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日记(56)

大陆读者

(图:志清)

【字号】    
   标签: tags: ,

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

———2008年10月16日———

书里的内容实在非常的无聊,加上反复一遍一遍地磨豆腐,加上我不是一个爱学习的人,我常常对天长舒一口气,“大傻”看见了还过来嘲笑我:“你好好学这些知识吧,中国这么好就靠这些,够你学一辈子的了!”我说:“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代表和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都不是有用的知识,表面看起来他们的思想风马牛不相及,其实他们遵循的都是共产党的原则,他们走的都是独裁暴政的路子,那是一脉相承过去时代的原教旨主义。”

我的话又惹恼了“大傻”他指着我骂道:“你这个熊鼻样,共产党就应该把你整死!”“老公”及手下也都过来帮腔,指着我鼻子问:“你说这书里有什么问题?”

我也一时来气,抢白道:“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邓小平的六四、江泽民的镇压法轮功、胡锦涛的镇压西藏,这些都是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共产党是把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他们骗不了我,可是能够骗得了你,因为我已经知道了它的虚伪、狡诈、堕落、疯狂、肮脏、卑鄙、荒淫和无耻。”

大家围着我展开语言攻击,“梁子”问我:“没有共产党哪来的新中国啊,不是改革开放哪来的好生活啊?”

我告诉他:“你说反了,没有共产党,我们才有好的生活。不经人民选举的政权是不合法的政府,中国人民养活着最庞大的官僚集团,共产党附着在每一个人身上吸血,这个吸取社会财富的附体指挥着人去干坏事,干了一辈子坏事还觉得不够,干的坏事越多越能得到共产党的认可。”

“秃鹰”说:“毛泽东是几千年的一个英明领袖,过去的皇帝谁影响龙椅的稳定就得全部杀掉,你懂什么叫打江山易保江山难,一到了太平盛世谁都想当皇帝,一有风吹草动就得敢于杀一批人。”

我说:“有一个《圣经启示录》你看过没有,里面有一个擅于制造事件和欺骗人们的兽,所有打上兽记的人都将在最后的审判中处于万劫不复的境地,永远在地狱中沉沦。共产党夺取政权是靠着用土地诱惑农民,用自由诱惑知识分子,用保家卫国诱惑军人,这样恶劣的行骗手段有什么好炫耀的,共产党的出现就是一个不讲秩序、不讲理性的结果,历史无论如何粉饰,到头来都将被剥蚀得干干净净。”

“秃鹰”说:“台湾才多少人啊,那还不好管理,国民党跟共产党一样独裁腐败,换了谁都一个样。”

我说:“中国过去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国民党在台湾迟迟没有走完军政、训政和宪政的完整道路,就是因为共产革命造成的国家领土分裂,造成对民族民主自由部分的生态恶化。”

“梁子”说:“能骗也是本事,人家太子党都是会阴谋、有脑子的人,你连人家一个脚趾甲都不如。”

我说:“政治的事业都得讲道德,古人讲:政者,正也。被共产党认可的先决条件是善恶颠倒,一个人的邪恶必须与这个体制产生共振,这种人无所事事对社会的伤害反而小些,而一旦大有作为则会对社会遗患无穷。”

“梁子”说:“如今的生活总比解放前好吧?”

我说:“古人讲:道不昌,富且贵焉,耻也。现在比解放前贫富相差还要悬殊,生活相对降低就是离以人为本越落越远,这才是与时俱进的科学比较。中国百分之九十多的钱在4%的红色贵族手里,其他的有钱人也都是欺压百姓、鱼肉乡里的暴发户。”

“梁子”说:“我们的日子过得比以前幸福了?”

我说:“幸福是人的内心对真实存在意义的感知,只有通过辛勤付出才会产生健全人格的幸福感,等到我们有了一个自由、正义、诚信、廉洁的社会,才有可能构建中国人的幸福生活。我工作过的保险、奶品、饲料、印刷、票务、直销、医疗器械、网路推广、图书销售、汽车装饰等行业遵循的都是共产党违法悖道的机制,更何况官员、公务员、教师、医生等以掠夺为基本机制的行业,巧取豪夺的和遭遇不公的都不会有踏实感,没有一个社会公正的环境,没有一个和谐温馨的环境,没有一个社会福利的环境,何以谈及中国人的幸福感!”

在这里说话,几乎不需要虚伪的掩饰,他的言不由衷出于早已深入骨髓的诡秘,体制给人的心理造成的隐患何其大焉。梁子实在跟我没有共同的语言,找别人穷侃去了。我也因为说话太多,脑子开始发晕。

我从社会主义经济改造,写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又写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到社会主义科学发展观,手腕子写僵了,眼睛写花了,一大摞笔记本子在逐渐减少。“胖坨坨”说考考我的学习效果,只给我看了他的起诉书的第一页,让我给说案子是怎么回事,其实,他们的司法实践知识并不比任何一位律师和法官少。

我推翻了他为自己辩护的所有说法,我说你的问题是每个证据没有切实的依据,证据之间也缺少确切的关联,就是根本没有形成一个法定的证据链,他又开始默默道道地问:“在法官不听我的辩护,你看我怎么说行?”他瘦得只剩下一副如同标本的骨架,嘴里几颗黑牙荡浪著,完全像一个老毒贩。

我对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新来的“小皮”帮我用线打胡子,他给我留了一个东条英机的小胡,我被气得青筋暴跳,这不是剃反革命阴阳头的时代了,但是从今天起开始布置我的政治任务
  • 她边说边收拾稿纸,我赶紧抢白:“我还有一件事没说,所有的审讯记录我都没看过?”女人连眼皮都没抬,她拿给我那张记录纸:“我这个给你签字!”我简单地看了一下,她记录得更简单
  • 我继续抢话说:“我现在生命危险,能不能帮我向上反应?”她漫不经心地翻弄了一下稿纸,给了一个专业的回绝:“你能拿出证据吗?!”
  • 随着高跟鞋“笃笃笃”的离去,我还在嘟囔:“让王大夫先给我点外用药呗!”我似乎是跟所有人在哀求这件事。此时,我的自尊、我的自信都化为了乌有。我想这是多么渺茫的事情啊
  • 贾坤和“秃鹰”过来跟大傻谈话,说清楚是因为我的事情造成的号里咸菜短缺,大家在这件事情上都得出力,以牺牲少部分人的利益换取多数人的利益
  • 我听着这些宗教式的畸形的成功观无言以对,还有人给我讲过类似的课程,那个小子家住肇东,本人不学无术,整日吊儿郎当,凭借其父辈共产党官员的身份,每天都大肆盗取石油
  • 这里都是精明人,把自己的东西管得分毫不差,看着眼前这些东西,我也很发愁,这些东西怎么分呢,本来就是我的,怎么应该给他们呢,不给呢还得挨打,给呢一个也不能少。
  • 我说话一直故意压低了声量,怕被语音监控听到。但是还是被他们发现,不长时间之后,“610”就来了,他对贾坤说:“以后不让他乱说话,粥给稀稀的,饿不死就行。”
  • 因为脑子不好使,我经常挨揍,贾坤没事考我:“你说这个社会围绕谁转?”我摇摇头,“梁子”在旁边帮我回答:“员警。”
  • “金宝”的老婆是财政厅的公务员,他本人开公司给别人开假发票,十几年间积累的案值过亿,是其中一个公司出事连带翻了船。他仅仅被判了八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