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苹果和胖子:变调的旅行

苹果

(图:苹果提供)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苹果,一个活泼热情、可爱又善感的女孩,
胖子,一个纯情憨厚、老实却爆笑的男孩,
他们在某一天的午后,于茫茫人海相遇了!
苹果的生命中,突然出现一个关心她、体贴她、电话像三餐一样打来的人。
从害怕到接受、从排斥到依赖,被爱的感觉虽已遗忘很久,但命中注定的缘分,却似乎躲也躲不掉。
于是,从苹果和胖子来场约会之后,一段温馨逗趣、笑中带泪的动人故事,就这样细水长流却又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因为公司3/2有放假,因此趁著三天连假,叫胖子也请假,打算带范团及公婆来趟宜兰花莲三日游。

出发前一切都想得很美好,想说可以牵着范团的小手带着他趴趴走,然后在民宿里悠闲的躺在床上、安稳的睡个好觉、享受美好的环境…,只是这一切,都因为我的疏忽而变了调。

星期六早上把范团叫起床后,让我妈喂饱稀饭,大约10:30就去中和接公婆,准备开始我们的旅行,下午我们到了宜兰‘遇而欢’民宿Check in,因为宜兰飘着小雨,所以原本是打算我跟范团在房间休息睡午觉,胖子带着公婆去传艺中心逛逛,可是范团看到婆婆出去就哭闹不已,所以只好也带着他出门。

下雨天逛传艺中心实在不方便,偏偏范团不是要人抱,就是爱乱跑,总之因为下雨打乱了大家的兴致, 所以逛了一个多小时,就离开吃晚餐,然后回民宿。只是或许范团没住在外面过,到了房间后不断哭闹要人抱,当我抱时就指著外面,抱到外面又指著里面,带去婆婆房间又指着我这边,总之怎么样都不合他的意,到最后范团已经是哭到满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之后也许是哭累了,总算在我怀里睡着。

此时我却发现范团身体热热的,我以为是刚刚哭得太厉害造成的,可是到了12点多,范团身体越来越烫,我担心的跟婆婆说,婆婆说可能发烧了,只是我们身处宜兰实在不知道哪里有医院,没办法,我只好打了手机给民宿的女主人李小姐。

凌晨12:45,李姐接了电话,原来她就在住在一楼,她听了我们的状况后,跟我们说她要开车载我们去,因为胖子喝得醉醺醺不方便开车,所以我们只好麻烦她送我们到罗东圣母医院挂急诊,医生检查是说范团喉咙有点发炎、发烧到39度,于是给范团打了退烧针,并帮已经三天没大便的范团通了便,看着范团哭得那么凄惨实在是很心疼,我想一定是在传艺中心时没把伞撑好让他淋了雨、也一定是急着出门忘了帮他多加件衣服还让他脚上没穿袜子只穿了双凉鞋才害他感冒的,我自责不已,也祈求老天让范团一切没事。

回到民宿已经半夜2:30了,范团也慢慢退烧,这一夜,虽然睡得不太好,但至少范团已经没有再发烧了,当然内心也很感谢李姐,如果没有她,身处异地的我们还真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

早上9点多范团起床又恢复活力,一点都看不出生病的样子,于是认为应该是范团没大便引起发烧的,因此决定继续往花莲出发,出发前我将剩下的住宿费1800元再加200元当成是昨天李姐送我们去医院的谢礼,但李姐怎么样都不肯收,并告诉我们她之前也曾带小孩去玩,结果也是半夜挂急诊,所以能体会我们的心情,提醒我们只要按时吃药就不会有问题,因此我们带着感恩的心情离开这有人情味的民宿和李姐,往公婆向往的花莲出发。

一路上范团也都很有精神,虽然有时还会要我们抱,但至少没有再发烧,我们也就安了心,便带公婆去太鲁阁观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傍晚跟在东华大学读书的小弟及他女友会合后,便入住‘金泽居’。

原本打的如意算盘是我弟及他女友帮我们顾范团,好让我们能有梳洗的时间,但范团到民宿没多久后,又开始哭闹想出去,只是外面依然下着雨无法在庭园里跑跑走走,所以我弟他们只好带范团爬他最爱的楼梯,没多久我弟他们要走,一直想要爬楼梯的范团又开始哭闹,我安抚了一下后,趁范团安静时赶快去洗澡,只是洗到一半范团又开始唉唉叫,不得已我只好带着范团去浴室,第一次在范团面前脱光光的帮他洗澡,然后跟他玩水玩了20多分钟。

7 点多,因为要吃晚餐又不想让范团下雨天跟着出门,因此我将范团哄上床睡觉,让胖子带着公婆去自强夜市吃晚餐,我则趁机整理行李看电视吃泡面,约莫9点多我摸了一下范团,发现他体温又变高,我很着急,刚好公婆回来跟他们讲了情形后,打了电话给民宿老板借体温计量,这一量不得了,竟然烧到39.4度,因此赶紧给他塞了塞剂,可是明明就发烧的范团,却又坚持要去外面爬楼梯,我想如果不说,应该没人看得出来他在发烧吧。

12 点多范团流汗退烧了,但我却不敢大意不断帮他擦汗,后来我终于累到睡着,4点多醒来又摸了摸范团,想不到温度又上升了,我紧张的又塞了塞剂并喂了他喝奶,想不到喝完后放回床上他却吐奶,尽管我手忙脚乱擦著范团的衣服和床单,但我更心疼范团正忍受着病魔的侵袭,因此忍不住的哭了出来,怪自己怎么在宜兰时不回台北还要跑到花莲玩。

隔天早上范团没在烧,精神又变好了,虽然这天难得放晴天气热得不像话(如果前两天也是这种天气该多好),但因为考虑到范团还在生病中,因此吃完早餐后退房,去了一下鲤鱼潭和七星潭后,中午便离开花莲回台北,傍晚5点多回到中和怡人园吃晚餐,将公婆送回家后就准备回板桥的家。

在车上我又摸了摸范团,结果体温又变高,偏偏高架桥塞车,在车上的我真是心急如焚,好不容易终于到板桥便马上开到诊所看医生,医生量了体温后说是38.7 度,有中耳炎且喉咙肿得很厉害,看完后回家我赶紧喂范团吃药,却一时大意马上再喂奶,因此当我抱起范团时,范团吐了我一身奶,我便赶快抱到厕所顺便帮他洗澡,然后再喂他一次药,从喂药到洗澡再喂药这整个过程他都在哭,所以当我抱他上床睡觉时,我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隔天我请了假陪范团,我妈提议带范团收惊,乩童说范团是受到惊吓且又冷到、肚子不好,所以喊三声范团的名字把魂魄叫回来,虽然是有点迷信,但想到在宜兰花莲时确实在路上遇到了几个丧家且范团都是晚上才发烧,因此只要能让范团健康,我想任何方法我们都会去尝试的。

这三天的旅行原本是希望增加大家的感情并让范团留下美好的印象,可惜却因为我的不小心让他着凉,以致于在三天内发烧了三次,不仅让旅行有了缺憾,也让原本一整天都只想着要出门的范团,变得不敢出门了,我想要让范团能再开开心心的出门得再花一些心思才行。

不过当务之急,只希望范团的病快点好,不要再整天哭哭啼啼赖在我们身上当无尾熊了。

PS.再一次感谢‘遇而欢’民宿的李姐,如果有想要去宜兰玩的,可以考虑住这间民宿喔!而且他们的早餐很丰富很好吃呢!@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2-06 2: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