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天人合一之路(后 记-3)

黄鹤昇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九七六年,毛泽东去世,消息传来,我与两位要好朋友夜晚在山上煮酒庆祝。开追悼会那天,多少人痛哭流涕,我与朋友暗中发笑。今天想来,真有些不可思议,我们怎么会觉醒得那么早?对毛泽东所作所为,早就恨之入骨。老毛不死,我们永无出头之日。

一九七七年,中国恢复高考制度,第一年,我考不上,第二年,也考不上。这时,我才发现,自己除有点文学知识外,数、理、化知识几乎等于零,根本对付不了高考的难题。当年考上的,多是老三届(文革前的中学生)。这两次高考的失败,不是自己沈沦,而是遭到周围同事的嘲笑。那些与我一样领着低微工资的老师同事,指着我嘲笑:“看你这个黄鹤怎么升吧?”

带着这个嘲笑,我通过一个朋友的关系,离开了乡村小学,来到了县城的师范学校补习,准备下一年的高考。因当时规定考外语专业就不用考数、理、化。我只能进文科的英语班补习。八个多月下来,我的英语,从字母开始,赶上了全班的前几名,地理、历史、政治三本复习题倒背如流。我当时很惊讶我的这个记忆力,在这短短的八个月时间,竟能将三本厚厚的书,以及几千个英语单词背下来了。

很可惜,将临高考报名时,征求朋友意见,朋友说,考中专,百分之百上去,考大学,很难说,你的英语口语比较差,即使笔试考过关,口语面试过不过关还是个问题?这一点,就把我吓退了。因为我不善言辞,口语确是个难关。当时为了逃离农村,考什么都好,只要能考上,结果报考中专。而进了考场才知道,考中专还要考数学,而没有考地理。

学了八个月的地理、英语就没有派上用场,而数学考零分,总分数刚好过录取线,有惊无险,总算离开了农村,到广州去读“广东省政法干部学校”。

二年的中专,除中共的法律课程,又读到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可以说,此时期我已弄懂了马克思主义这个哲学。中共用这个唯物辩证法,来制定其辩证的法律,彻底地征服了中国人民。也是这二年,我了解到中共庞大的统治机器——政法机关,在它的面前,我感到自己太渺小与无力了,人生,我能做什么呢?多年藏在心头的虚无思想又冒出来了:这个世界是多么使人厌倦,多么无聊与乏味呀。面对这个庞大的专政机关,作为一个小民是无能为力的。

毕业后分配回到县城的公安局,做所谓的“反间谍”工作。因县城长期以来就没有发现过国民党特务和间谍,我一年四季几乎无事可做。天天在大街上走来走去,成了十足的无犁头(无业游民)。这与当年文革高中时的失望、徬徨、绝望不同。

(待续)

(转载自黄花岗杂志社《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一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康德的“先验论”,虽说的是人的认识形式,但它与电脑的原理是一样的。没有验前的装置程式,电脑不可能发挥出它的功能来。
  • (shown)我们从《易》和《中庸》两书看到,天命(天道)不可说,前面我们已分析过,他要在极虚静、无思、无为的境况下才能有所悟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