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不竞争 芬兰教育核心价值

慧心

芬兰学童正在聆听老师讲课。 (Getty Images)

    人气: 201
【字号】    
   标签: tags: ,

芬兰教育的核心价值是平等,强调的是一种不竞争教育。

芬兰人认为每个孩子的起点、学习能力不同,在不一样的基础上排名、竞争是不公平的,也没有意义,而且分数不能代表学生的全部。芬兰教育的目标是要“给孩子一个美好的人生”。

“让学生花较多的时间演练解题,可能提高数理成绩,但很难提升阅读、写作及思考能力,而且还可能会抑制学生创新思维的发展。”赫尔辛基Metropolia应用科技大学、Haaga-Hella大学、汉肯经济学院的教授们都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芬兰学期短而假期长。学生没有作业,芬兰的父母从不送孩子去参加补习班,他们愿意花时间与子女一起进行大量的阅读,教导孩子自己发问、找答案。
一切都是为了学生 如此而已

赫尔辛基学校的校长说:“我们不会因为孩子的成绩是最好的,而发奖学金给他。”“如果一个孩子的分数比别人低了一些,却拥有其他人所没有的合作能力、人缘等人格特质,老师会希望这位学生能得到实质的奖励。”


芬兰小学老师上课时,把尺分发给学生使用。(Getty Images)


在这样的教育理念下,芬兰人不会替学生、老师、学校评比排名,学校不追求升学率,不对老师施压,学生也没有升学压力。

芬兰中学生被“国际经济合作发展组织”评价为整体表现全球第一。芬兰教育是全球最均衡、学生成绩落差最小的教育体制。芬兰高等教育,几乎每一届世界经济论坛都评为最佳。很多国家组团到芬兰学习他们的教育经验。

约瓦斯曲莱大学教育学院主管与院长表示,当他们知道芬兰教育在国际评比中名列前茅时大吃一惊,因为他们压根都没想过去争第一:“我们不过是尽己所能地去教导学生,一切都是为了学生,如此而已。”
自然学习法 兴趣摆第一

芬兰的教育主张,让兴趣成为永久的学习动力,让学生获得独立自主的学习方式。比如在芬兰的基础游泳班上,先让孩子们轻松的玩水,克服对水的恐惧。孩子们在老师的引导下不但学会游泳而且爱上游泳。在各种学科中,芬兰都采取这种自然学习法,真正让兴趣成为孩子最好的老师。

芬兰老师几乎不批改作业,学生们会自己对照答案。老师也不会要家长在试卷上签字,而是要求学生自己找出错误所在。老师会鼓励学生和自己赛跑,当他们在某一科目中进步显著时就得到奖励。这些方法使得芬兰学生从小就养成独立自主的习惯,提高学习效率。
孩子不太一样也不放弃

一位台湾学者到芬兰东部一所中学访问,发现有个班级教室没有学生,就询问是怎么回事。

这所中学的校长说,学生到花店、餐厅等不同商家实习了。他解释,这班孩子不太一样,他们比较坐不住,学习进度和别的学生不同,他们必须从务实方面去鼓励,所以特别针对他们的兴趣着手,制造更多让他们喜欢上学的诱因。

校长口中“不太一样”的学生,就是我们所谓的“落后生”。在芬兰人的观念中根本没有“落后生”的想法。芬兰教育和社会都不会放弃这些孩子,而是给予更多的爱心和耐心。

老师会根据学生个别差异量身制订教学计划,包括选择书籍、课程等,以期使每个学生都能达到国家的教育标准。老师甚至会主动替学生进行额外的免费补习。芬兰人认为,如果不这样做,是放弃这些学生,那么失去了尊严的孩子很可能自暴自弃,甚至走向犯罪,届时社会得付出更大的代价。

