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人物

清初发明家:黄履庄

清代初年,扬州出了一位非常有才华的青年发明家,黄履庄。他是清代顺治、康熙年间人。据他的姑表兄弟张潮记载,黄履庄从小聪明能干,书读一遍即能背诵,喜欢“独坐静思”。黄履庄七、八岁读私塾时,他曾雕凿了一个内含机巧的小木人,这个小木人放在桌子上,只要将桌子一边抬高,它就能沿着斜面一步步走下来。

十岁时,黄履庄来到了扬州,寄住在他的姑表兄弟张潮家里。黄履庄在扬州接触到了当时西方的一些几何、算数、机械方面的基础知识,受到了启发,从而更加喜欢制作各种器物。他制作出来了很多奇巧的东西,令人叹为观止。

例如,黄履庄曾制做“双轮小车一辆,长三尺余,可坐一人,不须推挽,能自行。行时,以手挽轴旁曲拐,则复行如初,随住随挽日足行八十里。”从记载中看,他制造的双轮小车,前后各有一个轮子,骑车人手摇轴旁曲拐,车就能前进,这样一日能行四十公里,这是史料中最早记载的自行车。黄履庄还曾经做“木狗,置门侧,卷卧如常,惟人入户,触机则立吠不止,吠之声与真无二”,做“木鸟,置竹笼中,能自跳舞飞鸣,鸣如画眉,凄越可听”。

黄履庄还制作过一个“验燥湿器”,它的特点是:“内有一针,能左右旋,燥则左旋,湿则右旋,毫发不爽,并可预证阴晴。”从这个记载来看,这个“验燥湿器”与今天的湿度计非常类似。

黄履庄的另一个发明是“验冷热器”,据记载,“此器能诊试虚实,分别气候,证诸药之性情,其用甚广,另有专书。”只是验冷热器的“专书”和实物都已失传,有人判断这个验冷热器应该就是气体温度计之类的装置。不过现在的任何温度计都无法“证诸药之性情”,可见这个验冷热器可能还不是一般的温度计这么简单,可能是一件超出现代西方科学理念的仪器。

此外黄履庄的发明还有“瑞光镜”,这种瑞光镜可以起到探照灯的作用。其“制法大小不等,大者五六尺,夜以灯照之,光射数里,其用甚巨。冬月人坐光中,遍体升温,如在太阳之下。”当时只能是蜡烛、火把之类的光源,凹面镜的口径大,它所能容纳的光源也就大,这就使人光源强度提高,这样经过反射形成平行光以后,照在人身上就有“遍体生温”的感觉,亮度也大大增加了。

黄履庄也制作过“临画镜”和“缩亮镜”等光学仪器,曾有学者对之描述道:“千里镜于方匣布镜器,就日中照之,能摄数里之外之景,平列其上,历历如画”,从中看这个仪器应该能起到投影的作用。

为了发明这些机械,黄履庄特地制造了性能很好的弹簧,这些弹簧的性能虽好,但起初制造速度并不很快,为此黄履庄又造了一台专门生产弹簧的设备,能够批量制造弹簧,扬州附近的工匠闻讯纷纷前来索要,黄履庄十分慷慨,将弹簧免费赠送给他们。

有人说黄履庄是清初的一位爱迪生式的发明家,然而爱迪生的发明是依靠当时的西方科学理论、成果,按照西方科学的实证思想,在助手的帮助下反复试验而产生的;可黄履庄的发明智慧几乎是完全自发的,其智慧似乎并不完全来自人力。据其姑表兄弟张潮记载:有怪其奇者,疑必有异书,或有异传。而予与处者最久,且狎,绝不见其书。叩其从来,亦竟无师傅,但曰:“予何足奇?天地人物,皆奇器也。动者如天,静者如地,灵明者如人,赜者如万物,何莫非奇?然皆不能自奇,必有一至奇而不自奇者以为源,而且为之主宰,如画之有师,土木之有匠氏也,夫是之为至奇。”予惊其言之大,而因是亦具知黄子之奇,固自有其独悟,非一物一事求而学之者所可及也。昔人云,天非自动,必有所以动者;地非自静,必有所以静者。”

从这段记载中,我们可知黄履庄不认为自己的发明有什么奇异,他认为万事万物都靠着冥冥之中的主宰才存在着,这才是真正神奇的,如“画之有师,土木之有匠氏也,夫是之为至奇”;天地之间包括人在内的一切都是被创造出来的,“天地人物,皆奇器也”。而他正是自己悟到了这种神奇的存在,才拥有了发明的智慧,这种智慧并不是从人间学来的,正如张潮所说“黄子之奇,固自有其独悟,非一物一事求而学之者所可及也”。

我想黄履庄能做出这么多发明,按他自己说的,最根本的原因来自冥冥之中的主宰。也许他指的是神对他的点悟;也许黄履庄本人就是因为喜爱“独坐静思”,而渐渐的能和另外空间中的生命有一定的沟通能力,甚至是直接看到了在另外空间里本就存在的东西,再通过人中的努力把其在人间复制出来。这也告诉人们,在西方科学之外还有别的发展方法。

黄履庄的发明及著作在历史上散失了,有人找原因分析说中国文化不好。我不认为如此,中国文化传承五千年,为什么古代都一直能站在世界领先的位置上,这不正说明中国文化拥有强大的优势与生命力吗?我认为中国古老文化是神传的伟大文化,一直都是承认神佛,强调道德,强调静思静心的,在这种状态下,人容易得到神的帮助、指点,从而造出很多好的东西。中国文化的衰弱、失传也是因为人的道德达不到过去那么高所致。

现在很多人都在讲复兴中国文化,我想要复兴中国文化,首先要做的就是摆脱“无神论”的思想束缚,真正的重视道德,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退出鼓吹无神论,败坏人类道德的共产邪党的一切组织。

(资料来源:《虞初新志》、《旷园杂志》、《清朝野史大观》)

转载正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