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善的力量

当耗散结构理论遇到水结晶实验(六)

小岩
【字号】    
   标签: tags:

客观的讲,耗散结构理论是人类认知的一大飞跃,但是我们这里绝不是把它当作救命稻草,或者是好消息(good news)而欢呼的。它在很大程度上突破了牛顿宇宙论的认知,真正触及到了过程的意义、时间的意义和生命的意义,触及到了“生”的机制。特别是耗散结构理论对有机系统、生命系统、对研究人类各种组织结构的形成和机制有着重要的理论意义和认知意义。如果说牛顿的宇宙论是一个没有“生”也没有“灭”的机械过程的话,那么热力学第二定律所揭示的就是一个“灭”的过程,在那里时间有了真正的意义,它只指向一个方向,它是不可逆的过程,机械系统在“时间之矢”的作用下将不断的丧失它的有效能量,直到最后一滴有效能量耗尽的时候而变成一种“热寂”。而耗散结构理论所揭示的不仅是“生”的过程,它使我们可以开始洞见一个真正过程机制的全部过程,从“生”到“成”到“灭”的全过程;而且耗散结构理论是进入到一个机体或结构体的内部机制去研究,是关于“生”的机制,也包括“成”的机制,即一个“结构体”的生成或形成的条件和机制的内部动力的研究。如果说热力学第二定律所揭示的还是一个机械系统的规律的话,那么耗散结构理论所揭示的这个复杂“结构体”的“生成条件”,就是将人类的认知引导到了具有“生命属性”的“结构体”的机制上来。在这个意义上,普利高津从新打开了人类认知生命系统、认知社会系统、认知经济系统、认知人文系统等等人类自身系统的大门,而不再局限在纯机械系统、纯物质世界系统的认知之中。

另外,耗散结构理论不仅在人类认知的内容上有重要的突破,并且在认识的方法论上也具有突破意义。我们知道,牛顿所开创的分析问题的方法是一种不断的“分解”的方法,这种方法300年来一直主导著科学研究。记得《大趋势》的作者奈斯比特对现代科学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描述:“对越来越少的东西知道得越来越多”。这就是西方实证科学所走的“专业知识”的道路,在专业越分越细的同时,某一种专业的知识面也变的越来越窄,也就是越来越只见树木而不见森林,越来越不识庐山真面目了。正如托夫勒为《从混沌到有序》一书的前言中精辟的写到:“在当代西方文明中得到最高发展的技巧之一就是拆零,即把问题分解成尽可能细小的部分。我们非常擅长此技,以至我们竟时常忘记把这些细部重新装到一起。”

我们知道,进入20世纪中期以后,西方文明从新开始了对“系统的认知”,出现了像系统论、系统动力学等许多尝试。而耗散结构理论也是这种“系统的认知”中的一部分。普利高津的耗散结构理论在认知方法论上的重要贡献就像托夫勒所说的那样:“他花费了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试图去“把这些细部重新装到一起”,这里具体地说,就是把生物学和物理学重新装到一起,把必然性和偶然性重新装到一起,把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重新装到一起。”

这方面,耗散结构理论虽然是人类认知和认知方法论的突破,但是普利高津在认识上仍然有很大的局限性,像所有实证科学家一样,他也同样遭遇到了实证科学的瓶颈与人类认知的极限,他还没有能够认识到事物与结构体形成机制的真正本质。因为如果再往前走一步,耗散结构理论就必须彻底突破实证科学的框框和假设,因为当你开始触摸到生命体和生命现象的时候,你就必须彻底改变那种“唯物”的思维,因为生命的根本属性不是物质,而是精神,或者说是物质与精神的一致性。那么,再突破下去,就不仅仅是“把生物学和物理学重新装到一起,把必然性和偶然性重新装到一起,把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重新装到一起”,而是需要我们把物质与精神的割裂、人与神的割裂从新联系到一起。

要真正理解和正确评价耗散结构理论,我们需要了解和理解几个关键的概念,例如,远离平衡、非线性、开放系统、涨落、阈值、突变、相变、自组织、分叉等等。国人许多对耗散结构理论的肤浅理解或错误认识往往就是根本还没有搞明白这些基础概念,就开始运用或者借用这一理论去谈论在逻辑上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接下来,我想从几个重要概念来谈一谈耗散结构理论在理论上、在方法论上存在的一些关键问题和局限,因为这会对认知“生”的机制非常重要。(待续)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耗散结构理论可概括为:一个远离平衡态的非线性的开放系统(不管是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乃至社会的、经济的系统)通过不断地与外界交换物质和能量,在系统内部某个参量的变化达到一定的阈值时,通过涨落,系统可能发生突变即非平衡相变,由原来的混沌无序状态转变为一种在时间上、空间上或功能上的有序状态。
  • (shown)第二定律没有揭示关于“生”的机制与“生”的过程,更没有揭示“成住坏灭空”的全过程。而且它所揭示的“灭”的机制也是针对一个线性封闭的物质系统而言的。
  • (shown)牛顿实际上并没有回答关于宇宙之“生”的问题,牛顿本人也不奢求或冒然解释这种他认为是属于“上帝的意志”的问题。他只是试图用数学模型来描述这个现有的宇宙的秩序,而不是把它当作我们在物理学课本中所学到的“万物之理”。
  • (shown)对于这些永恒的问题,现在科学有现在科学的解释,古老文明有古老文明悠远的传说,而在每个人心底里、在心灵的深处也许都有着自己的答案与信念。
  • (shown)很多人把课本当成了衡量知识与真理的标准,当成了衡量客观发现的真伪的标准,当成了衡量科学发现的标准。
  • 江本先生除了做水结晶实验之外,也做了一些别的实验。这次这个实验是将普通的白米饭分别装进两个一样的玻璃瓶里,每天让两个上小学的孩子,向贴有“谢谢”文字的瓶子说“谢谢”,对贴有“混蛋”文字的瓶子说“混蛋”,持续一个月。
  • 从实验所拍摄出的大量结晶图片中,我们可判断出精神与物质是相通的,“思想”有实体的物质形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