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94):重返多栽轩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125
【字号】    
   标签: tags:

皇后对长今明言:“你利用我对你的信任,偷偷将皇上病簿日志拿出去看,这件事绝对不能被原谅,因此我已经下令按照内侍法规来处置你,你已经在宫中消失了,你已经死了,不过,我现在之所以暂时让你活着,是因为,你坚信皇上的病是被误诊了,因此你才去偷看皇上的病簿日志的,对吧。”皇后不等长今回答,马上对长今作出明确指示,要求长今一定要揭发皇上被误诊的真相,只要长今能做到,就可以活下去,万一做不到,就会永远的消失,要想活着再度回宫,就只有这一条路。

当尚膳大人将长今带往多栽轩时,长今才惊奇的发现首医女和闵大人都在那里正等着她。长今这才明白是闵大人将她救下,同时将首医女也带到了这里协助她一起查明皇上的病因。

闵大人告诉长今皇上又昏倒了,内医院又说成是膳食出了问题,已将最高尚宫监禁调查。尚膳大人则叮嘱长今:“多栽轩不易被人注意,也很容易找到需要的药材,最方便的是邻近宫廷但是互不往来,所以在这里设置了病舍,你已经暂时脱离了危险,但是如果你做不到皇后娘娘所要求的事,你就必须按内侍法规处置,你一定要查出事实,而且要快。

首医女更是提醒长今万一没查出病因,不要说长今自己,到时连副提调闵大人都有性命危险。其实便是皇后娘娘本人也会遭受朝廷大臣的指责而地位难保。

长今正是在小宫女时为救闵大人耽误回宫时间被赶到多栽轩。人们以为长今再也不可能回到宫中,一辈子被遗弃在这里。她在那里奇迹般种植百本成功为国家立下大功,也正是在那里她认识了郑主簿大人。没想到成为医女的她,会再次回到这里。正如尚膳大人所言,这里既邻近宫廷又互不往来,以种植药材蔬菜为主,但无人过问。长今对这里实在太熟悉了,一切都为成全今天的长今早早埋下了伏笔。

长今实在太高兴了,能全身心的投入去查找皇上的病因对她来说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她仿佛根本无需考虑万一不行的后果,只是一个劲儿的对首医女说一定要揭发崔氏的罪行。在长今的内心,这是绝对必成的事情,她毫不怀疑,只是苦于之前没有机会。首医女却十分担心,只能想办法把自己认为跟皇上相似的病患集中到了这里的病舍。

长今思路非常清晰,她对首医女说:“好在我们手上有皇上病簿日志,知道过去内医院使用了哪些处方,据我所知当年呈给皇上食用的只有附子理中汤跟硫磺鸭子这两样而已,皇上当时有中寒现象,这两样到底是哪一样会引起高烧,必须首先确认才行。”首医女认同长今的做法将服用附子理中汤就会痊愈的患者带来病舍。

而宫中内医院则交待长今被调回济州岛去了,事情虽然突然,但无人敢多问长今突然离开宫廷的原因。闵大人为帮助长今,提议由郑主簿、申大人一同为皇上诊脉,以消除大家心中的疑虑——到底是误诊还是膳食出了问题。

出乎意料的是,郑、申两人诊脉的结果,与内医正并无不同,郑主簿开始怀疑长今的想法会不会有错。申大人则仔细看过皇上病簿日志,认为皇上似乎比一般人更容易生病,如果病簿日志记载的就这么多,想必有更多的小病痛没有记载在里面,因此决定询问负责大殿的医女。

但是,郑、申两人诊断的结果却让内医正暂时开脱了嫌疑,他松了一口气,正决定要缓和与崔氏的关系,不料阿烈非常奇怪,打算暗中陷害今英,在今英常用的家族秘方调料上放入有毒的斑褶菇,让众人误以为崔氏家族私自使用在皇上膳食上的秘方调味料是用有毒的菇类制做成的。

内侍府下令调查御膳厨房,同时查到了崔判述的府上,因为呈给皇上的食材来自崔判述的府上。闵大人趁机大大搜查一番,找到了众多可疑的不法交易的证据。

今英因为“毒菇调味料”被继续监禁。崔提调大喊有人陷害,怀疑是内医正所为,好好的松茸怎么变成了毒菇。但是这一次崔家变得非常被动。

长今不愧是申大人严格训练出来的学生,非常注意病人的每一点滴细小的症状,一天长今给病人施过针后,突然发现有些奇怪,有两名病患施针后皮肤会发红,而且长出了细小的脓包。长今注意到上次确定是风寒症已离开病舍的病患没有发生这种状况。有三位留下来未离开的病患施针后,其中两人发生这样的症状,长今问首医女这是怎么回事。

首医女认为这是很普通的事,有些人施针会出现发红现象。长今摇头,她拿来皇上病志对首医女说:“你看这里,皇上只不过被小小的枝叶刺到,但是伤处附近会发红,也会有发脓现象。”长今在病志上发现了两处这样的记录。长今不解:“普通的人,这么一小点儿伤,很快就可以痊愈的,这不是什么大病,也不是风寒症应有的症状,所以大家就漠视这种现象,会不会跟这个有关系呢?”

闵大人带来了今英毒菇调料的消息,长今认为不可能是崔家所为,必定另有其人,但是情形十分奇怪,长今无暇顾及他事,急于了解皇上平时皮肤的症状,于是请闵大人找信菲帮助她问大殿的医女。

信菲于是巧妙的问曾经负责过大殿的医女银菲,皇上施针部位过后会不会发红或发脓。银菲以为信菲勤学好问,就回答说皇上施针后皮肤常常这样。见信菲表情惊异,以为信菲少见多怪,告诉信菲有些人施针会这样的,这并不奇怪。信菲于是赶紧问这些会不会记载在皇上的病志里。银菲想了想摇了摇头,认为这些小病应该不会被记录下来,不过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信菲说道:“反正啊,皇上经常得皮肤病就是了。”这话把信菲吓了一跳,问不是疮症一种皮肤病吗?银菲十分肯定的说:“是常常会有大大小小的疹子出来,发红、发脓的小伤口,过几天就自动好起来。”

信菲所问得到的症状与长今在病患身上发现的症状十分吻合,于是长今大受启发,她开始调查了解那两名相似症状的病患,是不是从以前开始,皮肤就不是太好。一名病患回长今:“我不知道我皮肤好不好,不过手脚经常发红。”而另一名则说会起一些小小的疹子,也常常发红。

首医女肯定,这里的两个病患跟皇上症状一样,也经常引发口疮,皮肤有敏感症状,严重时会便秘,视力也会减退。长今很快与首医女一起研究对症的处方,不几天看到了好转的迹象,再继续使用,基本上这些病患都康复了。长今非常高兴,但只是有一点,她和首医女都不知道这种病的病名叫什么。首医女认为应该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病。不管怎样,长今知道自己已经有把握将皇上的病治好了,即便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病,也足以证明皇上的病不是风寒症。

正当长今研究出皇上的对症处方,可以揭开误诊真相的同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不仅发生了,而且将给长今一次非常严肃的考验,考验长今是否能真正的将个人的怨恨放下。法办恶势力是为了发泄内心的怨恨,还是为了制止这种罪恶,以发扬师父一贯坚守的为人风范﹔实现郑尚宫娘娘的心愿,以扶正世风为目的。长今的心性将被强烈触动。(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