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第七集(下)

小说体电视连续剧剧本
杨银波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7.Time:16:22。荆宁大酒店901房。

(霍蓓蕾、韩佳菲、熊寰宇正在反复讨论一首新的摇滚乐)

熊寰宇:我们的《歇斯》,两个版本都有问题。一个是高亢到底,一个是颓废到底,我想问,这到底是要做朋克还是做摇滚?

霍蓓蕾:摇滚。

韩佳菲:那歌词就必须换顺序,好比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这样回圈下去,最后必须有个四,这四的部分应该是超越所有一二三的一般表达。旋律感的体现是很重要的,要有波浪起伏,不能这样平行下去。

霍蓓蕾:OK。

8.Time:16:34。荆宁大酒店8楼。

窦明婕甚感无聊,在楼道间转来转去。不经意间,走向9楼,哼著梅艳芳的《一生爱你千百回》。

9.Time:16:36。荆宁大酒店901房。

(霍蓓蕾关掉DVD里的MP3音频——超载乐队的《重访陈胜吴广》,大家情绪激昂。熊寰宇的鼓首先响起,持续十秒,而后有韩佳菲的贝司,霍蓓蕾的吉它。一首《歇斯》的初样摇滚乐陆续呈现)

抓不住黑色的死
晒不乾红色的湿
留不下蓝色的诗
摧不毁白色的事

逝去的灵肉 逝去
窒息的烟雾 窒息
血骨的承诺 血骨
悼亡的心眸 悼亡
沉重的传奇 沉重
萧索的遗梦 萧索
风流的寒鸦 风流
偏执的歌哭 偏执

煌煌史册的叩问
墨迹未干的血痕
泣血黄泉的饮恨
地狱青铜的冥文
杀戮降卒的冤魂
固执妄念的消遁
薄如纸片的俗尘
歇斯底里的艰深

你疯了 你疯了
你的生命 你的灵性
你疯了 你疯了
你的刀光 你的剑影

耗尽我一生的真挚
给你我狂热的迷痴
黄沙卷走风中的字
别让悲剧成为历史

逝去 窒息 血骨 悼亡 沉重 萧索 风流 偏执
扣问 血痕 饮恨 冥文 冤魂 消遁 俗尘 艰深

你疯了 你疯了
你的生命 你的灵性
你疯了 你疯了
你的刀光 你的剑影

(窦明婕透过901房的门孔,听不见里面的声音,似乎是看一群神经失常的酷者。崩溃乐队停罢,彼此拥抱)

熊寰宇:蓓蕾,我们是在表达什么?象征?意象?超现实主义?

韩佳菲:会被砸眼睛吗?像指南针的主唱罗崎。

霍蓓蕾:表达到了极限,就是沉默,或者混乱的悲剧感。其他的都不计较。

(三人推开房门,见窦明婕尴尬地站在那里微笑。崩溃乐队并不理睬这个漂亮女孩,各自走入房间的浴缸)

10.Time:17:03。双弘村村两委会议办公室。

汤万隆:我们互助会在第一时间代理了双弘村的征地案,但是遭遇极大的阻力,这些阻力包括暴力。今天我们来,是为两件事:第一件事,双弘村有权对征地的甲方,也就是普溪镇政府提起诉讼,要求重新依法补偿和解决安置等问题,普溪镇政府现在的做法已经是严重的违法,甚至应该受到刑法追究。第二件事,荆西区鸿丰电子公司的员工林祥毅是我们互助会的会员,现在已经失踪了,与家人、与我们都失去了联系,我怀疑林祥毅遭到绑架。我们已经向荆宁市公安局报案,公安局也没有查出林祥毅的下落。我们向鸿丰电子公司交涉,结果被里面的保安赶了出来。这件事,不是普通个案,如果林祥毅的失踪与林祥毅带领民工维权有关,那么政府与企业勾结陷害正义的弱势者就成为现实,将在荆宁市产生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激起更大的不稳定。

贺志铭:《助网》已经在第一时间发布了林祥毅失踪的消息。公安局告诉我们,林祥毅因为带领工人游行,被抓以后又迅速放了出来。可是,我们并没有见到人。这件事,请秦市长过问。

(秦建勋拿出手机,拨打陶如高)

秦建勋:我是秦建勋。陶局长,发现林祥毅的下落了吗?

陶如高:没有。

秦建勋:要尽快找到这个人。

陶如高:好。

11.Time:17:07。陶如高家中。

(陶如高关掉手机)

陶如高:武文峰,我们今天的谈话,你要保密。

武文峰:明白。

陶如高:公安局并不安全,我家里也不安全。你的手机再装个卡,以后往我的这个号码直接通话。

(陶如高在纸上写一个手机号,武文峰正要储存起来)

陶如高:不要存!用脑子记下来!

