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坐不是体操 敬神才是关键

方洪

结果发现参与第一组带有精神因素打坐的学生在焦虑程度上明显比其他两组学生低,而他们对冷水的耐受时间是其他人的两倍。(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

近年来打坐(Meditation)在西方社会越来越时兴。而相关研究也表明打坐对于放松身心确实有莫大的好处。最近研究人员们还发现,打坐对人的作用有其精神基础,而不仅仅只是一种坐在那里不动的特殊体操。

《新科学家》杂志报导了一个相关研究:参加研究的志愿者(学生)被分成三组,其中一组被要求在打坐时思想集中在“神是博爱”,“神是和平”这样的精神概念上;第二组学生思想集中在“我很幸福”,“我很高兴”这样的世俗概念上;第三组学生仅仅是普通的放松。

志愿者们被要求每天习练20分钟,持续两周。在每星期的开始和结束时,研究人员对他们进行情绪心理测试:以及疼痛的耐受力测试──受试者将手放在摄氏2度的冷水中,觉得太冷时便拿出来。

结果发现参与第一组带有精神因素打坐的学生在焦虑程度上明显比其他两组学生低,而他们对冷水的耐受时间是其他人的两倍。

主持这项研究的俄亥俄保凌格林州立大学的博士生沃其赫尔茨(Amy Wachholtz)认为,带有精神内涵的打坐比纯世俗的打坐放松对人的效果要明显的多。“精神打坐中可能有某种独特的内在因素,而这是纯世俗的打坐放松所做不到的。”她说。

另外研究还显示,打坐的效果同志愿者的宗教背景没有关系,而真正造成差别的是内心所关注的事情。

这项研究对于越来越多的打坐爱好者来说无疑是一个启示。许多人把打坐看作是单纯的体操,还有人相信正面积极的心理状态是关键(从根本上这是不信神的现代科学的理解方式)。然而诸如“我很幸福”,“我很高兴”这样的世俗正面心理状态却达不到那么明显的效果;而只有充满对神的感激敬仰的思想才能有更大的效果,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另外,这项研究在对志愿者分组时考虑了宗教背景的影响,可以说结果同每个人的宗教等背景无关。这就使得参试者对慈悲和谐的神的敬仰超越了狭隘的宗教限制,至少从结果看,真正起作用的并非宗教本身,而是在更大包容意义上的对神的敬仰。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亘古以来,人类从未放弃过对那些永恒问题的探寻:人从哪里来?怎样才能真正幸福地生活?尽管很多人早已绝望、不愿再为此劳心费神,却有一群曾在西方科学中寻求真理的人,他们最终在东方修炼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答案。生活在美国、来自中国北京的凯文便是其中的一位。以下是根据《明慧十方》节目第三集整理的故事。
  • 随着东西方文化的交流,愈来愈多的西方人开始学习东方古老的静坐冥想,藉以提升自己的灵性与健康…
  • 冬天因为昼短夜长阳光少,人比较容易陷入忧郁,不过有科学家研究,透过打坐冥想与禅修,能有效改善部分忧郁症的症状,英国心理健康基金会宣称,这种治疗能将患者忧郁症复发概率减半。
  • 当时女儿刚刚四岁多一点,她看到我很痛苦,就学着姥姥打坐的样子口里还不停默念着甚么。过了一会我就感觉浑身轻了很多,我就问她:“宝贝儿,你刚才念的什么呀,妈妈怎么突然感觉浑身舒服了很多!”她一本正经的说:“妈妈,我刚才请师父给你治病呢,如果你也像姥姥她们那样,就不会生病了。”
  • 秋夜凉如水

    流萤逐相随

    月下入空冥

    青丝风中吹

  • 蔚县原朱家湾乡姓刘的一位老“游击队员”讲:在蔚县、宣化、涿鹿的交界地有一东黄花山,山上有一座龙王庙,附近百姓每遇天旱或上山求雨或请下山行雨每每应验。人敬神佛,神佛也保佑著这一带百姓安居乐业。山上香火鼎盛,一年一度的庙会更是热闹非凡,附近所有善良的百姓都要上山敬香拜佛。东黄花山也因此而远近闻名。
  • 也许有人会认为中西方社会近年来的打坐冥想热是一种消遣或赶潮流,其实并非如此。据美国《时代》杂志介绍,现代社会人们热衷于打坐冥想并不是在追求一种时尚,而是因为它的效用。比如它对很多慢性病能起到预防和控制作用,包括心脏病、爱滋病、癌症、不育等,所以越来越多的医生开始推荐它。另外,它对于多种心理疾病也效果显著,比如忧郁症、多动症障碍(hyperactivity)、注意力短缺症(attention-deficit disorder,ADD)等等。
  • 我想成为一个敬神、敬天、敬大法“真、善、忍”的好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