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泰缅边境漂流:段落的开始 关于离开

Sam Lai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有人问起我,当被他人问起这7年来最大的感想是什么,我会怎么回答?说穿了,这回应并不难。就是7年来有着无数小小遗憾,但我绝对不会后悔,这段人生旅程真的一切都值得了。每个人的人生不过就是如此,不是吗?!

突然之间,觉得边境似乎离我很远了。

这篇文字其实拖了好一阵子,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下笔好,因为杂乱的心绪一时也难以道尽。我想是我真的离开了边境好远,好远。

这些年来常想像起自己终有离开边境之时,想着想着就不敢再继续想下去,怕自 己会承受不住。一直没有去面对这样的情绪,日子依然一天一天过去。转眼间,自己便已经返回台湾一段时间了。

在一个地方待了7年后,离开这回事变得如此的不真实却又真实到不行。离开前,伙伴们对我说:这不是你的欢送会,只是一场大伙的欢聚会。离开时,仿佛自己只是例行的返台述职,过几周就又会回到美索去了。离开后,大伙和自己都以为我仅是短暂离开,还会再回去的。

但我心里很清楚,即便将来再度踏上边境,那时的心境和情况也都将截然不同 了。一种全新的,我未曾经验过的陌生感受。

只因,我在边境待上了7个年头后,也真的离开了。

这几天身处台北的我,无数感觉不断如电影画面的跳跃剪接。看着台北街头的景物,心中浮现的是美索、是边境。

在美索出门,我常只带着零钱或根本不带钱;但在台北随便吃个饭就得百来块。 在台北上路,搭公车跑8公里得花40分钟;在边境,40分钟可以跑个5倍远的距离。那边,我们都是以小时为距离计算单位。

前几天,在台北街头突然被警察临检,指名要起了我的证件。我一如在边境的习惯,身上完全没有任何证件也没有太多现金。在美索,我被当作是缅甸偷渡者;在台北,我则被认为是非法居留还是通缉犯之类的吧。

去了趟景美军法看守所,望着曾经监禁台湾民运前辈的狭小牢房,一格接着一格的;我想像起在美索无所不在的缅甸异议人士,那些能被关在牢房里的上千位政治犯/良心犯。

但错乱的还是,看到了1台1亿元的“婪饱畸尼”居然很多台湾人抢着要;走在街头上,看到房屋中介贴出的广告,有间只有40坪金店面要价10,200万,我赶紧走回头一次又一次确认那是都少钱的意思。发现2亿、3亿、4亿的豪宅多的是。

1亿元,可以让1万个边境孩子好好活上个1年2年3年。想着想着,我真的哭了。悲从中来。

有人问起我为什么要离开呢?心里再清楚不过,继续留在边境的我已经越来越难有所突破。如今,我更确认离开是对的,离开是为了有段距离,让自己更看清楚自己、更看清楚周遭、更看清楚边境。

虽然我真的还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在哪,心里也没有明确的计划。而出生于虎年 的我,才是我真正该缓缓脚步回顾过往的重要。没有计划就是个好计划。

祝福各位,也祝福自己。2010年初春,写于台北家中。

日后,仍会持续和大伙分享Sam的过往漂流、此刻漂荡、未来漂泊的心情。欢迎各位朋友们有空时继续来边境漂流部落格晃晃。当然,也期待能和你们一起彼此分享的机会。@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3-17 8: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