(陶如高拿打火机烧掉那张纸,丢在烟灰缸里)

陶如高:平时,我们仍然是上下级的工作关系,但是我们不能面对面地讨论今天的内容,知道了吗?

武文峰:明白。

12.Time:17:32。张天焕家中。

(张天焕排著擦眼泪的张凯森的肩膀,推开大门。范宁臣紧随其后。房间里,一部旧彩电,一个旧茶机,两个破沙发)

张天焕:范总请坐。革命者一般都比较穷,见笑了。

(范宁臣搬来一张凳子坐下)

范宁臣:当年孙中山不也是靠商人救济吗?张凯森,你以前上的是哪所大学?

张凯森:我没有上过大学。在荆宁中学高中毕业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进过大学,18岁我就出道了。

张天焕:他们这一代比我们这一代要幸福,至少可以有选择。我们以前是没什么选择的,上山下乡,没人敢不去,都争着去。

范宁臣:那时的人多单纯啊,50年代摸摸女人的手都觉得自己罪恶,60年代看本外国小说都觉得自己在犯罪,70年代穿裙子不敢上街,80年代没结婚就生孩子,就该考虑在哪里跳水自尽了。张凯森,你还算幸运啊,你父亲以前是荆宁商学院的教授。

张凯森:正因为我父亲在商学院受难,我才拒绝上大学的,荆宁商学院是我当时的第二志愿。第一志愿是中国政法大学的国际法学专业,差7分,没考上。荆宁商学院来了录取通知书,我没去。

张天焕:是爸爸对不起你。

张凯森:宁可选择自生自灭,也不愿意在专制下接受洗脑。我的后来,都是靠自学,靠自己的琢磨,不是靠别人灌输没用的教条。

范宁臣:出来后,你打算怎么谋生?

张凯森:大隐隐于市。纯粹的文人是很难成气候的,我不想当李敖,也不想当柏杨,总想做出一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出来,这需要钱。赚钱并不可耻,人人追求财富,国家才有希望,人人才有向上攀登的基础。我在监狱里碰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总体觉得,每个人的生存都不容易,但生存下去就是希望。

范宁臣:到我的公司来上班吧。

张凯森:不,谢谢。你已经聘用了我的父亲,这已经是莫大的帮助,我不希望你的公司成为异议人士的敬老院或者民政局。我想自己干一点事。

范宁臣:本钱呢?

张凯森:入狱之后,有朋友在美国和香港把我的文章汇编成集,出版了《血与火的抗争》和《最底层的呐喊》,发行量不错,我有三万多块人民币的版税。还有一个奖项,是美国一个作家组织授予的,有一万块人民币的奖金。我在入狱前,在澳州的委托人那里还有我的稿酬,我现在都不知道有多少。

张天焕:我知道,已经转到你妈妈那里。出狱后,我跟你妈妈通过电话。有1,380美元、940澳元,是光票,已经兑换成现金存起来了。你的版税、奖金,也在你妈妈那里。

范宁臣:1,380美元、940澳元,按照现在汇率,就是将近一万四的人民币。加上版税、奖金,你有将近六万元的本钱。你想做些什么呢?

张凯森:我自己留四五万。其余的钱,我想送给我在监狱的狱友岳安桐的妻子卓玉诗。岳安桐揭露荆宁市的腐败,以前是《荆宁时报》的重量级记者,他被关进去以后,家人的生活非常艰难。

张天焕:我支持。

范宁臣:这样吧。我也搭把力,我这个人从来不管什么意识形态、阶级立场,人就是人,何况还是一个弱女子?我拿出两万,我就不去了,张凯森去,不必透露我的名字。帮我把这两万带给这个女人,顺便帮我买点营养品和水果。女人特别喜欢衣服,给这个女人买几套时尚的服装。她如果不要衣服,就拿3,000块钱帮她填补家俱、电器这些。

(范宁臣拿出支票本,随手写下一个2、四个0,递给张凯森。又递出3,000元现金给张凯森)

张天焕:范总的风范令我敬佩,你在做一次良知行动。

范宁臣:哪有那么严重?去年汶川地震,政府希望我出把手,捐个几百万给红十字会,我是不出手的。我干脆买下50万斤大米,派人送到灾区的灾民手中。我真想在汶川、北川开两个分公司,直接招收灾民,可惜鸿兴公司还是羽翼未丰,只能发封邀请函给四川省政府。现在的鸿兴公司里,就有74人是地震灾民。人活着,只要肢体健全、头脑不糊涂,就要靠劳动养活自己,不必特殊看待。张凯森,你不是天才,但你是人才,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张凯森:我说了,你可不要笑我。我也想做点生意,做彩票,开个店,同时在网上卖。

