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19)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跃进还有一个特色:统一规划。什么房屋规划、田地规划、塘坝规划、厕所规划等等。这可不比放小麦卫星,做做假象。等参观人一走,又恢复它的真面目。规划却要真材实料,真干实干,所以什么也没有规划成,但上报却不能说没规划,因为这在他们的说法中,是小事,不用参观学习。吹牛、假话不给戴帽子,讲实话却有帽子戴,这顶帽子取名曰:“右倾分子。”你要是戴上这顶帽子,将压得你一生直不起腰。

但有一件事,确是实实在在地规划成果,这是共产党大跃进期间干的大实事。可是偏偏这件大实事,却不大量宣传,又不载入史册。所以你要想摸透共产党的心态,真是难上加难。哪件规划令你如此称赞?这就是祖坟规划。这样一件大实事,没有称赞,不是埋没共产党的成绩了吗?

一九五八年冬,你如果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会见不到一座坟墓,可是当你走到一处鬼不下蛋的地方,又会使你大吃一惊:这里怎么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非也。你不要以为那一色新土是刚死的人,那却是人们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把全大队尸骨倒到这里的结果。坟墓排列整齐,大小一致,令你赞叹不已。大跃进搞得活人不得安宁,死人也得翻身。这可是共产党的又一特色。由于共产党没有大量宣传,深入人心,四年后又刮起了坟墓翻案风,各农户又把各自的老祖宗尸骨纷纷翻回原处。这一翻尸倒骨运动,可是古今中外所没有的“伟大”创举。

冯影勤听说坟墓规划,就是说要翻尸倒骨。他皱起眉头,思索起来:他们如果在空坟里,翻不到尸骨,将会怎么处置?不但要追查士民春岚下落,我这把老骨头也脱不了干系,一年前所做的一切,将前功尽弃,还要株连一大批人受害。两个活人在几十双眼皮之下,两口空棺材在几千双眼皮之下,都被瞒过去,难道现在埋在土里的空棺材都没办法瞒过去?这有何难,那两口棺材是用最低价格买来的腐朽木材做成的,经过一年多的泥土侵蚀,已腐烂的差不多了。于是他叫二孙子士青,在挖坟的头天夜里,先把士民的假坟挖开,再打碎棺材。他自己找来几块破烂布,缝了两个口袋,趁社员未来之前,来到假坟,扒起土来,捡了一些烂棺材片,放进口袋。社员们以为冯老头在捡孙儿孙媳的尸骨,十分感动,都认为他这么大年纪了,还在想着孙子。冯影勤看口袋装的差不多了,扎紧袋口,拿出笔墨,认认真真地分别在口袋上写上孙儿孙媳的名子。他背两袋“尸骨”来到坟墓规划地,按指定位置埋了,这才放下心来。
规划只是大跃进中的一个小插曲,真正的大跃进嘛,就是“大干快上多贡献”了。到处是大兵团作战,人山人海,红旗招展,歌声嘹亮。几百人拿着锹和锄头,如打疯狗一般,向前涌去。一天时间,他们就宣布锄完上千亩的田里野草。其实哪里还能除掉野草,仅被踩了一下。尽管如此,人毕竟是有血有肉的,不是机器,机器也得有停下时。人们晚上累不动了,就躺在草埂上睡大觉。共产党是知道民情的,知道怎么对付老百姓,于是组织检查团,看到哪里光有红旗、灯光,没有人影晃动,检查团就奔到哪里,见到用脚都踢不醒的社员,抓起来就批斗。社员们吸取了教训,特别是夜里,大家睡觉时,必派人站岗放哨,老远见到检查来,以大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总路线万岁”!“大跃进万岁”!“人民公社”!见到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检查团高兴了,大大表扬了他们一番,社员高兴了,不挨斗了,还能睡上一阵安稳觉。可是庄稼不高兴了,它们被野草缠住了,庄稼下去了,野草上来了。
连野草都未除掉,他们在“跃”什么“进”呢?你还真认为他们在干实事?他们连喊口号的精力都不够了,哪还管他野草不野草。

社员们白天黑夜在田野里跃进,家里的老人孩子怎么办?你尽管放心,共产党有的是办法:把小孩关到某家大屋里,由老人看管,饿了有食堂,渴了喝口生水,不就得了,且美其名曰:养老院,托儿所。

这样跃进下去,夫妻晚上均不能回家,苦就苦了那些丈夫老婆在红旗队的一班人,凡在红旗队的人,都是大队挑选的一批少男俊女,他们能歌善舞,专做宣传鼓动工作,是共产党的宣传工具。你甭以为他们搞宣传不劳累,其实不然,他们可没有睡觉机会,上半夜还可将就,下半夜就昏昏欲睡了。他们也被检查团臭骂过:“你们是红旗队,要树立红旗形象,你们都睡得像死猪一样,还像什么红旗队!”

红旗队也接受了经验教训,他们宣传演出没有固定地点,需要睡觉时,就躲到检查团不到的地方,放倒了红旗,熄灭了灯火。他们多是没有结婚的青年,正是风华正茂之时,纷纷干起风流事来。(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经过参观学习,取得了经验,有人放起了更大的卫星——亩产小麦十五万斤。这才叫“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他们竟能把一万斤的小麦,变成十五座粮囤,让人来参观。
  • 右派分子还不如地主、富农、反革命被一枪打死利索。他们活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连猪狗都不如了。看来共产党不喜欢富人,也不喜欢文人,按说它是喜欢穷人的
  • 二孙儿士青匆匆走了进来,冯影勤眼睛一亮,走到后院,士青随爷爷身后,爷孙俩耳语一阵,士青走出大门,绕到屋后去了。冯影勤开了自己卧室门锁,对士民夫妇耳语了几句
  • 冯士青确认抱住自己的是亲伯父了,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士民哥哥和嫂嫂都死了。”说着从袋里掏出书信。冯照阳大惊,连忙接过书信来看,看完书信,又惊又喜,掏出火柴,把书信烧了。
  • 冯影勤无心听他的奇谈怪论。仰望着士民孙儿的一举一动,只见孙儿的目光如闪电一般,向人群中扫射。他的目光终于和自己的目光连在一条线上,停止了转动。当听到迟到了的欧阳春岚的喊声时
  • 冯士民本指望过了木桥,钻进小东山的丛林,就可逃脱了。哪知后面四声枪响,四个公安人员向他围来,束手被擒。枪声惊醒了冯影勤。他来到前屋,见孙媳泪人一般,问了缘由,才知冯士民酒后吐真言的事。
  • “为了自己的利益就杀人,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毛泽东思想‘枪杆里面出政权’杀人,杀人。你用你的‘智慧里面出政权’,也是杀人。只要谁妨碍自己的一点利益,就杀人。
  • 爷爷要她歇息去陪客,她坚持不从。冯老头只得退出,进自己卧室去了。酒桌上就主任和会计两人,各怀鬼胎,喝着闷酒。士民好似突然想起什么说:“爷爷呢?翠云你来……”
  • 郑洪山家张灯结彩,迎接郑洪山第三任新娘欧阳春岚。晚上闹过新房,宾客散去,郑洪山忙关起房门,迫不及待脱去外套,伸手又要给欧阳春岚卸装。只见欧阳春岚后退几步,大喝一声:“不许动!”
  • 郑洪山要他想尽一切办法,为他把欧阳春岚搞到手,可是办法都想尽了,欧阳家都没有松口。见冯叫花又来要救济,就很烦躁。冯影勤趁机问道:“我看支书似有什么心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