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

文/戴振浩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走过岁月,见过许多大树,有的留在记忆里,有的活在生活里,有的珍藏在心底深处。

读小学的时候,在进入校门的右侧,有一棵张著大伞、枝叶繁茂的大榕树。初初进入学校,觉得一切都是有点陌生、有点胆怯,不敢冒然接近。只有那棵大榕树下有个大绿荫,大人小孩都可以在树底下,或嬉戏,或聊天,或等人,彼此谁也不会拒绝谁,谁也不会干涉谁。所以那时让我最放心接近的地方,就是那棵老榕树。

低年级下课时,第一个瞄准的目标就是那棵大榕树。我们可以在下面玩跳格子,玩官兵捉强盗,可以无聊的聊天,也可以呆坐着看别人游戏。等到中高年级后,我还是常把下课的第一个目标,瞄准在那棵大榕树;和同学们爬到树上玩“鬼捉人”的游戏,大家凭著敏捷的身手,冒险的精神,灵活的攀爬和穿梭在树干之间,刺激又有趣。虽然老师们三令五申的禁止我们在树上活动,但是茂密的枝叶,刚好挡住老师的视线,也挡住炙热的阳光,更挡住外面的风风雨雨,所以即使有人摔断手脚,但是那棵大榕树,还是我们拥有最多欢笑、最常光顾的地方。

离开小学,每每经过一段时间,偶尔总会想回去母校的校园走走。当年的老旧教室翻修成巍峨校舍,花园里百花齐放,操场不再泥泞,走动往来的人们都已是陌生脸孔。记忆里念它恋它千百回的,都已是另类风貌,唯独老榕树是依然翠绿无比,香菇般的造型依然熟悉显眼,只是在树下逗留的人已寥寥可数了。

住家不远的公园,也有一棵大樟树,是来自四方的年长者的聚会所。早上有一群人在树下练功,彼此共存共荣,各取所需;有人轻步挪移,有人虎虎生风;有人闭目养神,有人旁若无人。中午,有三两长者,在树下乘凉打盹,或坐或卧,也有窃窃私语者,说个没完没了。约是午后3、4点之间,人们开始逐渐聚集,小贩也应运而生;有人卖菜,有人卖膏药,有人卖衣服,有人卖小吃;老人们聚集围观,你挑我选,询价者多,成交者少;不过彼此倒也谈笑风生,自得其乐。

大樟树的枝叶,挡住阳光,遮住小雨,给了社区附近的长者们一个聚会的天地。老树经历岁月,老人尝过风霜,两者原本是没有交集的平行线,但是在对的时光,他们相遇所激起的火花,却丰富了相互的价值与韵味。大树高高的撑起它的枝叶,抵挡风雨,守住寂寞,海纳四方的长者们,穿梭其间,悠游其间,迎来送往,不曾懈怠。

从小到现在,在我心底也一直珍藏着一棵大树,那就是我心中最尊敬的父亲──永远无法忘怀的父亲身影。沉默木讷的父亲,从小和孩子们的交谈不多,童年的印象中,他就是像陀螺般不停工作的化身。天没亮就出门,半夜还没能回家,拼命的先做好自家的农事后,还要抢时间出门去打点零工,贴补家用。食指浩繁的家庭开支,把父亲硬是由英挺变成微驼的身影,或也是如此,所以要看到父亲开怀大笑的机会,总是远比愁眉不展的机会少得多。

小学毕业之后,他没有任何妥协的空间,只能陪着爷爷耕作向地主承租的田地;为了全家生计,身手矫捷的他,即使聪颖过人,也只能毕生周旋在“看天田”的翻搅中打转。在那个严格淘汰的升学年代,在父亲“再怎么穷,也不能穷孩子”的信念里,我们兄弟三个傲人的升学成绩,更压得父亲连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印象最深刻的是父亲带着我们插秧、除草、割稻时,额头上的汗水可以越过三道深烙的皱纹,沿着他面颊而汗如雨下;带着我们历经溽暑酷寒、歉收贫困、赊借读书的十余年岁月里,没有任何愤怒怨怼,只有沉默的坚忍咬牙应对。

读书不多的他,却是祖父的好帮手和家庭的大支柱,更是邻里亲人间,争执与纠纷的仲裁者,而两任的乡民代表,也使得他扎实的为地方尽了一些力量。在那个贫穷的世代,在偏乡的地方,他能教养出几个大学毕业的出色孩子,在邻里中,本应可以昂首抬头的面对那些一向不看好他的亲友们,但他总是低调谦虚的面对大声嘲笑过他的街坊邻里,还声声交待我们要学会敦厚谦卑的服务他人,做个有风骨、有情有义的汉子。

成长后接受社会历练的我,每每面临考验与挫折时,首先闪过脑际的就是父亲的身影、言行和声声叮咛。父亲没有显赫的家世,对我们没有严厉的训斥,也没有瑰丽的赞美,只有那终年的赤脚、古铜色的皮肤和一脸憨厚的腼腆。再平凡不过的他,却一直是我心中的一棵旷世巨树;年幼时如此,年长时亦如是,生前是标竿,往生后依然是心底永远的典范。◇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人编织梦想,有人实践梦想,有人回顾梦想。一样的时空,一样的因缘际会,却上演着不一样的心情故事。
  • “赞美”是一帖良方。赞美的对象,不管是什么年龄,不管是什么身份;赞美的内容,不管是言过其实或名实相符,得到赞美者总是愉快的,而且总是永远不嫌少。
  • (shown)感佩当初庭园规划时的匠心独具与用心良苦,只因当年种下希望与愿景,才让后人有不尽的视野与超然心境…
  • 那晚,在月光下和兄弟们在大禾埕,听爷爷说他年轻时的浪漫故事。在那个没有电灯的时代,比起家里呛鼻的煤油灯,其实月光就是最好的光源…
  • “教育”绝对也是专业的一种,是值得我们谦卑面对,值得我们认真了解,值得大家互助合作的伟大事业。它不是人云亦云,不是用旧有的经验推论、不是听某人说的或依据书本杂志上写的,就可以当成评论教育的指标;它是依据教育的原理原则,然后配合每一个学生的个别差异等客观条件之后,才能研拟出面对不同孩子的积极策略的,它是所有老师们和家长们用心品读,却仍不易读通的一门学问。
  • 一阵轻风吹来,落英缤纷,从三楼缓缓盘旋而下,飘落的花瓣铺红了鲜少人走动的地面,新的、旧的花瓣,重重叠叠,颜色由红转淡,然后安静的守着它这一年绽放后的休止符。
  • 站在高处看自己和世界,我们会发现:原来心宽路更宽。
  • 看往来人群,络绎于途,皆是与时推移、走入时光隧道而汇成人河…
  • 不管是从自己开始改变,或是期待他人改变,总认为改变才是根本解决问题的契机…
  • 每天在校门口,看到许多家长充满着无限的爱心,亲自把孩子送到学校,然后再匆忙的去上班或去做其他的事情,我心底就感到非常的感动;感动的是天下父母心,为了子女总是无怨无悔的付出,为了子女明天的希望,为了希望他们的明天能够比我们更好,所以每一位做父母的总是期望他们得到最好保护和机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