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埔里葛哈巫族过大年(下)

张三 撰文、图

—不一样的原住民,过不一样的新年—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平埔族的走镖就是赛跑,我们这群爬山的派超人参加,额上绑头巾,腰缠色带,看起来就是不一样,成年组的先跑,大约有两公里,也不算近,所以起跑后,看到大家就像是早安晨跑般的慢慢跑,这时我看到插上织布旗子,不知道干什么用的,选手到远方绕一圈回来后,把旗子拔起来,旗子原来是夺标用的。

后来陆续有青少年组和女生组的比赛,都是从头冲刺到尾,我们这些已经快要LKK的,还是离远一点好,原来这就是葛哈巫族的走镖,牵田的活动在傍晚,所以我们这群登山客就去爬附近的山,路边的蔗田落土发芽,原来甘蔗是这样子中的,山不远,这里就看的到,也是虎头山,走出来路上看到卖甘蔗的,买来吃甘蔗,现在牙齿不好就知道甘蔗真的很硬,马路上卖甘蔗的很多摊。




然后走到个公园,原来这里是地理中心碑,也是台湾的中心点,公园里树木掩荫,有些穿西装的散客在照相,一看就知道是陆客,感觉陆客已经侵城略地,到达台湾的偏远地带了,这里题的是山清水秀,两旁拱照,碑文是民国54年南投县长杨昭璧所书,我们往上爬,抬阶很硬,走起来不舒服,很快的爬昇,往下可以看埔里市区,市区外就是一片稻田和远山。






最上方有四根图腾圆柱,是卫星追踪站,我们在此合照,虎头山高555公尺,1906年日本人立了一座一等三角点,从另一个方向下山,坡度较缓,路上有红色和黄色的圣诞红,旁边有勒石“虎岭朝朝走弌遍,筋强骨壮寿绵延”,走弌遍就是走一遍,走弍遍才是走两遍,下山后看到公园里卖的最多的是甘蔗和香菇,到处可以看到“埔里是我的家”的标志。




然后我们又回到葛哈巫过年的场地,稻田里的柴火已经堆起来了,让人充满了想像的空间,先进行束草堆的比赛,当作是热身,大部分年轻人没看过,我们也只是看过束好的草堆,原来是将稻草平放后,拿几根绑住然后再束起来,避免淋湿,可以燃烧做为柴火,三四年级的大哥做起来得心应手,早期农业社会就是这样子的。





接下来的是叉草堆,我们看到场地上有准备长竹竿,可是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原来是前端的人将草堆高高的抛起来,对面的人用长竹竿接住,有时接的到,有时又没有接到,掉到地上,有些没有叉好,草堆就落在美女的身上,美女不好意思的笑了,大人小还玩的很高兴,哈哈哈,原来简单的活动也可以玩的这么快乐。





最后就是进行“牵田”的仪式,就是围着火堆,大家手拉手绕场子转一圈,感谢祖灵,也庆祝丰收,这牵田跳曲仪式,也许是这四庄番葛哈巫过年的曲目,他们农历十一月十五左右过大年的节目,刚好碰到元旦假期,我们也有庆参与同欢,当然我也知道故事的背后,有正名运动的辛酸血泪,目前知道的人也不多,但路总要是走下去的,我们也期待着再一次的参与。




当然我们也期待着丰收庆典后的晚餐,昏暗的灯光下吃着简易的大锅饭,都是社区妈妈们准备的红烧肉,烧酒鸡之类的,食物现在已经慢慢汉化了,我们吃的很饱,在葛哈巫族过大年的期间,就是所谓姓潘的人过年,我们看了仪式,进行“走镖”、“牵田”等的活动,也许只是名词的不同,这也是原住民另类的表现。



晚餐后宿鲤鱼潭水库,活动中心感觉跟救国团的很像,打点好行李住宿,我们出来逛逛,路上沾染了阿宝的喜气,哈哈哈,慢慢的沿着鲤鱼潭河岸绕场走了一圈,远处是天水莲水上旅馆,看着水波的倒影,过年的第一天,只要无所求,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本文转载自虎茅庄的旅行 http://www.wretch.cc/blog/tigergrass/20733540m @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2-16 11: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