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12)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校长很低沉地说:“今年有些农民为维持生活,进城去打工,扔下老幼妇女,实逼无奈,让大点的孩子退学当帮手,又能省下点念书的钱。”

“有多少孩子辍学了?” 唐舅问。

“有四十八个。” 校长回答。

我按着陆伯伯路上提到的,问:“宋扬书记说战天斗地,降服旱灾了!”

校长说:“那是唬弄上头的,好报功领赏。天灾,不要说现在,就是将来世人永远也抗不了!”

我深有感触地说:“会浮夸的真是好干部,当官得会玩虚的假的!”

墙角坐着的一个小伙子,慢声慢语地说:“说到虚假,我在城里打工,人们传说一个顺口溜,说这个社会竟虚的:国家宪法虚,电视报纸虚,讲话报告虚,统计报表虚,小姐的感情虚,当官儿的肾虚。”说得大家都乐了,他自己倒有点不好意思,脸都红了。

校长又说:“这个书记兼乡长,专会虚夸谎报、逢迎讨好,是上头的红人,整法轮功当‘政绩’,现已内定为县长的接班人。这样的人,你告他的状,都没人管。得‘表扬’他才有效。前些时候,省委书记收到一封群众来信,说山前庄乡长宋扬,是‘王国福式’的好干部,清正廉洁,带领村民发家致富,老百姓都住上了小楼房,他还住着茅草屋,因不会往上送礼,县里要罢官,民心不平。省委书记觉得现今太缺这类典型了,便决定亲自来私访。到这一询问,事实上正好相反。山前庄就他一户盖了二层小楼,犹如鸡群之鹤。查处吧!可这样‘带头致富’的乡官遍地都是,查得过来吗?!”

二舅妈悄悄告诉我:“就是他写的信。”

校长讲完这个故事,这时大家脸上都有了笑容。

陆伯伯说:“我还以为改革开放了,老百姓的生活好了,未曾想还这么苦啊!”

二舅妈说:“比以前的日子是好了些。挣工分的那时候,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社员干了一春零八夏,到年末分红,每个劳动日还得倒找八分钱,才能给一点口粮的指标,全村都吃反销粮、救济粮,加上糠、菜都难糊口,真是艰难度日呀!”

“老山爷”说:“三十年的时间哪,这个党把老百姓紧箍得太穷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让人吃上饭哪!咋个改法呀?让我说,就是我那个‘拉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其实,原本就不该搞这个‘社’、那个‘社’的,折腾来折腾去还不是又回到了当初?就是将来,社会主义的草也当不了饭吃,还得要资本主义的苗!”

华姨说:“‘老山爷’说的好!改革开放,实质就是姓社的路走不通了,得走点姓资的路。还美其名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所谓“特区”,就是更开放一些,资本主义的东西更多一些,经济发展就更快一些。如果全国完全都走姓资的路,那就都会好起来,像苏联和东欧就是这样,现在人家的生活过得很好。可在中共的专制统治下,不会完全放开的!所以人们说: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以上这些嗑,都是我以前采访从未听过的。反思自己,过去耳朵里灌的可能都是“党文化”,此次随访算开了眼界!

这时,听到两下汽车喇叭声,一个油头革履的中年人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穿迷彩服的
青年,果然是周二狗带着保镖来了。

他皮笑肉不笑地说:“大伙好!有失远迎,原谅,原谅!”他一面弯腰点头,一面看着发胖的唐舅问,“这位先生,是唐团长吧?”

“是的。”唐舅回答。

“我是家乐公司的周万有。从街坊论,我还得叫舅爷呢!”周二狗说着递过名片。

“我们周总经理。”一个保安按惯例补充说。

“今天,想请考察团到我们家乐农副产品公司参观,然后再请考察团到家乐大酒店吃顿便饭。”

周二狗还真学来几句官场的套话。

唐舅说:“谢谢,有安排了。”

周二狗一看请客难到,便示意唐舅到外边说话。

在离门口远一点的地方,他先递出中华烟,唐舅摆手表示不会吸。他笔笔划划说了一气,唐舅稳健地回了几句,眼看周二狗扫兴地上车走了。

校长说:“他这奥迪车,捡便宜,是市政府‘淘汰’下来的。”

唐舅回来对陆伯伯小声说:“都会想到了,说他那家乐大酒店是星级的、服务全面、十分安全,有保障。……我说:后会有期吧!”

