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天人合一之路(后 记-4)

黄鹤昇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文革时期还有一种热血在燃烧,在愤怒。而这一时期什么都不是,没有理想、没有方向,也没有了热血,一切都是懒庸、 无力的和平。以前所爱好的文学,不思不写。

人生到此,可说是看破红尘了。

几年后,局里有人升官发财。而我还是一个一般干部。有人说,你的学历不够,若你有个大学毕业文凭,你起码升上个股长或局长当当。我当时听了这话似懂非懂,但我这个“硬颈仔”(客家话,意为“不服输的人”)一气之下,就出走这个落后的县城,命运又再次轮回,不久我就考上江南某学院上学去了。

在学院学习,第一年是学习文化基础课,学校设有一门形式逻辑学,仅二个月的课程,我认认真真地学,把这一门课程拿下来了。这为我的哲学兴趣打下了一个基础。

到了第二年,准备学习专业知识的时候,鬼使神差,我突然逃学不去了。从此脱离了中共体系,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这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我准备回校的路上,在广州见了香港的一位朋友(也就是建议我考中专的那位朋友,小学的同学,他在1979年去了香港)。他对我说,“出来与我做生意、办出版社吧,不要在那官场里混了,以你又直又耿的性格,能在官场里混出名堂来吗?”这一说,又说到我心里去。我深知我不是当官的料。我索性连国家干部都不要了,出来与他做生意,办出版社。

与香港朋友下海一年多,风光得多了。我们办出版社,出杂志,一副文人的气派。各路文人来聚,我们做到得心应手,好不快意。可惜,好景不长,一九八九年发生六四天安门事件,我对在中国的人生,已不抱什么希望,于是又一次出走,一九九零年初来到泰国,在曼谷做了几个月的中文报纸编辑,尔后于同年六月来到了德国。

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曾流行着对我们这一代人悲惨命运的顺口溜:“出生在饥饿年代(58年大饥荒,出生就营养不良),成长在动乱年代(文化大革命,没有书读),工作在调整年代(资历不够,不能升迁),结婚在计划年代(计划生育,只能生一胎),下岗在改革年代(正值壮年的四十几岁下岗)。”每一件倒楣的事,都必将降临到我们这一代人的头上。我们这一代,真正是被毁掉的一代。

中国有句俗语说“哀莫大于心死”,我这个客家人的“硬颈仔”(不服输的人)终于彻底认命了。几十年下来,你不是没有奋斗过,不是没有那个能力,但都一一流失,与你擦身而过:你想逃离农村,到大千世界去见识见识,命运给你了,但只给你一个中等学历;叫你大事做不成;命运叫你进官场走走,但既不给你官当,连个屁股的股长都不是。

我又想,假如我真的在国安部的学院完成了学业,学了他们那些高度机密的东西,我还能走得出来吗?一切好像命运在安排:我,做过农民,当过教师,干过员警,出任过出版社的主任,玩过杂志社的总编辑。

(待续)

(转载自黄花岗杂志社《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一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康德的“先验论”,虽说的是人的认识形式,但它与电脑的原理是一样的。没有验前的装置程式,电脑不可能发挥出它的功能来。
  • (shown)我们从《易》和《中庸》两书看到,天命(天道)不可说,前面我们已分析过,他要在极虚静、无思、无为的境况下才能有所悟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