏杭等地。不仅在野外寻找,还在这些地方的花草集市找到一些珍奇的花木。”


大理古庙珍贵的茶花品种(摄影: 简玬/大纪元)


天堂花园茶花林一角(摄影: 简玬/大纪元)


天堂花园茶花品种(摄影: 简玬/大纪元)


松子已长成大松树了(摄影: 简玬/大纪元)

鲍勃‧彻瑞先生认为中国将茶花入药和用来做饮料已有3,000年历史的记录了,至今茶花油仍被亚洲人广泛使用,如食用和制作化妆品。中国最早在公元前五世纪时就将茶花树描写为“茶叶——蔬菜”,因为它的叶子可煮,蒸,然后压成块之后作为腌制菜来食用。现在无论哪个国家的种植的茶花最初都来自中国这个茶花之乡。去中国采集茶花是他想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他说:“记得在云南一个偏僻的山村,我们一组人在一家小餐馆吃过出来,我看见一个和尚在吃松子,他很友好,给了我一把松子,当时我见他的手黑糊糊,我心想他做了什么事还没洗手吧,再一想我把这松子带回澳洲种在自己的花园里多好呀,于是我就悄悄将松子装进兜里,就这样将这些松子全带来回澳洲了,松子不但成活了,现已长成大松树了。

还有一次在云南采集时,我们到了大理的郊外,看见一座庙子在文化大革命时就被砸坏了,但庙里有一颗老茶花树开的花非常好看,听说这棵茶花树五十年会开出一朵带金边的茶花,在古时候,这朵茶花要卖一千两银子,当然只能是有钱人才买得起这朵昂贵的茶花。当时看见这棵茶花树已经不行,我悄悄折了一支带回澳洲种在自己的花园里。虽然还没见到带金边的茶花,但这棵茶花树开的花确实很美,后来听说那棵茶花树死了。2009年中国植物界通过国际茶花社找到我,从我这里买了这棵茶花的种子回中国,正好是十年后这棵茶花才返回了自己的故乡。”


这是鲍勃‧彻瑞先生夺冠的茶花,后面是迪瑞丽‧彻瑞出版的书(摄影: 简玬/大纪元)


鲍勃‧彻瑞先生的妻子说:“在中国康定,是小马驹使我着迷并引我发现了珍贵的玫瑰花”(由瑞丽‧彻瑞提供)


鲍勃‧彻瑞先生的妻子在桂林停留时,穿上了‘中国格格’的服装(由瑞丽‧彻瑞提供)

鲍勃‧彻瑞先生的妻子迪瑞丽‧彻瑞是悉尼大学的博士生,毕业后在出版社工作了二十年,因喜欢花卉与鲍勃‧彻瑞先生接下了良缘。在与丈夫共同生活和工作中她出了一本书《两只狗与花园》,在书中介绍了澳洲园艺史,特别介绍了中国的茶花史和自己天堂花园里的故事。迪瑞丽在书中回忆与丈夫去中国时,她说:“一次我们站在中国遥远海拔2,300米高的地方,我们走过的路高出山谷360米。我们爬呀爬呀,沿着峭壁岩石向上爬。云雾在周围旋转,我的腿已经变成果冻了。突然我感到在半空中飘起来了,导游在我背后立即抓住我,才避免我从左边50米的悬崖掉下去。我感觉不舒服,头发晕,于是我停下来休息。鲍勃却像一只山羊向前走的很快。我努力回想自己被救的情形,我是唯一的女性加入了这个重要植物研究人员中…… 突然,冒出声音来,我们听到有茶花了,我肯定鲍勃能闻到茶花在那里!尽管在野外寻找植物25年了,每当他找到一种茶花时,他总是那样兴奋。在这一天我们找到了5个茶花品种,其中有一个品种是我们这组人从未听到过的品种,还有一种粉红色和白色混合茶花品种。鲍勃对这一天的收获感到特别的高兴。”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因收看世界有名的园艺学家马廷‧里克斯(Martyn Rix)制作的电视节目“为追求玫瑰”,迪瑞丽‧彻瑞说:“我简直无法等待下一集。后来我也加入马廷‧里克斯带队的小组去中国采集玫瑰。很自然我买了一本他出版的玫瑰花的书带上,在旅途中可以帮助我在寻找时识别野生玫瑰。”

在这次旅途快结束时,我们到了四川境内靠近西藏边境的迷人小镇——康定。我们在那里呆了4个晚上,在第三个傍晚,我们坐在旅游车回旅馆的路上,看见一群打扮鲜艳的小马驹。这些小马儿令我着迷。这组人大部都像鲍勃一样热衷植物采集,第二天早上我决定独自行动。

于是我留下来,到这座我喜欢的老城镇游览一番,也许我会发现不同的玫瑰,与他们比试。我打手势要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小城镇的郊外,在那里我看见那群小马。我又用手势弄到一匹马,我骑着马向小镇外的山丘走去。其实我一点都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我决定随着马引导的路去凑凑热闹吧。这时出现了一位一个英语单词都不会而乐于助人没有诉求的妇女,过来轻轻地握住马的缰绳,这正是我缺乏的专业骑马技能。

