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96):皇后被逼放弃长今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238
【字号】    
   标签: tags:

长今传达皇后释放崔氏一家的命令后,当着众医官医女的面向皇后汇报自己研究皇上病症的结果:皇上的病不是风寒症,皇上得风寒症之前,也长口疮,双腿皮肤也会发红,身上会引发硬硬发痛的肿疹,就算被一个小刺刺到手,也不容易好起来,伤口还会发脓拖延很久,甚至有时还需要施针治疗才会痊愈,这一切都是一种病症,风寒和身上的皮肤病都是同一种病。

但是皇后急于知道病因是什么,病名是什么,长今无法回答,内医正正好也为皇上的病查阅了大量的医书,在张仲景所写的一本鲜为人知的《金匮要略》上查到了一种风寒症的后遗症,症状与皇上十分相似,但他没有条件像长今那样详细研究并实践治疗过,今见长今提前一步查出病症,怕因此被怪罪自己误诊,于是急忙说出病名叫狐惑症,并解释并非一开始就知道,也是因为最近皇上频频发作,因此努力研究,终于查明了病症的真相,他告诉东汉张仲景的处方上记载服用甘草泻心汤就行了。长今一听马上反对,认为必须服用龙胆泻肝汤才可以。这是因为肝轻湿热所引发的病症,皇上的肝并无大恙。

内医正与长今意见正好相反,长今认为这不是单纯的后遗症。内医正失去理性压制长今说话并讽刺长今难道长今对风寒症及狐惑症的了解比汉朝张仲景更为透彻吗?为何要否定书上的处方。

郑主簿与申大人见状让内医正冷静,因为长今有治疗实践,而书上记载也太过简略,皇上病症不可仅凭书上的几行字就枉下断言。但内医正反过来攻击他们不相信自己与张仲景反而相信长今实在太可笑了。内医正此时完全没有了理性。

皇后无法断定内医正与长今到底谁的诊断正确,于是命三位医官再度一同给皇上诊脉。内医正诊过脉后想法依旧不变,皇后急于听郑主簿与申大人的诊脉结果。郑主簿认为更像长今所说的症状。但是申主簿没来的及将想法说出,右相已来到中宫殿威胁皇后。使长今失去治疗皇上的机会与资格。

右相率领众臣跪下威逼皇后:“皇后娘娘,这是绝对不容许发生的事,皇上的龙体关系着国家社稷,但是,现在竟然交给区区一个医女决定,请皇后娘娘再三考虑,再说宫廷里有内医院,娘娘大可以照着宫中规矩追查这件事,可是,不但这件事瞒着身为都提调的老臣,甚至蔑视内医院全体医官,因此,朝廷众臣认为皇后娘娘是否别有企图,一时之间众说纷纭。”

右相进一步施加压力:“老臣也在尽量说服朝廷众臣,但是有些儒生跟大臣已经准备有所行动了,也许因为娘娘一时失察,现在请让事情回归原位,这件事该由老臣和内医正来做,娘娘请您再三考虑。”

皇后内心明白,皇上一倒台,最为得势的就是掌握继位世子大人的右相一伙,他们当然不会在意皇上的身体,但是皇后无法面对众臣的威逼,迫于压力只好放弃长今,让内医正负责治疗皇上。

但是长今却深知皇上一旦错失良机,后果不堪设想,身为大夫她不能见死不救,于是冒着天大的胆子冲撞右相,告诉皇后不可以采用内医正的处方,右相令长今住口,长今拚死力劝皇后:“皇后娘娘,如果是其他事,小的绝对不敢如此放肆,但这是皇上的病,万一处方有错,就会影响皇上的安危,如果错失良机,就会导致肠穿孔引起严重的腹痛,将会痛苦难当,并且引发呼吸困难导致中风,甚至可能会,可能会……”长今急得话也说不全了。但右相已火冒三丈,不允许长今再说话。长今难过的眼泪直流,在宫廷,大夫真实直言皇族的病有多么危险本就十分忌讳,长今情急之下大胆直言,但最终还是没敢把最可怕的后果说出来,在那样的场合下长今几乎已是拼尽了全力,连性命都搭上了,也没法将皇上极有可能失明的后果说出来,一旦皇后下了决定长今只好无奈的接受这样的结果。

长今要取得治疗皇上的资格,将会是一波三折的十分艰难曲折的进程,右相虽拚命阻拦,但是治好皇上非长今莫属,内医正虽有右相维护,握权在手,但是他治疗的后果方显长今的实力,长今必将被一步一步推到皇上的身边,最终让所有人见证长今非凡的医术才能,让皇上从此铭记长今的救命之恩。因此长今虽在亲自治疗皇上的艰难进程中阻力重重,实际上却在给长今建立牢固的根基。如果长今处方顺利被采纳,不失治疗时机,皇上便不会出现长今预言的后果,那么长今绝不可能被推到亲自替皇上治病的位置。

正如长今所料,内医正的处方出现了严重后果,皇后非常气愤:长今说的话没有错,皇上因为腹痛连腰都伸不直了,现在呼吸也十分困难。她召集右相内医院医官责备众人:“长今所预见的事情一一发生了,众卿却以宫廷法规为借口阻止我,难道打算让皇上继续受苦吗?”

右相见内医正出了问题不敢再说话,只好同意长今接手。但是长今此时说出的治疗方法却让众医官大吃一惊,长今吩咐:“汤药请用龙胆泻肝汤;请在大敦、厥阴和光明以及承泣、攒竹跟晴明各穴施针。”

郑主簿马上跟长今确认:“承泣到攒竹甚至晴明吗?”长今说的都是头部、脸部最危险的穴位,申大人不得不发话:“那些是非常危险的穴位,不能随意在那儿施针,一般民间施针的部位,我们不会替皇上施针的。”

郑主簿以为长今不了解皇上的治疗所以才如此大胆,因此希望长今改变想法。

长今知道说出原因只能引发争论,谁也不会相信她的话,反倒拖延皇上的诊治,因此什么也不解释,只说不会改变想法。

闵大人会后问长今为何下这样的决定,担心万一出错长今就全完了,但是长今告诉闵大人已经没有时间了,皇上很可能马上眼睛出现问题。

左赞成找到闵大人告戒万一长今出错,他跟闵大人以及长今包括皇后娘娘都会出事,现在因为闵大人接受皇后密令,已有不少上疏弹劾他,指责此事因他而起。

内医正按长今所吩咐的施针,皇上腹痛渐渐缓和,呼吸正常,但是很快发现皇上眼睛失明,皇后错解为长今施针部位太危险导致的后果,于是急得大骂长今,后悔听信了长今,让自己也成为罪人。右相立即命人将长今与闵大人抓捕,要将闵大人打入大牢,而长今,右相让人拖出宫外斩首示众以泄心头之恨。(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