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神像祸及三代人

大陆法轮功学员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切都报,客观地想一想自己吧:自己还有多少敬神敬佛的心呢?(摄影:明国 / 大纪元)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这个故事发生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下半叶山东省某地的一个村庄。时间虽然过去近半个世纪了,然而这个故事并没有结束,它至今还在延续著。

四十多年前,中国大陆有过一场砸庙毁神像的疯狂运动。它疯到这个村庄的时候,有一户人家受无神论的蛊惑并被发财梦迷了心窍(据说神像内有金银元宝),全家大小一齐出动,用大绳把村里庙中的神像一个个全部拉倒并砸碎,想找到金银元宝;没找到元宝,就把庙里有用的东西敛了敛搬到了自己家中。不到一天时间,一座庙就在这家人的手中毁了。他们的悲剧也就从此开始了。

不久,先是一场无名大火把这家的房屋财产烧了个精光,女主人也被烧得满脸伤疤纵横、双手扭曲变形。紧接着,这家的小儿子一病夭折;聪明精干的大儿子变成了疯子,一年到头光着身子疯疯颠颠到处跑,几年后在疯中死去;男主人被这场变故彻底击垮,在悔恨与抑郁交加中煎熬了几年后也死去;二儿子变得傻里傻气,只能干一些简单的粗活;后出生的女儿虽比二儿子稍稍强一点,但也不是一个神智健全的人。双手被烧残的女主人成了这家人的主心骨和主要劳动力,半年糠菜半年粮仍维持不了全家的生活,每年的春冬两季都得要饭维持生计,这家成了全村最败落的家庭。好不容易熬到八十年代,女儿长大了,家里的生活较从前也略有改善,女主人又用“换亲”的方式用女儿换了一个儿媳妇回家,这回女主人能舒心地喘口气了吧?不行,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八十年代末这家人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个隔辈人,可谁想到孙子又是整天颠三倒四的神智不健全──至今事情已延续到了第三代。

无疑,这是一个家庭悲剧,我们写这个故事时心情是很沉重的。我们没有想去揭他人的伤疤,或想去伤害谁,“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只是想借用这个故事来警醒世人:

一方面,它是中国大陆无神论及其运动的牺牲品。这个家庭的不幸遭遇是很可悲的,而它不过是当代中国大陆无神论及其运动制造的无数牺牲品的其中一例罢了;更不幸的是今天中国大陆的这类悲剧愈演愈烈,人们好像并没有从他人的悲剧中得到鉴戒,历史的教训甚至被不少人以“偶然”、“巧合”或者“封建迷信”、“牵强附会”当作笑柄。

古时,中国人敬佛供佛都犹恐不及,更不要说敢对神佛如何不敬了;而今天中国大陆的一些人无所顾忌,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他们敢肆无忌惮地谤神、谤佛,敢肆无忌惮地毁佛像、毁佛经,敢随心所欲地迫害佛法和佛法修炼者,尽管善良慈悲的佛法修炼者们为他们的悲惨未来而忧心,告诉他们这是在做坏事、在害自己,也没人相信了。无神论的蛊惑已经严重变异和破坏了中国人传统的道德观念,使相当一部分人的思想变得非常狭隘愚昧和僵化麻木。“前车覆,后车诫”,我们每个人都应当冷静地想一想自己了:自己是不是也是这类牺牲品呢?现在是不是还在充当着这种牺牲品呢?

同时,它也是当事人行为必然的因果报应。悲剧已经祸及这个家庭整整三代人了,至今它还在延续著。每当乡亲们谈论起这件事情,人们在可怜这个家庭的同时,都会摇头并深深地叹息──乡亲们都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悲剧是这家人自己所作所为必然的因果报应;乡亲们能够怜悯帮助他们,却解决不了他们根本的问题。是的,如果他们当初不是财迷心窍,也不会做出对神佛如此大不敬的事情来;如果他们没有去毁神像,也不会有如此可怕的报应。

--摘编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后来他们家接二连三地发生了许多灾难。附近村民都知道这场灾祸不是偶然的,是他们拆庙招来的恶报。
  • (shown)信仰是防止一个人做坏人的第一道防线。可在中国,这条防线让外来邪灵给摧毁了。这正是整个中国道德沦丧的根源。
  • (shown)我是快60岁的过来人了,在我身边的长辈、亲朋好友中,重德憨厚的人,他们的子女都非常优秀;而狡诈阴险的人,子女多犯罪或多病,他们都没有善终,所以我确信因果报应,我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
  • (shown)当他把布袋摘下时,邹先生惊呆了,原来这不是一个平常的手指头,也不是长疙瘩的病指头,而是一个小猪蹄!账房先生很认真地讲起了他以前的事......
  • (shown)至此,周西水才悟出宝蕊在“元夕灯前寻贾子,秋风台下拜邹生”这句诗中早已有预言。后来,他记述了宝蕊传授的知识,撰写出《三才儒要》三十卷。
  • (shown)我公公接受了共产党无神论的灌输,不但不相信有神,还骂了几句。结果在伐树的时候被压伤,肋骨扎进肺里......
  • (shown)突然一个大雷闪电般地像一个火球一样掉到了她们单位的一位女职工家的小房上著了火。(这是老天爷的警示,人还不悟。)第二天这女职工开始破口大骂,以为有人给她家放了火。结果,这位女职工又满脸满嘴起了许多大泡。
  • (shown)现在我明白了,当那个村民残忍地害别人的时候,也埋下了害自己、害家人的祸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