我们在高低不平的道上向上爬呀爬呀,越过小溪上架的乡土石桥和一个狭窄的山谷。我非常高兴,没有一点紧张感。我看到醒目的红色玫瑰,就在水的附近,我提醒自己赶紧往回走再检查一遍。真的,我们就往回返了。我又做了许多手势,我跳下了马,小马也不用驮着我往山下走了。此时我感到非常的欣慰,把发现红玫瑰的地方整个检查之后,往山下走去。

我发现的红玫瑰是那样的鲜艳漂亮,外观丰满富有活力,我摘了两三朵来鉴定,还拍了几张好照片。回到旅馆天色已晚,我将这些玫瑰花摊在床上,等著其他人回来看。

马廷‧里克斯看见我找到的玫瑰简直高兴坏了,真令我惊讶,绝对让人赏心悦目。他拿起那本我买的他写的玫瑰花书来鉴定我的发现,认为是再次发现象1903 年由植物学家欧内斯特‧威尔逊(Ernest Wilson)发现的野生Rosa moyesii玫瑰花的红色类型品种。其实,在我发现玫瑰花的地方,在前两天我们小组已经去寻找过,但没有发现什么。第二天早上我们离开康定的时候,马廷‧里克斯掏出照相机伸出汽车窗外对着那隐蔽的山谷照相,记住地点下次再来。

后来该采集组成员,园艺家大卫‧奥斯汀(David Austin)在他最新出版《英国玫瑰花》书中写到:“那朵我在康定野外发现的是一朵稀有的正红色玫瑰,并是Rosa moyesii玫瑰的分类品种,这更使我欣喜若狂。真令人难以置信我此次发现了名贵玫瑰的同类品种。”


仿古希腊式圆柱(摄影: 简玬/大纪元)


烧烤亭(摄影: 简玬/大纪元)

鲍勃‧彻瑞先生回忆到,每次出远门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做准备,要阅读大量的资料及定好计划。采集往往在一些偏远地区,那里偏僻交通不便,地势险要只能徒步,不得已时还得夜宿野外。而采集来的植物在旅途的运输期间需要非常小心的保存。一旦回到澳洲,采集来植物均要按照澳洲检疫检验局(AQIS)的要求需隔离一段时间。这样才能将采集来的植物先种植在苗圃里培育,然后才移植到花园里去。但是越往后海关对植物进关越严格,到现在几乎不能进关了。鲍勃‧彻瑞先生为自己30年来的所作感到非常的幸运。他在中国和越南采集的茶花品种达60多种,在中国共采集了上千种植物。


鲍勃‧彻瑞先生的苗圃(摄影: 简玬/大纪元)


石楠苗(摄影: 简玬/大纪元)

鲍勃‧彻瑞先生将自己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培育、种植和收集植物上,30多年来他将所有的空余时间都花在植物嫁接上。鲍勃‧彻瑞先生亲手搞出来天堂花园,已成为澳洲最独特和有趣的花园之一。其花园分为正规花园,其中有茶花林,玫瑰花群,热带雨林植物等不同种类的植物,及一公里长的干石墙,水道。茶花林里有一千种品种,花园里每个月都有不同花卉盛开,四季色彩缤纷,香飘满园。鲍勃‧彻瑞先生还喜欢自己动手搞一些园林建筑及石雕为花园增添了无穷的趣味。天堂花园里的一草一木是鲍勃‧彻瑞先生亲自栽培,还有花园里一砖一石也是他自己亲手垒起来的。鲍勃‧彻瑞先生说:“我不喜欢繁华的都市,只想在这清静的地方摆弄这些植物。”

鲍勃‧彻瑞先生的苗圃里有30来个管理人员和工人,苗圃工人均是在花园里工作过的园丁,他自己只是在花园里专心培育好品种。他的苗圃每年育苗大约30万株销售到澳洲各个大超级市场,花的种子不仅销售澳洲还销到新西兰。

鲍勃‧彻瑞先生的天堂花园不只是为了观赏,实际上它已是一个丰富多彩的大植物园。迄今鲍勃‧彻瑞先生已持有世界上六十多种品种的植物育种人权利(Plant Breeder‘s Rights PBR)。 天堂花园每年对外开放两次,金秋五月的第一个周末,八月的第一个周末,此时茶花含苞怒放期。平时不断有海内外的园艺界团体及花卉爱好者预约来到花园参观访问。

(大纪元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突然后悔没有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所以要爱就全心地去爱,爱一个人就让他知道,不要被小事破坏了。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秒钟会怎样。
  • 老板说:“你努力辛苦的工作,挣了一大笔钱。现在,我有个提议,要么你把钱取走,要么你向我换取三个建议。但你只能选一种,想好了再告诉我。”农夫思考了两天,对老板说:“我决定不要钱了,请您给我三个建议吧!”
  • 她默默地祈祷说:“因我前世贪婪吝啬,所以今生遭到这样的苦报。现在,我在佛前,恳求至诚地忏悔。以这些微薄的物品,供养众僧。从今以后,如果我的贫穷罪业已经还完,就愿甑(音赠,古代蒸食的炊器)中的米粒,都变成金色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