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之柱”作者谈神韵香港演出受阻

高志活就神韵香港受阻事件接受采访,他身后是“国殇之柱”的部分复制品(摄影:辛刚/希望之声)

高志活就神韵香港受阻事件接受采访,他身后是“国殇之柱”的部分复制品(摄影:辛刚/希望之声)

2010/02/22

【大纪元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达丹麦报导)风靡全球的神韵艺术团2010年的全球巡演正在世界各地展开,并逐渐进入西方主流社会,日益受到全世界观众热烈推崇与赞美,成为各地广为传颂的佳话。但却在中共集权政府的压力下,遭受港府无理刁难,使神韵香港演出因此而不得不取消。大纪元记者为此专程走访了丹麦著名雕塑家,为悼念“六‧四”死难者而创作“国殇之柱”的高志活先生(Jens Galschiot)。

中共把独裁体制全面推向香港

居住在丹麦童话大师安徒生故乡,丹麦第三大城市奥登塞的高志活先生,几十年来一直十分关注中国的人权现状。他曾经用三年时间,创作了纪念“六‧四”死难者的“国殇之柱”。 正因为他强烈谴责中共独裁政权对人民的血腥镇压,他本人曾在2008年和2009年赴香港参加“六四”纪念活动时,两次被香港当局无理拒绝入境。


1997年6月4日,“国殇之柱”在香港耸立。(“国殇之柱”网页照片)


高志活先生从网络上了解到,香港政府故意刁难,拒发六名神韵艺术团主要技术人员签证,致使神韵在香港的演出不得不取消时,他感到非常遗憾。他说:“这就是中共的做法,他们把中国的体制全面推向香港。在他们(中共政权)接管香港时,他们许诺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也就是我们所能接受的,香港有信息自由,人民有言论自由,可以自由地做他们想要做的,有一切自由。可是,现在他们却一点一点地,一步一步地改变了所有事情。这就是我被他们拒绝入境香港的原因。因为我谈论“六‧四”天安门(屠杀学生)事件,他们不愿意让人们谈论这样的事。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拒绝了神韵艺术团的六名技术人员入境,是同样的原因。他们想把香港市民与批评者隔离开来。”

中共独裁者最害怕人民的批评

当记者问到为什么中共当权者会害怕像神韵艺术团和他这样和平的艺术家时,高志活说:“他们不是怕我们,而是害怕我们所作的批评。他们不是怕我的艺术,而是怕我的艺术作品中所展现的“六‧四”天安门事件。他们封锁著所有这些对他们的批评。如果艺术作品与批评中共没关系,他们就不会管,如果这些艺术表现的是有关“六‧四”天安门屠杀的、如果这些艺术表现的是法轮功的内容、或者艺术作品谈论的是香港或中国大陆的民主,他们是不会让你入境的。甚至如果现在有人表演一个有关谷歌的歌剧——现在谷歌提出要求网络的自由,如果你把这个内容做成歌剧,然后去到香港,中共政府就会向香港政府施压说,不能让这些人进入香港。因为他们知道,这些信息会散布到中国其它地方去。他们不愿意让他们的公民们知道这些(不同的声音)。”

艺术家采用特殊语言影响社会,责任更重大

高志活先生说:“我不了解为什么他们害怕艺术家,也许是因为艺术家的影响力很大,他们是用的另外一种语言。他们怕这样的信息在中国各地流传,而那里也有许多民众,不喜欢他们(的专制统治)。这就是他们的信息封锁政策。”

高志活先生谈到现在在经济利益与普世价值的权衡中,许多人选择了利益却忘却了人类最基本的社会道德,不敢为正义而站出来,对中共罪行视而不见,许多西方民主政府也对中共采取绥靖政策。当他了解到神韵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演出由于受到中共的压力威胁而至今遭受阻力,丹麦首都人民仍然不能在哥本哈根看到神韵演出时,他说:“我非常悲伤,我为我的政府而感到羞愧,为丹麦皇家歌剧院屈服于中共而羞愧。他们做的和在香港发生的事是一样的。” 他表示,作为一名艺术家,应该尽自己对社会的责任,坚持不懈地去为遭受迫害的人们发声。因为艺术家所采用的语言有着特殊的影响力,“也许这就是我作为艺术家所必须担负的责任。”

对神韵艺术家遥寄欢迎与赞颂

最后,高志活先生通过本报记者寄言神韵艺术家们:“我非常欢迎神韵艺术团来到丹麦演出!他们在做着了不起的事!”

神韵巡回艺术团将于4月2日和3日,在丹麦第二大城市奥胡斯音乐厅为丹麦民众呈献三场精湛演出。这是神韵艺术团第二次访问丹麦。

高志活简介

丹麦著名雕塑家高志活的铜雕作品“国殇之柱”于1997年6月4日,“六‧四”八周年之际,开始竖立在维多利亚公园。“国殇之柱”高约七米,柱上刻有多个身躯扭曲、面容痛苦的人,象征遭血腥镇压的死伤者;该柱现在永久矗立在香港大学黄克竞楼平台。高志活说,他为创作这个作品历时三年,就是要赶在香港回归前完成。高志活的一些作品被丹麦皇家收藏,在国际上也有颇高的知名度。

每逢中共认为的敏感日,包括“六‧四”、奥运以及中共领导人到访的日子,香港入境处都扮演了中共政治打手的角色,拒绝海外民主人士、法轮功学员等前来香港。“国殇之柱”创作人,雕塑家高志活已经二次被无理遣返,早在2008年4月30日,他被几名持枪特警押送上机,强迫飞往英国伦敦,已经成为国际丑闻,引起欧盟27个成员国驻港代表的愤怒。2009年5月30日,高志活与两名儿子及一名摄影师再次在抵达香港机场后,被香港当局拒绝入境。

(http://www.dajiyuan.com)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