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16)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家穿过前殿,来到后堂正殿,只见烟雾弥漫,三尊佛像都看不太清,敬香的人们却排成了长队。玻璃功德箱里扔满了各种纸币,一个和尚在旁边单一节奏地敲打着木鱼,大香炉里正燃烧着高低不等的香。说来奇怪,缕缕香烟不断波动着往上升腾,到达殿顶又从四周回转过来。

我正在纳闷:为什么波动?要么人们说灵验呢!

小明明突然躲到华姨身后,拉着她的手悄悄地说:“有个蛇脑袋在那里摆动,还吐著芯子呢!”

华姨像想起了什么,马上庄重地说:“单手立掌发正念!”

明明点头会意。

真是说时迟那时快,香烟立即不波动。

明明说:“姥姥!都跑没了!”

华姨又悄悄地告诉我:“小明明天目开了,能看到另外空间。这里佛早都走了,来些低灵的东西在琢弄人,叫动物附体。”

排队敬香的人不知所以,反倒觉得失望:是否神佛到我们这儿就走了!细打量这些人:有善男信女,可能是求得如意恋人的,或求生儿子的;有中年的、穿唐装的,可能是求发财的;也有老年夫妇,可能是求治病的;还有干部打扮的人,可能是求升官、消灾的。真想拜佛修行的,可能唯独乔舅一个人。

说来凑巧,敬完香走出来的周二狗,正碰上唐舅。

“哎!唐团长,舅爷!还记得吗?我是家乐公司的周万有。”

“记得,记得!”

“我是真心请你们,一直开着绿灯,在您觉得方便的时候,随时可以来!”

“好,好!”

“噢!您是大记者晓灵吧?”这个酸溜溜的小子,伸出手朝我走过来。

我的手伸出去没和他握,却指向佛像说:“这里可讲清净啊!”

他没有觉得自己酸而难看,继续说:“你的报导真有水准,大家都说好!只是有一点建议:你报导哪里,得和人家头儿商讨商讨才好。你看刚才宋扬书记就不太高兴,说受灾这话影响不太好,连我在那里的农副产品公司,客户要听说灾区就不愿上门了!”     
                                                    
“老百姓都吃不上饭了,那还怎么说好呢?”我反问道。

“这个,……我不懂,作参考,作参考啊!”连说带后退,走了。

我心想:佛若有灵,能保佑这样的人吗?拜佛的,什么人、什么心都有,连我都烦了,佛还能在吗?正与邪是分明的,邪灵才受邪人拜呢!看来,一早上宋扬书记也来过了。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认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弃了排队,撤出了。很快轮到乔舅了,他正想施舍,华姨上前拦挡了他。于是,他只是上了香。

在西偏殿里,有个老点的和尚手拿着一面镜子,对着太阳,把光往小佛像上晃。

净明说:“这是静泉寺住持在给佛像开光。” 

乔舅问明白了:说开一个光五十元。

陆伯伯说:“他也是市政协常委。”

小明明说:“姥姥!那人浑身都是黑气,骨头都发黑!”

华姨说:“跟书里讲的一样,假开光,真赚钱,发佛像开光的财,钻到钱眼里去了。”我看到净明的眼睛睁大了,上下打量著华姨,好像增添了信任感。

在东偏殿门上有个扁额,以行书写着两个大字:“古迹”,这是中国盛行的多要钱的“园
中园”。售票口写着:每人五十元。净明介绍说:“是青阳市的古迹。”

对此,乔舅、唐舅非要看不可,说回来就是要寻寻根嘛!

可是,看了令人感到乏味,原来是青阳境内一些零散的出土文物。

顺着正殿西山墙往北走,便看到了西挎院的月亮门,牌匾上用隶书写着:“静泉”两个大字,静泉寺的名字可能由此而来。售票处又是写着:每人五十元。

“静泉”这里有两处景观,还真有些游览价值。一处山崖上,阴刻着三个油漆的大红字,十分醒目:“龙吐泉”,下面的标语牌上还写着说明词。那泉水是从山崖石缝里稀稀零零滴淌下来,流到木槽里,木槽下是个漏斗,漏斗下有个量杯接着。可贵之处滴流少而慢,又传说可医治百病,且增福增寿。物以稀为贵,有个小和尚在接水,三分钟接二百毫升一量杯,每杯水五元。而等候饮水的人还排得不少,因为既来此一游,如不喝上一杯“龙吐泉”水,岂非憾事?

另一处是个水泥砌的大水池,水池中间是由山石砌的较高的小水池,小水池里的水翻着花,不知是从哪里流出来的,也不知又流到哪里去了。小水池的山石上,由两根钢管竖起一个标牌,上边写着三个大字:“静泉池”,在大水池外边竖起的标语牌上,写着“静泉池”的说明。

“静泉池”比较神奇,在没有风吹,水面平静时,把壹角钱的硬币平放于水面上,它会在水上漂浮,而心不平气不和的人,放硬币则容易沉底。               
    
小明明倒是感觉新奇,摆放硬币玩得很快活。

净明的导游词由始至终,都充满了官话、套话。连我听了都觉得别扭,很像个招商引资广告。诸如什么:“青阳市历代古城,人杰地灵。静泉寺传统文化,中外闻名。”“青龙山之静泉,纯系极品矿泉。富含微量元素,常饮益寿延年。”

净明最后说:“如有意见、建议和感受,请留言。净明不才,请多包涵!谢谢大家!”

唐舅说:“完了?我怎么感觉:门前像集贸市场,院内像赚钱的旅游景点呢!”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舅拿过报纸一看:“呵!我们都上了头版了,这么大照片!这大记者可了不得!”接着又念道,“《海外考察团在青阳》这还是专栏呢!其中有两篇文章:《故土救灾济贫》、《投资考察求真》……
  • 阳市背靠着青龙山,像似青龙山的一个港湾,从市里到静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发的时间较早,小丰也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新车熟路开得顺畅,说话就到青龙山的主峰下了。
  • 二舅妈抚摸着她的头和华姨肩并肩地头前走了,亲密地唠着什么。我感到她们之间的谈话,有那样的一种真挚、亲切地感觉。
  • “老山爷”说:“三十年的时间哪,这个党把老百姓紧箍得太穷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让人吃上饭哪!咋个改法呀?让我说,就是我那个‘拉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
  • “老山爷”说:“反正共产党它不让人过安生日子,八九年用坦克车轧学生,九九年整法轮功。老百姓有病,炼炼法轮功好了,还处处做好人,有啥不好啊?!
  • 土改时,他家有六十亩地,还不到海子家的一半,都划成了地主成分。他家这些地都是祖祖辈辈,用血汗积攒下来的,平分土地分就分呗!可是土改工作队说:不行,还得分车马农具和房产。他们亲自出马,把老俩口从住屋撵到瓜窝棚。
  • 唐舅对陆伯伯说:“这是村前的小清河,河水长流不息,清澈见底。是我们儿时摸鱼、捞虾,洗澡、扎猛子的地方。”
  • 清晨,淅沥沥地下了一阵小雨。待我们出发的时候,已经放晴了,只是湛蓝的天上,还有几小块灰雾状的浮云,正快速地被驱向天边。小雨洗涤了灰尘,田野里的空气更显得清新。
  • 小明明环顾了一下,看看大家拍手赞成,便童声童气地报幕,“下一个节目是独唱,歌曲的名字叫:《慈悲》…
  • 现在,可不同于当年的争论,这完全是慈善的心,真情实意地希望你得好啊!不是让你怎么样去斗,你那个心念得正过来。不能再糊涂下去,得心明眼亮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