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年前,身为某大学经济系党委书记的朋友出差顺道来看我,我给她放了记录片《九评共产党》。看完后,她相当震惊,“我知道共产党坏,但不知道共产党这么坏。”随即她同意退出中共。回老家,告诉一位老司机《九评》的内容,告诉他中共的邪恶,他深以为然,还讲了他父亲曾经亲眼目睹过的中共如何欺骗老百姓的事情。自然,他也选择了退党。这样的例子又何止一两个?
  • 2009年11月9日是柏林墙坍塌20周年纪念日。在众多活动里有两座“柏林墙”再度被人们推倒。在德国国会大厦前,原波兰团结工会主席和民主波兰第一任民选总统瓦文萨,及前匈牙利总理米克洛甚涅梅特推倒了第一块柏林墙骨牌,这象征着柏林墙的倒塌给整个欧洲带来的多米诺效应,令今日东欧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 一天,跟朋友通话的过程中,听到电话那头他在跟国内来的朋友讲:“民主是什么?民主就是举举手。”这厢的我听到他那十分轻松的语调,用最浅白的话来解释民主,禁不住笑了起来。说白了就那么简单,举手之劳嘛。
  • 这天正走到了未刻光景,远远看见一道红墙,听见里面有喊喝的声音说:“好秃头!反了!反了!”艾虎说:“三哥等等,你听里面有人动手哪!”徐良也就止住步了。艾虎说:“我听出来了,是熟人。”
  • 在野也曾放豪言,
    不与赤匪共蓝天。
    选民迄今犹记耳,
    何故当政献媚颜?
    两次合作致惨败,
    前车之鉴不再三。
    百年国恨深似海,
    有负遗训愧先贤。
    共党统战伎俩毒,
    口蜜腹剑售其奸。
    莫贪小利失根本,
    引狼入室卖台湾。
    红朝腐朽末日近,
    回光返照不足观。
    大陆人民已觉醒,
    反抗暴政呈燎原。
    三退大潮倒红墙,
    审时度势眼放宽。
    高举义旗促民主,
    万方呼应写新篇。
    千载良机莫轻纵,
    不可再误失机缘。
    光复华夏建伟业,
    万载青史英名传。
  • 中共“国庆”大阅兵终于结束,神经紧绷的中南海,总算松了口气。当局没有公布这场“盛事”的花费,民间估计,数以百亿计。烧掉的,至少是几千所希望小学的建设费。然而,红墙后的当权者毫不痛惜,而乐在其中。他们需要的,就是这等排场,浩大,壮观,声势惊人。“为人民服务”的检阅口号,仿如现场讽刺。铺张浪费,穷奢极欲,炫耀武力,好大喜功,江胡等人,重复著历史上所有昏君暴君的嗜好。
  • 长歌一曲哭炎黄,岁岁秋风痛国殇。
    神州陆沉六十载,中原遍地走豺狼。
    山河破碎万姓死,风云草木覆血霜。
    国魂断绝礼乐消,人心漠漠尽荒凉!
    罄竹难书邪党罪,临死不忘洗脑忙。
    厚颜无耻弄喉舌,丑态百出吹辉煌。
    九评揭开画皮装,流氓邪教加黑帮。
    祸乱中华不遗力,拉人陪葬下沸汤。
    苍天有心垂异象,地现石语警世长。
    华夏子民莫彷徨,声明三退出红墙。
    丈夫何事立尘寰,忍辱济世行四方。
    愿携腰间三尺剑,斩尽妖孽净穹苍。
  • 是交警执法荒唐,还是见死不救,看原人大代表的头衔是人民选举还是政治投资.敬请关注今日中国、人民没有人权、生存在前腐后继、逆来顺受指令下,承受着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终身难愈的精神创伤,而这一切还在继续!我们的合法权益被肆意侵害著!我们的生存权利被无情剥夺著!我们举报!我们呐喊!被“党奸国贼”“伎俩百出无声封杀”,我们背井离乡颠沛流离,我们家破人亡赴省城到京都上访讨公道的返乡交办信函政府机关行尸走肉,睁眼睡觉全是废纸空文,并以民尸为素餐损德而敛财,行尽恶事狰狞笑那管百姓泪如潮的官方真面目;令我为儿灵魂归属九泉瞑目的心愿早已是“党奸国贼们”“猫鼠”交易鱼肉百姓的机遇,然而,坚信上访拨雾显晴天的欲望,再令我以家产为代价的滴血泪声的“官灾旅游”,此愤此怒何时铲除阳光下的民间黑暗?!!
  • 国家一级古迹孔庙旁的红墙,昨天下午遭人贴上一幅长宽都超过一百公分的涂鸦贴纸,由于墙壁属于古迹范围,警方不敢大意,立即联系文化观光处前来了解,经调阅监视器及现场查访,初步锁定三名男子涉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