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97):长今为皇上亲自诊脉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63
【字号】    
   标签: tags:

皇后见皇上失明,吓慌了手脚,一时失态不免拿长今破口大骂,见右相下令抓捕长今,皇后立刻赶过来,她难以理解,长今为什么敢如此大胆,不听众医官的劝阻,一定坚持要在如此危险的部位施针,难道长今是不想活了吗?难道长今不想替她的师父洗清冤屈了吗?无论如何皇后也想不通长今这么做的动机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是为了皇后遭难,于情于理实在说不过去,皇后要向长今讨个明白的说法。因此立刻制止右相,质问长今:“我这么相信你,你怎么可以惹出如此重大的祸端来呢?快说出理由吧,内医院当时说过施针会有危险,有意阻止,你却坚持要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长今回道:“因为小的担心皇上会失明,才这么做的,皇上视力模糊,不是因为施针部位危险,这种病本来就会有这样的症状。”

内医正却说长今是为了开脱罪行才这么说的。

闵大人在旁听着十分着急,他了解长今在多栽轩治好那两位与皇上病症相同病患的整个过程,因此替长今解释多栽轩那两名病患其中一人虽基本康复但已经失明了。

正是在这种没有选择也没有退路的情况下,长今提出了久存心中的愿望,他求皇后让她亲自给皇上诊脉。长今在不自觉的被推到了这一步,她本不敢奢求,也不敢提出这样的违背宫中规矩的请求,但是长今一心只为救人,她被命运安排踏出了这样的只有她才能走下去的路,尽管观念坚固如铁,长今却在纯正救人的路上不允许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妥协,只要能救下皇上,她什么人的观念的阻挡都不放在心上,自己的生命长今早已交付于天,她的勇气正来源于将患者生命看得比任何事情都来得重要的作为一个大夫最为基本的坚持。长今从来不曾忘记自己救人的天职,为了救人,大夫理应怎样做,就必须怎样做,千千万万种人定下的任何规定与观念都必须让路,这就是长今最为单纯也最为正确的判断。不管长今会因此激起多大的“风云”,长今无暇顾及男人的自尊心,救人要紧,这是人性中最大的善念,因此长今才能得到天地的护佑。

长今提出的大胆请求一个比一个不可思议,进入内书库已被认为无礼放肆,更何况要亲自替皇上诊脉。长今刚一出口,右相立即厉声斥责,区区一个医女怎么可以触碰皇上的龙体。皇后更是被吓了一跳,一下反应不过来。

长今坚持:“小的虽然只是一个医女,但也是个行医之人,为了要查出皇上的病症,小的看过皇上的病簿日志,也看过其他的病患,但是却从来没有替皇上诊过脉。”是啊,一个大夫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只要是行医之人,怎可不诊脉就替人诊治,她因为是个医女无权替皇上诊脉,又怎能真正去救皇上呢,长今的要求其实合情合理,如果不是长今当初敢于说出自己的疑虑精确的为皇后诊脉,皇后早就因误诊而失去性命,因此皇后听到长今恳切的解释,不由点头认同。

右相见状想到可以利用这次机会陷皇后与长今于不义,可以将皇后、皇上的势力一举扫除,于是决定由皇后自己处理此事。右相认定长今绝对没有本事将皇上的失明治好,皇上出事,他手中握有继位的世子,这样一来便可能轻易得到一切,完全将朝廷掌控于自己手中。

皇后因此重返中宫殿,彻夜不眠,让士兵看守长今与闵大人原地待命。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旦长今出现失误,她将失去一切,但是皇上失明必将让她失去依靠,她面对的未来情形几乎没有两样,左思右想只好再度来到长今面前,她十分痛苦无法下决断,问长今:“如果我相信你之前所说的话,我就必须将所有的一切寄托在你的身上,还要赌上皇后的位置,我相信你的心,而且我也相信你的话,不过你的心、你的话并不代表你的才能跟实力……万一你实力不够,我将遭受莫大的伤害,现在我还要相信你吗?我要这么做吗?”皇后在巨大的压力面前显得十分彷徨无奈。

闵大人早已实际上成为了长今救人路上的护卫,关键时刻闵大人思路清晰,他劝皇后立刻选择相信长今,皇上失明等于让皇后失去依靠的双腿,不会因为她不选择长今,她的这双腿就会好起来,但是如果接受长今请求,让长今诊脉皇上的病痊愈,那么皇后不仅让双腿失而复得,甚至还会得到一双翅膀—长今。

皇后迟疑,实现这一切必须依靠长今的确能让皇上重见光明的保证。

闵大人告诉皇后如果不相信长今的实力,那就再也没有任何希望,而且他相信长今能治好皇上。

皇后无计可施,也别无选择,右相掌控著整个内医院,她无法相信内医正,更连带无法相信内医正手下的内医院,长今多次立功解决棘手病症又心地纯正,皇后只好痛下决心,命长今替皇上亲自诊脉,将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了长今的身上。不过在长今结束诊疗之前,闵大人必须被关入义禁府大牢。

长今终于破除重重困难,被推上了医女做梦也不可能想像到的位置。

长今诊脉后表情十分紧张,内医正与右相以为长今诊脉后想法出现了变化,以为她失去信心,不知如何是好,心下暗自高兴,等待看长今的不幸结局。

长今不停的翻阅医书,顾不上睡觉,又不停的查看关系皇上平时养生的所有处所,御厨的所有食材一一检查,所有的皇上饮用的水也一一尝过,不管尚膳大人怎样催促她,其他医女怎样对她议论纷纷,她听而不闻,只顾马不停蹄的到处查阅,皇后更是紧张的坐立难安,两天过去,长今终于向皇后请求要去一个地方回来后再下处方。右相以为长今没了信心想要逃跑,反对长今的请求。皇后马上允许但让士兵跟随着长今。

长今查看皇上用水的水库,士兵告诉长今这水只有皇上才能使用,长今尝试水的味道,有些疑惑,又到附近温泉再次尝试,士兵告诉长今皇上常到这里洗澡治疗疮症,长今又问提供皇上肉类和牛奶的牧场,是不是也在附近,士兵领着长今去查看牧场的牛只。

长今回来后所下的处方十分简单:是防己和红参。皇后急得马上命人赶快准备汤药,不容长今说明理由,医官们听了都很意外,长今怎么换了一个与原先毫不相干的处方。由于皇后太急不容长今说理由,长今因此将再次受罪。

皇上服用一段时日红参煎果和汤药后,依然不见眼睛好转,皇后身心到了极限,她终于忍不住当众发作,哭着骂长今再也不能相信长今,长今解释皇上已有起色让皇后再耐心等待,但皇后已失去理性感到绝望,大哭自己因为长今成为罪人,不由分说命人将长今押入大牢。

但是三位医官诊治后发现皇上已大有起色,全身皮肤病已痊愈了,申大人与郑主簿强调这是因为长今的缘故。皇后放下心来,赶紧把长今从大牢再度召入大殿,让长今看看为何眼睛还不见好转。迫于皇后的焦虑,长今只好放下所有顾虑,当着众医官的面亲自给皇上施针并给皇上全身推拿,皇上终于看到了亮光,不久看清了人脸。(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