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19)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老僧还是不紧不慢地,但却是欣喜地说:“说来神奇,也是佛缘,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大约是寅时,天色还很黑,窗外突然明亮起来,我起身一看,是一个发光的淡紫色圆球,他不停地旋转着向后山下移动。我悟到:是紫气东来,是佛家常讲的法轮。我不由自主地跟随着往前走,直奔有一块红光的地方而来。到此处法轮消失了,有个人在这里打坐炼功,看似佛家的功,可又不是佛教的,其实就是在修炼法轮大法。这个人原来是市里退下来的一个领导,他已在这儿炼功五年了,不能细说啊。他告诉我:‘这是佛家八万四千法门的一个修佛法门。’他又给了我一本《转法轮》书,我两天一宿时间看了一遍,心里就像开了一扇窗,这才是我此生要寻找的佛法!”

唐舅指著华姨对乔舅笑着说:“慧敏女士早就给你送到家门口了!可你却不认识,还山南海北地找呢!”

乔舅说:“您已经修这么多年佛教了,怎么就改了呢?”

老僧又说:“李洪志师尊在书中说:‘释迦牟尼讲的法,只是在二千五百年前给层次极低的那种常人,就是刚刚从原始社会脱胎出来的,思想上比较单一的这种人讲的法。他讲末法时期,就是今天,现在的人用那个法已经修炼不了了。末法时期庙里的和尚都很难自度,何况度人。’我这回明白了,佛教中的法只是初级层次的法,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才是最高的佛法,也就是法轮大法,他涵盖了所有正传宗教中的法。”

“末法时期,其他宗教都救不了人了。就只有主佛下世,带着最高的佛法,才能救度众生。从开天辟地时至今,宇宙中就有法轮在转。我们总说:‘法轮常转,佛法无边!’可是法轮具体是怎么回事?就不知道了。佛教《涅槃经》中记载:释迦牟尼佛告诉他的弟子,末法时期将有‘法轮圣王’下世传法救人。这回就都明白了,可谓万载难逢的机缘!我才学三年,领悟得还不够深,净明也是刚刚在看大法的书,还请老同修指正。”他最后谦逊地对华姨讲。

华姨说:“您现身说法,讲得很好!有缘千里能相会,得缘分到了才成!”她对乔舅说,“你可知佛教经书《慧琳音义》卷八中还载明:优昙婆罗花乃为天花,三千年一开,花开之际就是转轮圣王下世正法度人之时。如今优昙婆罗花已在世界各地开放了,正应了这种天象的变化。”

乔舅说:“三千年一开花,谁见着了?”

老僧说:“还真巧了,这后山有一处,就有优昙婆罗花开了。”

唐舅说:“百闻不如一见,那就请您带我们一饱眼福吧!”

在优昙婆罗花开的地方,已经有些人在围观。这正是在一个山路旁,一簇在光滑的钢管电柱上生出七八只,一簇在榛子叶的叶面上长了十几只,是银白色的小花,花形如钟。钢管上还贴了一张纸,树叉上挂了一块纸板,不知是谁搞的《优昙婆罗花的说明》。人们纷纷谈论著:

“真是神奇,钢管上咋能长出花来呢?”

“神了,没有枝没有叶,只有一根茎,就开花?”

“可够精致的了,这花茎细的像金丝,真乃神花!”

“韩国、台湾、美国、悉尼,还有铁岭龙首山都出现了,是天象变化的预兆。”

有个老知识份子模样的人,回头看出老僧圆真是个出家人,便问道:“请教老师父,佛经上真是那么说的?三千年一开花?……”

老僧令人很信服得点了点头。

那人紧接着说:“那真就和李洪志大师传的法轮功相吻合了!”

又是一阵议论:

“法轮圣王,真的是圣人出世了!”

“我早就说修炼‘真、善、忍’的,到什么时候也不会错的!

“倒是几十年来搞的运动,没有一个不错的!”

大家正敞开心扉地谈说着,自然而然地流露着人本性上的纯真。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老僧圆真捋了捋那银白色的胡须,慢悠悠地说道:“听师父传下来的,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间兴建的。到清朝顺治皇帝出家后,康熙大帝时又大扩建了,僧人达到半百。日本人侵占时,也没有干涉宗教修炼之事。国民党来时,还有些高官进寺参拜。就是胡子(土匪)也没搅扰过寺院,所以静泉寺一直香火很盛,远近闻名。”
  • 乔舅央求说:“小师父,我是诚心来拜佛的,以为大陆能有真正的修行之地,可是很失望啊!能不能再介绍点那个导游词以外的?请教,请教!”
  •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认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弃了排队,撤出了。很快轮到乔舅了,他正想施舍,华姨上前拦挡了他。于是,他只是上了香。
  • 唐舅拿过报纸一看:“呵!我们都上了头版了,这么大照片!这大记者可了不得!”接着又念道,“《海外考察团在青阳》这还是专栏呢!其中有两篇文章:《故土救灾济贫》、《投资考察求真》……
  • 阳市背靠着青龙山,像似青龙山的一个港湾,从市里到静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发的时间较早,小丰也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新车熟路开得顺畅,说话就到青龙山的主峰下了。
  • 二舅妈抚摸着她的头和华姨肩并肩地头前走了,亲密地唠着什么。我感到她们之间的谈话,有那样的一种真挚、亲切地感觉。
  • “老山爷”说:“三十年的时间哪,这个党把老百姓紧箍得太穷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让人吃上饭哪!咋个改法呀?让我说,就是我那个‘拉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
  • “老山爷”说:“反正共产党它不让人过安生日子,八九年用坦克车轧学生,九九年整法轮功。老百姓有病,炼炼法轮功好了,还处处做好人,有啥不好啊?!
  • 土改时,他家有六十亩地,还不到海子家的一半,都划成了地主成分。他家这些地都是祖祖辈辈,用血汗积攒下来的,平分土地分就分呗!可是土改工作队说:不行,还得分车马农具和房产。他们亲自出马,把老俩口从住屋撵到瓜窝棚。
  • 唐舅对陆伯伯说:“这是村前的小清河,河水长流不息,清澈见底。是我们儿时摸鱼、捞虾,洗澡、扎猛子的地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