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艺术教本系列

数来宝的艺术技巧《演员必备特质之二》

幽默
汉霖民俗说唱艺术团提供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基本特质-幽默:
幽默感来自于数来宝特有的艺术风格,这是演员从容表现“包袱”的情绪基础。幽默感要以“亲切”与“真实”为前提,否则无以确立。

幽默感并不是空的,或是无法捉摸的东西,它是演员思想上一种丰富的内在感应;例如演唱到对某“落后现象”既感到滑稽可笑,又感到憎恶可气时,演员如果只强调了可气的一面,并把这当成表演基调,那么本该有所展现的幽默感便被掩盖了。反之,如果演员突出了对此一落后现象的讽刺、揶揄,让隐藏其中的幽默感获得强调,演唱的风趣性便更加鲜明。

表演上的幽默感直接受到演员的思想修养、性格特征、文化水平,以及审美观点的制约(影响),同时也有赖于演员对这一曲种艺术风格的掌握,和对于每一段落的分析、理解和“表演设计”。

要注意幽默感的表现若不从内在感情入手,是无法引发听众共鸣的。
<--ads-->
除了演员必备特质之外,再谈谈演员的配合问题;
两个演员的配合:
数来宝中的甲乙,一般说来,并不是固定的逗、捧关系,特别在多段叙事体中,谁逗谁捧,并不因甲乙而分,往往从表现内容的需要出发,互为转移。同时,随着多段叙事体的出现,两者之间还有一种接替关系:你唱完了我来接,互相接替,能使整个演唱更加活跃、紧凑。

例如在平缓的演唱中,你叙述一段事务,我描绘一段情景,交替进行,互相衬托;唱到紧张处,你催我促,层层高、步步紧,把演唱推向高潮。因此,两个演员的声音调门儿、节奏速度以及内在情感,都要协和一致;调门上不能你高我低,速度上不能你快我慢,情感上不能你深我浅,衔接要顺当,不能出现脱节现象。

在对口数来宝演唱中,两个演员在唱词数量上可能有多寡的分别,但从演唱的作用来看,却无轻重之分,两者都同样重要。成功的演唱,必须要靠两个演员共同努力,密切配合,相互配合不好,就会使演唱效果受影响。

逗、捧关系运作:
在逗、捧关系中,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唱词接唱词,即甲、乙双方都是通过唱词互相衔接,在情感上有所连贯,但并不像接替关系时那样紧凑。如同前边章节所述,逗、捧关系往往意味着双方的矛盾、冲突,故此时在情绪上,在声音调门上,并不要求完全一致,而得依据各自的思想情感决定。

另一种情况是唱词接“过口白”,这在逗、捧关系中是常有的现象。为了让“唱”跟“讲”之间的节奏连贯,往往“过口白”也具有和唱词一致的节奏,并和唱词紧紧相连。但在语气、情感上,则要依据各自表达情感的需要处理。

一般情况下,逗、捧的出现,意味着“包袱”的产生。数来宝中,除“单唱”的包袱外,有些包袱出现在捧、逗中,这使得演员间的相互配合更为重要。即使是“单唱”的包袱,也需要对方给予紧密而又恰如其分的配合才能奏效。

﹙本文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数来宝演员,并不像演戏那样需要扮演固定角色,所以不可能也不必要完全进入其中角色,而是以数来宝演员的身份对作品中的人物进行模拟,主要的还是直接对听众叙事,因此与听众的交流要充分。
    一位称职的数来宝演员,应具有演出态度的三个基本特质~亲切感、真实感,还有幽默感。
  • 从字面上看,任何曲本都是“死”的,只有通过演员的艺术创造,才能把它活灵活现的呈现在舞台上。然而在演唱实践中,我们体会到:唱词的性质是有区别的,有的唱词表意含蓄而深邃,必须配合上演员丰富的“潜台词”,才能得到激励人心的效果。另有些唱词,表意就比较单纯而直接,相对搭配的“潜台词”也就比较单一。
  • 数来宝演员要如何把作品唱好、演好,这关系到演出者对作品的理解和表现两方面。
    演员看到一篇作品,靠着自身的思想、生活经验和演出技巧,必定会有一定的理解。然而为了把此一作品确立在舞台上,只对曲本作一般联想是不够的,必须要经由“二度创造”的过程,确实的对曲本作深刻、透彻的分析。
  • 神韵艺术团一连五天七场光临大邱表演,大邱艺术界人士连日来口耳相传,成群结队赶来观赏神韵的演出。韩国说唱艺术家、岭南民谣保存会达城支会长郑奉兰表示,节目太好了,“从大幕一拉开就很受感动。”
  • 要伴奏拖音超过一拍半的“抻板”时,一般是随着字的拖音打“双点”。
  • 要注意使用“单板磕”往上催速度时,要比使用其他的点子更有效。因此,由慢速转快速时,开头的几拍,往往会用“单板磕”的点子步步紧催。
  • 在连续让板处,主要使用较强的“双点”伴奏。它既能对高亢又激昂的情绪给予烘托,又能给摆布稀疏的字间弥合隙缝。
  • (大纪元记者赵润德韩国水原报导)说唱被列为韩国国家重点无形文化遗产23号,被称为伽伽琴散调演奏及民族器乐弹唱技能保存者。安淑善是享有盛名的韩国说唱艺术家,因演唱以"春香和李梦龙"作为题材的"春香歌"而闻名,她观看了2月17日神韵艺术团在韩国水原的首次演出,她赞叹神韵艺术团是一个拥有相当出色的技能和技巧的舞蹈艺术团,“将传统搬上舞台,我为他们感到自豪”。
  • 随着表达情感、气氛的需要,节子板伴奏唱词的方法也是丰富多变的。
  • 会造成演奏节奏一骨节一骨节的感觉,在很大强度上与节子点的伴奏有关,例如︰
    一、一到唱词处,就不分强弱的打节子板伴奏。
    二、一说到“过口白”,节子板的敲击便嘎然而止。
    三、在唱词与节子点和停下节子板的“白口”之间,形成一刀切。
    四、在过口白较多的唱段里,节子板时停时打,必然会破坏节奏的完整、连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