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万人上访维权联盟注册被拒 为领导安睡抓人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中共“两会”前夕,为阻止各地访民涌入京城,每年当局都采取极端维稳政策,非法抓捕、监控及关押访民已成访民挥不去的恶梦。江苏无锡当局为了领导在两会期间能安心入睡,半夜抓捕当地活跃访民;另在京的访民拟成立“上访维权联盟”团体,目前人数已达万人,但他们向中共民政部申请注册遭拒绝。

中国民政部拒绝万人上访维权联盟注册

长期在京上访的访民,为着不同的冤屈坚持维权。当局为了稳定,同时地方官为了保住乌纱帽,访民时常遭到驻京办或截访人员的殴打和关黑监狱,甚至非法劳教。

去年十月,各地访民自发组织成立了上访维权联盟,目前,联盟的会员人数已经达到近万人。为了让上访维权联盟成为合法团体,不久前,发起人之一袁文华向中共民政部递交了注册申请,但遭到当局拒绝。

辽宁抚顺访民袁文华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我也是上访的访民,我的情况跟大部分访民都一样,本身问题得不到解决,上访过程当中受到非法拘禁,致使访民与政府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激化,所以大伙自发成立了一个组织维权。”

各地访民对上访维权联盟都非常支持。袁文华表示,去年十月中旬成立以来,有登记的已到一万人,都是自己亲自签名的。“原准备3月1日之前,宣布这个组织成立,现在很多访民失去联系,按期召开很困难。我们准备在两会期间搞个请愿活动,现还在申请。”

袁文华已上访十年,主要因其外甥见义勇为被人用刀刺死,当地公安局、检察院及法院联合做假案,由其家属顶罪,真正杀人嫌犯至今逍遥法外。他上访,因得罪某些官员遭到打击报复,伤害他的亲属,报案不被受理。

袁文华说:“地方官员知法犯法,非法绑架我,拘禁我,抢我私人物品。”

他表示,很多访民因上访多年无果,政府又不作为,所以召集访民们继续与司法腐败抗争及维权。

无锡当局两会前夕半夜抓人 只为领导能安心入睡

中共“两会”将于下月初在北京召开,中共公安部将启动环京护城河工程,自3月1日至15日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山东等7省区市公安机关做好维稳工作,加强进京的安检工作。

江苏无锡当局为阻止访民在北京两会期间进京上访,当地公安上门抓捕多位无锡活跃访民。

26日晚上七点左右,当地派出所警察以送法制学习班的名义,没有出示任何手续,欲强行将无锡惠山区阳山镇的维权人士王英华抓走。由于在现场数百名群众声援下,才未失去自由,但被要求写下保证书。

王英华的女儿说:“昨天没有被带走,因为当时的群众很多,大概有数百人,大家都围在那边,激起了大家的愤怒。当时大概有二十多个警察加保安,我拉也拉不住(妈妈),十几个人横着把人拖到车上之后,大家很愤怒,僵持不下,最后还是放下来了。现在(母亲)身份证被收去,要写保证书以后再也不去了,要不然就不放她。”

她表示,只是为了两会前阻止去上访,几天前已经开始抓人了。有一个已经被抓了,抓到哪边也不知道。“他(警察)说是学习、学习,然后大家问你这个时候去学习干吗?有没有逮捕令或有什么证件,他什么都说不出来,就是要把人强行带走。”

另无锡市滨湖区的拆迁维权人士沈洪发,26日凌晨二点多,被无锡市滨湖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的警察将他从被窝里抓走。

25日晚上9点多,无锡市滨湖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张大队长带着6、7个警察冲入沈洪发的家中,他让警察出示传唤手续,但对方说是口头传唤,不需要手续。当问及传唤理由,张大队长答:“两会”期间为了领导安心。

沈洪发的妻子于女士说:“我今天早上打电话给督察,还打电话给蠡园派出所的所长,他说昨天已经转送给政府了。我说我老公犯了什么罪,他说是政府的事情,办法制学习班,但不知道在哪里。”

她表示,就是因为两会,他们一直在走司法程式,二个多月去了北京三趟,到最高院去了。然后现在不是要开两会了,“我问他为什么抓我老公,他说为了让领导能够放心,就是这个理由,其它任何理由都没有。”

她向记者描述了当地公安抓捕丈夫的经过。她说:“25日晚上9点多钟,大概有七、八个人,要求我老公配合他们到派出所去做笔录,我老公说你拿出合法的手续,我就跟你走,因为我没有犯法。他(警察)说这是领导要求的。我老公一直不肯走,他们一直呆到一点多钟,然后我们二个人就进房睡觉了。到2点20分,他们冲进我们房间,把我老公从被窝里拉出来,当时我老公只穿了一条三角裤,四个人就硬抬着把他抬走了。”

“当时,我用手机在录影,张大队长说你不能录影,他说妨碍公务,就抢我手机,后来在扭打过程中,我就把手机卡偷偷地藏起来。”

据悉,2003年开始,无锡市有300多人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强制拆迁。起因是无锡市和区一级的国土局、规划局、建设局和政府的有关领导,联合伪造文件、合同、印章,在当事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更改了土地使用权,随后进行暴力强制征收。

在得不到合理补偿的情况下,他们开始向无锡市中级法院提交“行政诉讼”,但都没立案。无奈之下,被迫多次上访维权,讨公道。

沈洪发被拆迁的房屋有230平方米,位于该处最好地段。他接受本报采访时曾说:“我们这里有法律,但是没有用的。他们对我们的行政诉讼一直不予立案。我们一直在维权,天天去中院,最多时候有300多人。”

因拆迁悲剧不断发生,在新拆迁条例出台前,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官员“终于”接见了无锡一百多位拆迁户,并要他们提供相关立案材料。

于女士表示,当时有一百多人送进去三十几公斤的材料,立案的行政诉状。但两会期间,很多拆迁户已被监视和看管。现在她家门口还有人在监视她。


http://www.youmaker.com/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2-27 2: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