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20)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突然,从山下上来四五个员警,凶赳赳、气昂昂地,气喘嘘嘘地吐脏话:“他妈的,看什么看?!”七手八脚地砸花,撕说明书,踹纸板。

有俩年轻人,一看这架式先走了。

“哎!那俩人回来!别溜!!”为首的员警喊叫着。

一看这俩人站着不动,并没有听从,跑过去俩员警说:“你俩是不是人?咋听不懂人话呢?!让你俩回来!”

“你们不是不叫看了吗?走咋还不对?!”

“你说看就看,说走就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人长的两眼看东西,长的两条腿走路都不能自由?难道也违法吗?!”

俩员警理屈词穷了:“什么他妈‘南道’‘北道’的,这就是法!”说着就用电棍电倒了俩年轻人,同时还上去踢了两脚。

有几个人说:“不许打人!”

当头的员警想看看是谁说的,没看出来:“不打好人,妨碍公务就不行!告诉你们:只要骂一句法轮功,就可以走人!”

陆伯伯叫小丰背他往前走,理直气壮地问:“你们这做法是谁的主意?”

华姨、乔舅、唐舅也都走到前边来了。

我一看要发生冲突,赶紧拿手机给市委秘书长打电话,悄声地报告此事态。

员警头看出了有来头,未敢先动武,阴阳怪气地反问:“你是什么人哪?”

华姨一字一句地说:“这位是青阳市政协常委——陆顺福,陆老先生。”

这个员警头也觉得是个人物,可嘴里还叨念著:“政协有啥权力呀?你还管不了这个事。”

唐舅灵机一动,把今早晨的报纸打开来说:“我们是海外观光考察团的,我是团长——唐凤海。”

我打完了电话也走过来,拿出记者证说:“我是《青阳日报》记者——李晓灵,现在随团考察、采访。”

员警头挠挠脑袋说:“我们为迎接十七大顺利召开,消除一切不安定隐患,这是政治任务。那么,你们走吧!”

陆伯伯说:“光我们走不行,非问明白不可!”

员警头说:“你走你的就行了,你管不了那么宽。”

陆伯伯对我说:“晓灵,给我拨打市委常委、政协隋主席的电话,号码是……”

我捅了一下陆伯伯,示意他先不要打了。因为这时员警头的手机响了,可能是我的电话起了作用。显然是他的上司在训话,从他卑躬屈膝的样子即看出,电话里好像说:你们别在外国人跟前丢脸了!

果然,员警头放下电话谦卑地说:“各位,六一零办公室的电话,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误会,对不起!没事了,各行其便吧!”

员警头又一挥手,另几个员警也跟随他灰溜溜地下山去了。

有人说:“过去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大家哈哈一乐,各自下山。

刚才那个老知识份子,走出了几步又回来,看看周围没有别人,便说:“看得出,你们都是正派人。讲一个我亲眼见的密闻,正好和优昙婆罗花相对应!叫‘藏字石’。”

“我趁身体好,在暮年来了个云游,今年春天到贵州省,看到一块距今两亿七千万年的‘藏字石’。是在二零零二年六月,在平塘县掌布乡发现的。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自然呈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据科学考证,未发现人为加工的痕迹。每个字一米见方,字体古朴。好像浮雕突出于石面,堪称世界奇观。国内多家媒体都搞了报导,却隐去了‘亡’字,欺瞒百姓说:出了‘救星石’!可是,实地看和风景区门票上的照片一样,‘亡’字都清晰可见。中央的几个头都去看了,他们都心知肚明,可‘藏字石’既已公开还咋能改口?现在对这个旅游景点真是骑虎难下,只得硬著头皮开放。不过景点搞了个新规定:参观的游人,只准看不许议论。这不明明是自欺欺人——《皇帝的新衣》吗?”

大家都说:“天人相互感应,天即将灭中共了!”

乔舅转过身来对老僧说:“圆真师父,……”

老僧忙纠正道:“不要再叫我‘师父’了。大法的‘师父’就一个,进门不分先后,都是弟子。”

乔舅又试探地问:“圆真老人家,我很想到您这清净的地方来,跟随您一起学习法轮大法,可以吗?”

圆真老人笑笑说:“李洪志师父是开大门洪传普度的,现在法轮大法就是在常人社会中修。”

华姨补充了一句:“不脱离世俗,修得更扎实,出污泥而不染,而且修的是你真正的自己。”

圆真老人又说:“我这里正好有一个韩国僧人修大法的故事,送给你吧!”说着递给了乔舅。

乔舅很有体会地说:“这回我总算拜到真佛了!”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舅指著华姨对乔舅笑着说:“慧敏女士早就给你送到家门口了!可你却不认识,还山南海北地找呢!”
  • 老僧圆真捋了捋那银白色的胡须,慢悠悠地说道:“听师父传下来的,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间兴建的。到清朝顺治皇帝出家后,康熙大帝时又大扩建了,僧人达到半百。日本人侵占时,也没有干涉宗教修炼之事。国民党来时,还有些高官进寺参拜。就是胡子(土匪)也没搅扰过寺院,所以静泉寺一直香火很盛,远近闻名。”
  • 乔舅央求说:“小师父,我是诚心来拜佛的,以为大陆能有真正的修行之地,可是很失望啊!能不能再介绍点那个导游词以外的?请教,请教!”
  •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认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弃了排队,撤出了。很快轮到乔舅了,他正想施舍,华姨上前拦挡了他。于是,他只是上了香。
  • 唐舅拿过报纸一看:“呵!我们都上了头版了,这么大照片!这大记者可了不得!”接着又念道,“《海外考察团在青阳》这还是专栏呢!其中有两篇文章:《故土救灾济贫》、《投资考察求真》……
  • 阳市背靠着青龙山,像似青龙山的一个港湾,从市里到静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发的时间较早,小丰也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新车熟路开得顺畅,说话就到青龙山的主峰下了。
  • 二舅妈抚摸着她的头和华姨肩并肩地头前走了,亲密地唠着什么。我感到她们之间的谈话,有那样的一种真挚、亲切地感觉。
  • “老山爷”说:“三十年的时间哪,这个党把老百姓紧箍得太穷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让人吃上饭哪!咋个改法呀?让我说,就是我那个‘拉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
  • “老山爷”说:“反正共产党它不让人过安生日子,八九年用坦克车轧学生,九九年整法轮功。老百姓有病,炼炼法轮功好了,还处处做好人,有啥不好啊?!
  • 土改时,他家有六十亩地,还不到海子家的一半,都划成了地主成分。他家这些地都是祖祖辈辈,用血汗积攒下来的,平分土地分就分呗!可是土改工作队说:不行,还得分车马农具和房产。他们亲自出马,把老俩口从住屋撵到瓜窝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