范宁臣:这个倒是可以的,可是两年前网上就禁止买彩了。不过,那是禁止网上代购合买,如果有用户端软体,那么这种特殊的用户端购买就是合法的。

张凯森:我想注册一家彩票站,体彩、福彩都卖。网上可以卖,网下也可以卖。

范宁臣:这是个赚钱的买卖。先做着,钱不够,就来找我。程式有麻烦,我来打通关节。

张凯森: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先说好,借的钱,我规还8%的利息。你不要拒绝,你如果拒绝,我就没有动力了。

范宁臣:一言为定。帮助他人是件很快乐的事情,像我们这种人,赚钱赚下去就是游戏,轻描淡写,一秒钟过去就能算出自己有多大利润。我这也叫小额贷款,茅于轼的翻版,哈哈。

13.Time:17:50。一处公园。

(监察局局长钱瑞青与荆宁市市委副书记聂建成坐在一起,喝着茶)

聂建成:瑞青啊,躲总不是办法,这件事,你就是跑到纽约或者吉隆玻,都是躲不过去的。眼下的形势,你清楚该怎么办吗?

钱瑞青:聂副书记,我还有一堆报告要写,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聂建成:《高层政参》不过是一本给一帮老人消遣的杂志。他们这个廉政会议,没有多大的价值。省城的一批退休干部,总有人发点怨言的,心有不甘嘛,拿点钱出来,雇佣一些胆大妄为的空喊口号的人,搞出这么一本杂志,那是很幼稚的,政治不成熟。你我都算年龄不太老的人,应该知道党的更高方向。

钱瑞青:对不起,我有我的工作,我得走了。

聂建成:钱局长!我怎么说也是你的领导,你就是用这种态度跟领导交流吗?你要知道,作为上级领导,我要对你负责,对你的政治前途负责。你打算怎么处理谢荣山和龚汉祥的案件?
钱瑞青:依法处理。

聂建成:什么时候你也学会了滴水不漏?我是问你,如果你来接手谢荣山和龚汉祥的案件,最快什么时候可以送交检察院批捕?检察院已经等不及了,这件事连省里的人也非常不满,不满我们的办事效率。

钱瑞青:那就直接交给省里的人来办。

聂建成:钱局长!你最好能够认清当前的形势,不然对自己、对大家都不好。你什么时候能够大脑开窍,什么时候就能坐在裴敏琳的位置上。

钱瑞青:聂副书记,我真的得走了,这个报告非常重要,监察局的人还在等我。你如果还有什么话要说,就把内容直接发到我的电子信箱里,qianruiqing@jn.gov.cn,好吗?

聂建成:你!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领导?

钱瑞青:再见,聂副书记,有空再聊。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原来,丧失土地之后得不到公正对待的农民,竟可以有如此狂热的政治激情。荆宁市的上下政界给他留下的,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连法律也无力去解决当中的根源。这不是一篇论文、报导就能解释和呈现得过去的。
  • 张凯森的目光透著帅气与坚毅,迈出监狱大门。张天焕与范宁臣站在车旁,两人看着身体有些单薄的张凯森。张凯森已经流不出泪,与父亲张天焕深深拥抱,以鼓励的眼光相对父亲
  • 但有一点是令村民们感激的,那就是以往面对他们的官员多是以恐吓、打压、拉拢为手段,而这位新来的市长却像个好奇的孩子或者刚出国的中国人,他是那么急切地想了解到真实的情况。
  • 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关心你们的人吗?你们的良心被狗啃了吗?我是荆宁市市长秦建勋!你们是妨碍公务,暴力治村。
  • 在那最保密的手机号码中,此时正如车辆上装载着易燃易爆品,躺着太多的危机。各方面的核心人物,已经纷纷向他明白地表示:“秦建勋已经插手征地案。”
  • 我们是普通农民家庭。这么说吧,云高是老二。老大成天晃东晃西的,不成器。老三也不见人,也没电话。全靠我了。我找亲戚借了点钱,总共才借到1,000块。能不能把那些特别贵的东西都撤了?每天这样几百上千的,实在是承受不住。
  • 一个分裂的社会,即使在大灾大难面前也是常态,更何况是在一潭死水般的平静之中。地下永远都燃烧着野火,每一个人都在挣扎著。你既看得见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也看得见怨声载道、生灵涂炭。太多人生活在矛盾之中,并渐渐被矛盾所征服,于是便活在那种承担磨难、忍受磨难和纵容磨难的氛围之中。新来的市长秦建勋正试图去正视这样的氛围…
  • 25年了你还不知道这个世道是什么说了算吗?我就是证据,可是我这个证据要死了,是个死证据。你们现在去查,什么都晚了。
  • 冯雪璐听得泪流满面,但已没有那种与众人一起高唱“醒来”的激情
  • 林祥毅:我不是罪犯。我是公民,是纳税人,是养你们的人。我们一天到晚累死累活,你们只知道吃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你们才是罪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