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善的力量

当耗散结构理论遇到水结晶实验(七)

小岩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首先,耗散结构理论发现了在远离平衡的区域可以“产生”新的结构体的机制,但却没有能够真正回答为什么会在远离平衡的区域“产生”新的结构体的问题。为什么在边缘区域可以“产生”耗散结构?另外,是不是只有耗散结构这样一种产生结构和秩序的机制?如果不是,那么这多种产生结构的机制之间会有什么关系呢?

第二,耗散结构理论所说的“耗散”指的是系统与外部环境有某种能量的交换,但是对这种能量有什么样的属性却没有回答。另外,一个“自组织”结构除了能量交换以外就真的与外界再没有什么别的关系了吗?或者是有,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这个能量交换背后的那个东西或“目地”是什么而已。

第三,回到熵的概念,耗散结构是通过不断的向系统内注入“负熵流”来维持的,那么“负熵”到底是什么耗散结构理论并没有给出答案。有人说“负熵”就是有效能量,这等于还是没有回答本质问题,只不过是用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去回答另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实际上等于回到了前一个问题,这个能量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比如物理学只有“有效能量”和“无效能量”的区分,却不会有“好能量”或“坏能量”的区分。

第四,耗散结构的所谓的微观解释真的微观吗?其实它并没有突破物质空间的局限,没有突破物质的表层空间属性,并没有能够进入真正的高层空间,所以耗散结构的微观解释仍然是一种表象的解释,所以它不能看到能量背后的东西,也就只好把新的组织结构当作是无源的“自组织”了。另外,耗散结构理论没有好坏能量之分的认识,所以也就认识不到能量背后的目地或意识。因为这个局限,所以我们在耗散结构理论中还是可以隐约感到达尔文主义的痕迹,把结构的产生或演化归于自然的结果而不是某种意志的创造。

第五,是关于对开放系统的认识。这种开放是在同一个物质空间、物质层次上的开放,即同层内的系统开放,还是跨越不同物质层次或者空间层次之间的跨层系统开放?由于耗散结构理论的认识仍然是停留在物质的表层空间,所以它看不到这些跨层次之间的物质与能量交换,看不见来源于高能量层次的真正的微观物质,更看不到非物质的能量形式的交换,也就看不见那些带有意识与精神的东西的本质。因此在这方面耗散结构理论所揭示的仍然是一种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它还是没有能够触及到真正的本质。

第六,由于前面所列举的这些原因,耗散结构理论对非线性的认识也还停留在物质表层,停留在表象规律上,而缺乏对非线性机制的本质认识,因为它缺乏对非物质性力量和要素的认知。

耗散结构理论实际上只看到了“生”的物质层面的机制,包括其“微观”解释,但是物质层面的机制并不是“生”的机制的全部,甚至不是“生”的机制的本质,或者仅仅是“生”的机制在物质层面的一种表象而已。其实,以上所有这些关于耗散结构理论的问题全部都是相关联的,一旦我们突破物质表层空间的认识局限,一旦能够触摸到精神存在的能量属性,那么我们的认知就会全部突破,达到一种全新的认知。这就是我们要在“水结晶实验”的分析中要给大家所揭示的。(待续)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如果再往前走一步,耗散结构理论就必须彻底突破实证科学的框框和假设,因为当你开始触摸到生命体和生命现象的时候,你就必须彻底改变那种“唯物”的思维,因为生命的根本属性不是物质,而是精神,或者说是物质与精神的一致性。
  • (shown)耗散结构理论可概括为:一个远离平衡态的非线性的开放系统(不管是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乃至社会的、经济的系统)通过不断地与外界交换物质和能量,在系统内部某个参量的变化达到一定的阈值时,通过涨落,系统可能发生突变即非平衡相变,由原来的混沌无序状态转变为一种在时间上、空间上或功能上的有序状态。
  • (shown)第二定律没有揭示关于“生”的机制与“生”的过程,更没有揭示“成住坏灭空”的全过程。而且它所揭示的“灭”的机制也是针对一个线性封闭的物质系统而言的。
  • (shown)牛顿实际上并没有回答关于宇宙之“生”的问题,牛顿本人也不奢求或冒然解释这种他认为是属于“上帝的意志”的问题。他只是试图用数学模型来描述这个现有的宇宙的秩序,而不是把它当作我们在物理学课本中所学到的“万物之理”。
  • (shown)对于这些永恒的问题,现在科学有现在科学的解释,古老文明有古老文明悠远的传说,而在每个人心底里、在心灵的深处也许都有着自己的答案与信念。
  • (shown)很多人把课本当成了衡量知识与真理的标准,当成了衡量客观发现的真伪的标准,当成了衡量科学发现的标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