又引起人们一阵议论。

唐舅转向大家说:“各位家乡亲人,风海有愧,多年思乡,今日才得回来,可是已年近八旬了,有幸见到‘老山叔’,谢天谢地!再回来晚就都不认识了,可能也回不来了,这把骨头就扔到海外了!”

唐舅眼里充满了泪花。

他又拿出一个存折,这是听淑贤说农村困难,特意准备的。对校长说:“不知乡亲们受灾,让我表一点心意吧!东来!这个存折是三十万元,你来办。拿十万给生活困苦的,每户一千,买点口粮。给谁由‘老山叔’定,秋菊、东来可帮着参谋;拿五万给失学的儿童,由东来管,还得让孩子们念书;另外给学校五万;你这校长重任在肩,教子孙后代走正道,给一万;‘老山叔’辛苦一生,为人正直,给两万保养身体,愿您健康长寿;秋菊妹善良劳累,收养孤儿,法轮大法好啊!给四万,祝你把他们养大人,成为好人;还剩三万,来的亲人,每户给一千、一箱挂面、一桶豆油。买的什么东西,是淑贤建议的;没来的近亲也给,还归‘老山叔’管。就这点心意吧!”

说着把存折交给了“老山爷”,“老山爷”颤抖著双手接过来,又交给了校长。校长一面鼓掌,一面把存折举起来,掏心肺腑地说:“谢谢海外老前辈!”同时,深鞠了三个躬。

乡亲们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你言我语地说感谢话。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老山爷”说:“反正共产党它不让人过安生日子,八九年用坦克车轧学生,九九年整法轮功。老百姓有病,炼炼法轮功好了,还处处做好人,有啥不好啊?!
  • 土改时,他家有六十亩地,还不到海子家的一半,都划成了地主成分。他家这些地都是祖祖辈辈,用血汗积攒下来的,平分土地分就分呗!可是土改工作队说:不行,还得分车马农具和房产。他们亲自出马,把老俩口从住屋撵到瓜窝棚。
  • 唐舅对陆伯伯说:“这是村前的小清河,河水长流不息,清澈见底。是我们儿时摸鱼、捞虾,洗澡、扎猛子的地方。”
  • 清晨,淅沥沥地下了一阵小雨。待我们出发的时候,已经放晴了,只是湛蓝的天上,还有几小块灰雾状的浮云,正快速地被驱向天边。小雨洗涤了灰尘,田野里的空气更显得清新。
  • 小明明环顾了一下,看看大家拍手赞成,便童声童气地报幕,“下一个节目是独唱,歌曲的名字叫:《慈悲》…
  • 现在,可不同于当年的争论,这完全是慈善的心,真情实意地希望你得好啊!不是让你怎么样去斗,你那个心念得正过来。不能再糊涂下去,得心明眼亮了!
  • 我原来只认为陆伯伯命运不好,也从未深究过“为什么”?这都是共产党革命革的?我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都没有这么明确地太往深想!
  • 华姨说到此哽咽了,在座的人都禁不住流下了眼泪。我望着华姨那慈祥的面孔,不知为什么,又对她产生了一种敬慕之感。
  • 说是家宴,其实全是从王朝大酒店要的菜。人家很准时地送到了,开着送餐车,抬着保温箱来的。上菜的同时一一报了菜名。陆伯伯正让淑贤付钱,而唐舅早买了单,原来菜也都是他点的。
  • 文化大革命中,他被打得下肢瘫痪了;“六四”时,刚结婚不久的儿子,死在了天安门广场;还有陆伯母和他儿媳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