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日记(55)

大陆读者

(图:志清)

【字号】    
   标签: tags: ,

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

———2008年10月16日———

新来的“小皮”帮我用线打胡子,他给我留了一个东条英机的小胡,我被气得青筋暴跳,这不是剃反革命阴阳头的时代了,但是从今天起开始布置我的政治任务,学习管教的法西斯独裁政治的教材。

本来我已经被折磨得手发抖,握笔也不稳定了。“教兽”发给我一根用报纸缠的油笔芯,让我趴在昏暗的角落里抄写考试卷子,那些可能是给整个看守所管教过关的试卷,有单选题(占30%)、多选题(占30%)、判断题(占20%)、问答题(占40%),每张都要严格按答案卷抄好,把每个管教的名字写好上交。

没时间看前半部分的内容,当抄到问答题时我有些含糊,怎么会出这种奇怪的问题,出题的老师脑子出毛病了吧。

原题如下:
在看守所的一个监室里,由管教甲负责的监室内发生了一起打架事件,犯罪嫌疑人乙被犯罪嫌疑人丙打伤,管教甲未发现这起事故,犯罪嫌疑人乙伤势过重送往医院,问:谁应该对打架事件负责?由谁来赔偿犯罪嫌疑人乙的医疗费用?

正确答案是:
医疗费用由犯罪嫌疑人丙赔偿,看守管教甲不负任何责任。

这道题明显在教育管教对犯人施以酷刑,且不必承担任何法律后果。对共产党私家法律掌握娴熟的管教犯下的是反人类的罪行,不能因他(她)是杀人的执行机构,就免去具体的罪责。

我挠著头在努力地想,贾坤看我停下了笔,对我吹胡子瞪眼睛呵斥。我就加快速度写,用了一整天时间终于把全部抄完,管教气势汹汹地过来收卷子,还骂我们写的太慢。中国老百姓要想活下去,只有忍气吞声地委屈自己,让这些恶人理直气壮地嚣张下去。

“秃鹰”说这号里就“反共”写字好,以后凡是文字的东西都让我写。话音未落,劳动号“小猫”给我送过来学习的材料,课程是(卷一是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的理论,卷二是胡锦涛《科学发展观》的理论)两本书,把每个笔记本上抄满两本书的内容,最后把每个管教的名字写到封皮上就行了。这应该是共产党给管教洗脑用的红宝书,教育他们臣服于极权独裁者的淫威。

天啊,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我挺直了腰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秃鹰”骂道:“除了会写字你还会干啥,这事还想偷懒,写!”

于是,在此的两周里,每个清晨和傍晚,或者午夜时分,我不洗脸、头发凌乱,自顾自地以各种姿势抄书,有时在光亮的窗台上,有时趴在被褥上,有时盘腿在铺上。

贾坤经常坐在我的侧面,耳朵里塞著MP3的耳机,一边听一边唱着都不在调上的歌,他手里举著的歌词也是我听着歌记下来的,我稍有停顿或者疏失,他的小棍子就会落到我的头上。

“610”也来看我的成绩,他腆著个大肚子,跟贾坤发牢骚:“这一老一少两个人我都见识过了,那个老太太你跟她说话,她就会说‘求求你、谢谢你’,一点真格的都不动,真他妈的不食人间烟火,你就是给办多大的事都不会有什么表示,要不是我这么罩着她儿子,还不早鸡巴死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她边说边收拾稿纸,我赶紧抢白:“我还有一件事没说,所有的审讯记录我都没看过?”女人连眼皮都没抬,她拿给我那张记录纸:“我这个给你签字!”我简单地看了一下,她记录得更简单
  • 我继续抢话说:“我现在生命危险,能不能帮我向上反应?”她漫不经心地翻弄了一下稿纸,给了一个专业的回绝:“你能拿出证据吗?!”
  • 随着高跟鞋“笃笃笃”的离去,我还在嘟囔:“让王大夫先给我点外用药呗!”我似乎是跟所有人在哀求这件事。此时,我的自尊、我的自信都化为了乌有。我想这是多么渺茫的事情啊
  • 贾坤和“秃鹰”过来跟大傻谈话,说清楚是因为我的事情造成的号里咸菜短缺,大家在这件事情上都得出力,以牺牲少部分人的利益换取多数人的利益
  • 我听着这些宗教式的畸形的成功观无言以对,还有人给我讲过类似的课程,那个小子家住肇东,本人不学无术,整日吊儿郎当,凭借其父辈共产党官员的身份,每天都大肆盗取石油
  • 这里都是精明人,把自己的东西管得分毫不差,看着眼前这些东西,我也很发愁,这些东西怎么分呢,本来就是我的,怎么应该给他们呢,不给呢还得挨打,给呢一个也不能少。
  • 我说话一直故意压低了声量,怕被语音监控听到。但是还是被他们发现,不长时间之后,“610”就来了,他对贾坤说:“以后不让他乱说话,粥给稀稀的,饿不死就行。”
  • 因为脑子不好使,我经常挨揍,贾坤没事考我:“你说这个社会围绕谁转?”我摇摇头,“梁子”在旁边帮我回答:“员警。”
  • “金宝”的老婆是财政厅的公务员,他本人开公司给别人开假发票,十几年间积累的案值过亿,是其中一个公司出事连带翻了船。他仅仅被判了八年
  • 我失望地喊著:“救命!我不行了!”可是隔壁的员警根本没有挪动屁股,贾坤非常专业地告诉我,摄像头是照不到茅厕位置的,你喊管教也听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