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18)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老僧圆真捋了捋那银白色的胡须,慢悠悠地说道:“听师父传下来的,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间兴建的。到清朝顺治皇帝出家后,康熙大帝时又大扩建了,僧人达到半百。日本人侵占时,也没有干涉宗教修炼之事。国民党来时,还有些高官进寺参拜。就是胡子(土匪)也没搅扰过寺院,所以静泉寺一直香火很盛,远近闻名。”

乔舅说:“那时我来过寺院,虽说战乱这里可很清净。”

老僧语气一转又说:“可是共产党来了,事态大变样。他们带领农会的人,来砸佛像、毁寺院,说这里是封建迷信的老巢,钩叉锹镐全上来了。把前殿和偏殿的八大金刚、十二罗汉、四大菩萨全砸烂了。寺里的僧人都心急如焚,站成了人墙保护佛堂正殿。那农民砸红了眼,竟用镐头把老方丈的头打破了,鲜血直流摔倒在地。出家人再也忍不住了,都操起了家伙式,有个八路军小官一看不好,立刻向空中鸣枪。两伙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我师父出面同八路商讨,去见市军管会。因为上头当官的就好讲些冠冕堂皇的话,表面上也得做出点样子,最后总算保住了正殿佛像: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药师佛。可是,老方丈却只剩下一口气,没过三天就圆寂了。

“这还没算完,紧接着来了工作组,强行地让出家人还俗,当农家的上门女婿,大多数人被撵出了庙门。又是师父带领我们八个人,坚持不走,要求让上头来人面谈,结果也没有人来谈,我们就算留下来了。”

唐舅说:“还没有全赶走,这样一来它就可以对外宣传:‘保护了宗教寺院’!”

老僧接着说:“可是到文化大革命,真是史无前例了。破‘四旧’把佛像身子砸破了,头打掉砸碎了,寺院被彻底捣毁了,赶僧人全部还俗。给住持师父戴了高帽上街游斗,没几天功夫把老人家弄得归天了。也是没过多久武斗时,那个领头砸碎佛像脑袋的人,他的脑袋也被一颗流弹炸开了花。”

乔舅心疼地说:“恶有恶报。可惜了老祖宗留下的文明古迹,都砸烂了!人常说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这个中共毁坏的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不知要多多少倍?!

“那么,这里的佛像都没了,人也就全散了?”

老僧说:“我就是死在这里也不走,他们最后说:‘那你就做看守寺院的吧!将来怎么办再说。’这样我便把庙门紧闭独修起来。”

唐舅问:“那后来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老僧笑了笑说:“改革开放了,外国人来了得有个看的,得摆出点尊重宗教的样子,得有点传统特色,市里决定修复寺院,重建静泉寺。把还俗多年、在市宗教管理办的那个的人,找回来当住持。把本市在外地出家的人,高薪请回来,再就是‘内招’些假僧人。佛像身子修复,头再重新制作。”

乔舅问:“那佛还能灵验吗?这里也不能修行了?”

老僧说:“佛像已不是真身了,上去的是狐黄白柳那些东西,把佛殿搞得乌烟瘴气。来的人求什么的都有,痴迷的还以为拜到了佛呢,谁拜谁倒楣!”“静泉寺也划归园林管理处管辖了,把寺院办成了旅游景点,不几年竟赚了一千多万,结果被园林处的何处长窃为己有,携款外逃了。”“真修佛的人,还能在那里待吗?我由护院转来种菜,正好在此清净之处修行,我还保存着一尊袖珍释迦牟尼佛像。”

唐舅说:“看得出来,老师父是真正修炼的人!”

乔舅望着老僧圆真慈祥的面容,又通身打量了一番,然后恳请地说:“圆真师父,我是从海外回乡特意来拜佛的,能见到大师您也算没白来。圆真师父!在下欲拜您为师,真心做个居士。您可愿意收下这个老年弟子?”说着便表露出急切叩拜之意。

老僧上前拉住乔舅的手说:“不妥,不妥!原来我有时也很愁肠,佛教到今天这样子,还能修得圆满吗?其实,我也想往那样的净土啊!”

他看了看华姨,华姨赞许地点了点头。老僧圆真接着说:“幸运的是,这样的净土找到了!”

乔舅带着渴望的心情,忙问:“净土在哪里?”

我有点意识到 “净土”之所在。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乔舅央求说:“小师父,我是诚心来拜佛的,以为大陆能有真正的修行之地,可是很失望啊!能不能再介绍点那个导游词以外的?请教,请教!”
  •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认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弃了排队,撤出了。很快轮到乔舅了,他正想施舍,华姨上前拦挡了他。于是,他只是上了香。
  • 唐舅拿过报纸一看:“呵!我们都上了头版了,这么大照片!这大记者可了不得!”接着又念道,“《海外考察团在青阳》这还是专栏呢!其中有两篇文章:《故土救灾济贫》、《投资考察求真》……
  • 阳市背靠着青龙山,像似青龙山的一个港湾,从市里到静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发的时间较早,小丰也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新车熟路开得顺畅,说话就到青龙山的主峰下了。
  • 二舅妈抚摸着她的头和华姨肩并肩地头前走了,亲密地唠着什么。我感到她们之间的谈话,有那样的一种真挚、亲切地感觉。
  • “老山爷”说:“三十年的时间哪,这个党把老百姓紧箍得太穷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让人吃上饭哪!咋个改法呀?让我说,就是我那个‘拉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
  • “老山爷”说:“反正共产党它不让人过安生日子,八九年用坦克车轧学生,九九年整法轮功。老百姓有病,炼炼法轮功好了,还处处做好人,有啥不好啊?!
  • 土改时,他家有六十亩地,还不到海子家的一半,都划成了地主成分。他家这些地都是祖祖辈辈,用血汗积攒下来的,平分土地分就分呗!可是土改工作队说:不行,还得分车马农具和房产。他们亲自出马,把老俩口从住屋撵到瓜窝棚。
  • 唐舅对陆伯伯说:“这是村前的小清河,河水长流不息,清澈见底。是我们儿时摸鱼、捞虾,洗澡、扎猛子的地方。”
  • 清晨,淅沥沥地下了一阵小雨。待我们出发的时候,已经放晴了,只是湛蓝的天上,还有几小块灰雾状的浮云,正快速地被驱向天边。小雨洗涤了灰尘,田野里的空气更显得清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