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日记(53)

大陆读者

(图:志清)

【字号】    
   标签: tags: ,

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

———2008年10月15日———

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我又度过了一周,我越发感觉前景的暗淡。管教喊我名字的时候,还没轮到我洗脸,每次都是最后的一个。我机械地走出囚禁了一个月的监房,有人给我戴上手铐,命令我坐进铁椅子里。我的提审都有管教作陪,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磨,我的脑子什么也想不起来,什么也记不住了。

一个女人首先开口:“非暴力不合作的甘地,他跟那些刑事犯太不一样了!”我看了她一眼,整理了一下邋遢的衣着,可能是管教描述了我的狱中情况,她觉得我就是一个苦行僧式的人物。

她拿出稿纸预作记录,正式的审讯开始,她问:“你知不知道把这些东西写下来要触犯法律?”

我回答:“我的行为不牵扯法律。”

封锁言论自由是专制的一贯作风,建立网路的目的就是为了资讯的流通,网路是民主的天然同盟,网路论坛是一个各种意见交锋的平台,不必保证每个人意见的正确性。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因言论罪是钳民之口,共产党政府对人民钳制过分,只能激发起被压迫者的同仇敌忾。

其实早在春秋时期论坛已经发达了,但是中国人处于一个意识封闭的社会,绝对禁止了现实和虚拟的论坛。即便可以表达一点意见,身边也会出现一些鬼鬼祟祟的人,我从来不谈及这类敏感话题,因为没有人身安全的切实保障。

这个女人马上变得非常严肃,声音也变得强硬起来,她问:“在你处搜出了四本法轮功书籍,谈谈你对法轮功的认识?”

我答:“法轮功是一个纯粹的修炼团体,完全不涉及政治,我只是被法轮功纯正、高尚和无私的品质所感染,信仰自由是一项人类公认的基本人权。法轮功是一群真正带动社会进步的人。”

她直视我的眼睛,问:“你是不是也信法轮功?”

我答:“我一直没有练过法轮功。我有法轮功书籍不触犯任何法律条款,即使我修炼法轮功也不触犯法律条款。”

她说:“你受法轮功的影响很深,你应该去扭转他们的思想。”

我答:“所有维护自身权利的中国人都是天然的同盟者。”

她转换了一个话题:“你不缴纳养老保险费是实践你的非暴力不合作思想吗?”

我答:“我的所有思想都是非暴力的,对政府的抗议是合乎法治和理智的和平行为,共产党随进随出的资金管理模式满足了集团内部的私欲,对各种具有诈骗性质的收费和纳税,老百姓有权说不。”

我吃力地支撑起脑袋,好让青肿的脸暴露在她目光下,我抢著说了一段:“我每天遭到殴打,身上都长了疖,我得不到家人的救治,你能帮我吗?”

她脸色突变,用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我说:“你要是跟刑事犯谈民主,他们肯定把你揍死在里面。”

我继续抢话说:“我现在生命危险,能不能帮我向上反应?”

她漫不经心地翻弄了一下稿纸,给了一个专业的回绝:“你能拿出证据吗?!”

我肯定是没有证据的,这是一个基本常识。因为证据都在管教手里,我是一个在押犯人,没有取得任何证据的可能。

她很娴熟地岔开了话题:“看来你也没什么朋友,像我有这么多朋友,每天都在一起聚会,高兴了喝点酒,那还有时间写这个东西啊。”正说着话,她的朋友来了电话,她们尽情地聊著。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随着高跟鞋“笃笃笃”的离去,我还在嘟囔:“让王大夫先给我点外用药呗!”我似乎是跟所有人在哀求这件事。此时,我的自尊、我的自信都化为了乌有。我想这是多么渺茫的事情啊
  • 贾坤和“秃鹰”过来跟大傻谈话,说清楚是因为我的事情造成的号里咸菜短缺,大家在这件事情上都得出力,以牺牲少部分人的利益换取多数人的利益
  • 我听着这些宗教式的畸形的成功观无言以对,还有人给我讲过类似的课程,那个小子家住肇东,本人不学无术,整日吊儿郎当,凭借其父辈共产党官员的身份,每天都大肆盗取石油
  • 这里都是精明人,把自己的东西管得分毫不差,看着眼前这些东西,我也很发愁,这些东西怎么分呢,本来就是我的,怎么应该给他们呢,不给呢还得挨打,给呢一个也不能少。
  • 我说话一直故意压低了声量,怕被语音监控听到。但是还是被他们发现,不长时间之后,“610”就来了,他对贾坤说:“以后不让他乱说话,粥给稀稀的,饿不死就行。”
  • 因为脑子不好使,我经常挨揍,贾坤没事考我:“你说这个社会围绕谁转?”我摇摇头,“梁子”在旁边帮我回答:“员警。”
  • “金宝”的老婆是财政厅的公务员,他本人开公司给别人开假发票,十几年间积累的案值过亿,是其中一个公司出事连带翻了船。他仅仅被判了八年
  • 我失望地喊著:“救命!我不行了!”可是隔壁的员警根本没有挪动屁股,贾坤非常专业地告诉我,摄像头是照不到茅厕位置的,你喊管教也听不见。
  • “我不打针!”我重复著那句话,声调不自觉地哆嗦起来。女护士昂首挺胸地走回来,脸上的一条横肉还在晃动,针管像掷飞镖般扎到我臂上。我看着贾坤,从他少有的慌张中,我猜测他可能知晓针管里是什么药物。
  • 刁管教溜达过来,阴阳怪气地说:“两百元东西都给你了,这是特殊照顾你!”我连声说:“谢谢您照顾!”其实,我的心里实在气愤,我没有洗过脸、刷过牙、盖过被子,经过十二天才给我送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