有教无类、因材施教、做而不求、无为而治,这些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教育理念以及哲学观,如今却在芬兰得以发扬光大。自然资源匮乏的芬兰,完全靠着这样的教育成为最有竞争力的国家,同时也是政治清廉、自然环境好、幸福指数高的国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刘凡迪菲利蒙报导)华语课本《生活华语》(Living Mandarin)以说唱揭开序幕,它是“在生活中学华语,在娱乐中学语言”为主线,以第二语言角度设计。书中同时有正体字和简体字,并有拼音和注音,减少许多老师和家长的困扰。不仅配有练习册,音乐CD 和配有打字等功能。 为了方便更多老师使用此教材,北加州中文学校联合会、全球中文联谊会与台湾华语社合作,邀请“多伦多数位华语教学点”方舟中文学校蔡素娥校长介绍《生活华语》教案设计与授课流程,数位教学方法,现成教具的使用与新资讯等。在湾区于11月28-30日举办三场数位华语教学分享研习会,第一场为整体性数位生活华语研习,第2、3 场为进阶数位生活华语研习。在南加州也举办2场研习会。
  • 我刚到日本的时候,对日本的许多地方都不适应,比如日本的“声音”。
  • 【大纪元2010年1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来自大陆的余女士一家三口移民加拿大时,儿子读一年级,因为完全不懂英文,学习跟不上。余女士花了8千多加元,把儿子送去私校一年便解决了问题。 余女士刚到多伦多时,儿子在公校读一年级,因为英文跟不上,在家做作业有都有困难。丈夫忙于工作,余女士也帮不了儿子。一年后他们决定送孩子上私校,全家搬到万锦市住,让孩子到蒙台梭利(Montessori)上二年级。 一年的时间,孩子完全变了样。余女士表示,私校每班学生少可能是个原因,老师能对每个学生给与足够的关注,对每个小孩都了解得很清楚。老师是根据学生的程度因人施教,一切都在学校里解决了。 读3年级时,这孩子回到公校上学,英文已经没问题,作业都能独立完成,甚至在学校里就把作业做完了。余女士说,私校老师能关注到每一个孩子,这点公校就做不到。
  • 和越来越多的中国大陆中学生一样,东东也踏上了留学加拿大之路。刚步出中国高中校园,便一头撞入多伦多一家高中的东东,所感受到的变化就像来到天堂一样。他说,在大陆他有做不完的功课,每天生活在压力下;在多伦多,每天的功课可以轻松完成,有更多自我发挥的空间。
  • 美国不是所有的小学都设有音乐课,只有那些得到政府资助的学校才能开音乐课。除了一般性的音乐基础课程外,一般到了四、五年级还会成立乐队及弦乐团。
  • 章凌嘉专栏 孩子们的未来,掌握与我们的手中 邓颖萱
  • (大纪元记者乐原达拉斯报导)8月21日(星期六),“北德州音乐才艺学院”(Music Institute of North Texas)开业典礼在达拉斯北郊的费斯科(Frisco)市举行﹐剪彩仪式由费斯科市商会主持﹐众多佳宾、学院师生以及音乐爱好者家长和孩子们亲临现场祝贺。
  • 【大纪元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闻慧多伦多编译报导)9月返校将至,家长们给孩子的返校购物中,很多是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和USB等数字化产品,加拿大一些教育者们表示,抛弃活页夹、打孔纸和蜡笔的时代不会太遥远。

    据环球邮报报导,加拿大教育协会(Canadian Education Association)首席行政官米尔顿(Penny Milton )称,孩子们用指尖获取信息,这是他们以前从未做过的。将新技术融入课堂现在还没有大量在全国范围内推动,但是一些学校教育局和个别学校正在探索孩子渴望接受的新教学方式。

    皇后大学(Queen's University)助教和数字化趋势观察者梅斯(Sidney Eve Matrix)称,所有年龄段的许多学生已经在很大程度上熟悉了今天的科技,学校适应这个现实,使用任何技术手段是讲得通的。

    她说,“现在所做的是增加下一代人的数字化读写能力,他们如鱼得水般地使用这些装置。年轻的孩子们拿起触摸屏装置,开始和它一起玩,他们似乎凭著直觉就做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