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14)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四)拜佛

静泉寺,坐落在青龙山主峰的山腰处。是青阳市头等旅游胜地,也是拜佛的最佳去处,很多人传说寺里的佛有求必应,因此香火不断。就是市官、县官也有来拜者,以求升迁、免灾或是还愿。只不过为避开人们耳目,都是在清晨或傍晚来,住持也是默许了的。

青阳市背靠着青龙山,像似青龙山的一个港湾,从市里到静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发的时间较早,小丰也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新车熟路开得顺畅,说话就到青龙山的主峰下了。

本来,按原计划,乔舅和华姨该紧接着回家乡的。可是,那天从山前庄回来,大家始终被那里灾和难的阴影搅扰著,乔舅和华姨想缓几天再说。

前天,正好市里告知有其他团来考察,便一起看了几个招商项目,没有太满意的。仅举两例:

乔舅说:“合资的,跟他们折腾不起;矿泉水,各地都想上,伪劣的太多。”

唐舅有些伤感地说:“开发区,开得真是够大的!搞什么‘三青一体同城化工程’,把青阳市、青山县、清河市都连成一片。口头说‘三青’这个读音还行,可清河市是三点水的‘清’,竟搞名堂!这沿公路两侧全成了开发区,交通是方便,征用的土地也比较便宜,可是占用的农田特多了,真是太可惜呀!实质上是中共的地方官员想捞政绩,让人沿途观赏,这招商引资一字排开,像搞展览一样,多风光!可是员工生活咋办?从市里通勤,得有多台通勤车,更主要的是每天路上耽搁大量时间,影响员工休息;生活区要放在公路旁,那事就更多了:孩子上学、家属就业、买粮买菜、就医问药,怎么办?还有供水、供电、供暖、供煤气都不好办。所以说,‘三青一体化工程’纯属花架子。”

昨天,看了一天法轮功资料,华姨又同陆伯伯单独交谈了一阵子。过后我问陆伯伯,说谈的都是如何转变观念。

可喜的是,陆伯伯说腰不痛了、两条腿觉得有些发麻了。这是他多少年来都没有感知的。

唐舅和乔舅都鼓励他说:“顺福兄,按慧敏说的路走下去,康复有望!”

谑!山脚下好不热闹,乔舅让停车,大家就都下来了。

来故乡的静泉寺拜佛,是乔舅多年的宿愿,今天他来唱主角,大家都说听他的指挥。

这边有个跑马场。那马儿,都戴着各种色彩鲜艳的头饰和鞍配,游客骑上马按著圆圈跑。

胆子小的游客和小孩骑马,由马主人牵着走;那边是抬轿场。“新娘子”出嫁要穿戴戏台上那样的头冠和服饰,待她坐上装潢艳丽的花轿时,唢呐锣鼓队便演奏起来,四个轿夫抬着花轿扭秧歌,让花轿颤颤悠悠地走上一圈;也有赶旱船的,还有骑毛驴回娘家的。

在地势高一点的地方,有各种小吃店、旅游品店、冷饮店、小食品店等等。总之这里是个地道的旅游景点的盛况。

其实,乔舅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他是想请些拜佛的香,一下车便奔佛品店去了。可是,小明明却拉上姥姥去看抬花轿。

她兴致勃勃地说:“姥姥,让我坐一次花轿吧!装扮个新娘多有味呀!”

华姨说:“不成,马上就要上山拜佛去了。那里已经有俩人排队,还得等些时间呢!”

她撒娇似地说:“姥姥!您是答应我的,玩玩中国特有的东西!以后没有机会了!”

按理说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就是国内的孩子提出来也在情理之中,带孩子出来旅游就是让她玩得高兴,更何况是隔代人,华姨的内心可能也是矛盾的。因为乔舅回来就要走的,而我看小明明是非要耍闹不可。偏偏此时,乔舅捧著香回来了,我真替华姨着急。

华姨不慌不忙地蹲下来,摸了摸那个胀红了的小苹果脸,祥和地说:“我的小同修啊!你看大家都要上山,你要等著坐花轿,怎么办呢?”

华姨看着她不言语,又提示了一句:“师父说:遇到矛盾的时候……”

“首先考虑别人!”小明明低下头说,也觉得自己不对了。

“下山时,如果有空儿,舅爷们都愿等你,你再坐。”

“那好吧!”

小明明痛快地答应了,看不出委屈勉强的样子。

显然这是“真、善、忍”大法的威力,他能使幼小的童心更纯洁,这么聪慧而懂事理。我的心又一次被打动了,一把将小明明拉过来,亲了两下,顺口说:“向你学习!”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舅妈抚摸着她的头和华姨肩并肩地头前走了,亲密地唠着什么。我感到她们之间的谈话,有那样的一种真挚、亲切地感觉。
  • “老山爷”说:“三十年的时间哪,这个党把老百姓紧箍得太穷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让人吃上饭哪!咋个改法呀?让我说,就是我那个‘拉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
  • “老山爷”说:“反正共产党它不让人过安生日子,八九年用坦克车轧学生,九九年整法轮功。老百姓有病,炼炼法轮功好了,还处处做好人,有啥不好啊?!
  • 土改时,他家有六十亩地,还不到海子家的一半,都划成了地主成分。他家这些地都是祖祖辈辈,用血汗积攒下来的,平分土地分就分呗!可是土改工作队说:不行,还得分车马农具和房产。他们亲自出马,把老俩口从住屋撵到瓜窝棚。
  • 唐舅对陆伯伯说:“这是村前的小清河,河水长流不息,清澈见底。是我们儿时摸鱼、捞虾,洗澡、扎猛子的地方。”
  • 清晨,淅沥沥地下了一阵小雨。待我们出发的时候,已经放晴了,只是湛蓝的天上,还有几小块灰雾状的浮云,正快速地被驱向天边。小雨洗涤了灰尘,田野里的空气更显得清新。
  • 小明明环顾了一下,看看大家拍手赞成,便童声童气地报幕,“下一个节目是独唱,歌曲的名字叫:《慈悲》…
  • 现在,可不同于当年的争论,这完全是慈善的心,真情实意地希望你得好啊!不是让你怎么样去斗,你那个心念得正过来。不能再糊涂下去,得心明眼亮了!
  • 我原来只认为陆伯伯命运不好,也从未深究过“为什么”?这都是共产党革命革的?我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都没有这么明确地太往深想!
  • 华姨说到此哽咽了,在座的人都禁不住流下了眼泪。我望着华姨那慈祥的面孔,不知为什么,又对她产生了一种敬慕之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