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自大失道缘 名门子弟抑郁而亡

太平 整理

郑又玄遇到一个十多岁、相貌清秀的小童儿,小童的智慧和辩才千转万化。图为清 黄增《人物(一)册.人物故事三》。(公有领域)

  人气: 1308
【字号】    
   标签: tags:

一生中,人总难免错过许多机会,也许因此与富贵、名禄、情感擦身而过。若事隔多年才发觉,错失的竟是终其一生苦苦探索的机缘,且全因自己骄傲性格所致,此时,又该是如何的痛悔呢?

荥阳人郑又玄出身名门,住在长安城中,从小和邻舍闾丘氏的儿子一起师从师氏。

又玄性情骄傲,因自己门第声望尊贵,而闾丘氏贫寒低贱,常戏耍、嘲骂闾丘子:“你闾丘氏不是我的同类,却和我一起师从师氏,我即便不说,你难道不觉惭愧吗?”闾丘子面露愧然之色。

几年后,闾丘子因病而逝。

过了十年,郑又玄以明经科及第,其后调补到唐安郡任参军。郡守命他代理唐兴县尉。

与郑又玄居住在同一官舍有个仇生,是大商贾之子,刚满二十岁,其家产数以万计。他每天与又玄见面,赠送了许多金钱财物给又玄,并常与又玄出外游历和参加聚会。由于仇生只是商贾子弟,所以郑又玄从不以礼待他。

有一次,又玄设酒席举办盛大的聚会,却没有邀请仇生。等到酒宴近尾声时,有人对又玄说:“仇生与你同住,常一道参加宴会,却没被邀请,你有没有觉得不应该啊?”又玄感到惭愧,就去召仇生来。仇生到了,又玄用大杯斟酒给仇生,仇生推辞说不能全饮,坚持辞谢。

没想到仇生因此惹得又玄发怒,他骂道:“你只是个市井之民,就知道锥子和刀,怎能逾越本分而得授官职呢?我和你为伍,你应该感到荣幸,又怎敢辞酒呢?”因此拂袖而起。仇生羞愧难当,俯身低头而退。

回去后,仇生立刻辞去官职,闭门谢客,不与人往来,几个月后就病死了。

第二年,郑又玄被罢了官,寄住在濛阳郡的佛寺。郑又玄平素喜好黄老之道。当时有个以道艺闻名的吴道士居住在四川的剑门山。又玄仰慕吴道士,去拜见他,希望做吴道士的弟子。

吴道士说:“您既然敬慕神仙,应当在山林里居住,不要在尘俗之中混日子。”又玄高兴地拜谢说:“先生真是有道之人,我愿为您差使,可以吗?”道士同意了,把他留了下来。

十五年后,又玄修道的志向渐渐松懈下来。吴道士说:“你既然不能坚定修道之心,住在山林中也是徒然。”又玄告辞而去。

又玄后来途经褒城住在旅馆时,遇到一个十多岁、相貌清秀的小童儿。又玄与童儿说话,那个小童的智慧和辩才千转万化,又玄自谓不能及。

童儿对又玄说:“我和你是故人,还记得我吗?”又玄说:“忘了。”

童儿说:“我曾经生于闾丘氏门中,住在长安,与你一同读书,你认为我贫寒低贱,说我不是你的同类。后来,我又作仇家的儿子,与你同舍。你接受我许多馈赠,然而你从不以礼待我,骂我是市井之民。为什么你骄傲得如此过分呢?”

又玄很惊诧,于是拜了两拜道歉说:“这实在是我的罪过啊。然而你不是圣人,怎么会知道三生的事呢?”童儿说:“我是太清真人。天帝认为你有道气,特意派我降生人间,与你为友,将要授你真仙之诀,可是因为你性情骄傲,终不能得其道。唉,可悲呀!”言毕,童儿忽然不见了。

又玄细细地回想一生经历,明了自己失去的是什么,深感惭愧痛悔不已,最后竟然忧愁而死。

(资料来源:《宣宝志》)#
——转载自正见网

【原标题】神仙故事:落尘世本性迷  仙人伴亦无益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贺说:“天帝又建凝虚殿,派我们编纂大型乐章。现在我是神仙中人,很快乐,希望夫人不要为我惦念不已。”
  • 薛君胄忽然听到两耳中有车马的声音,由于颓然想睡,就当他躺下、脑袋才刚刚沾席,眼前便出现了一辆小车,红色车轮青色车盖,由一只红色的牛犊拉车。小车从耳朵里驶了出来,高两三寸,也不觉得从耳朵里出来时有什么困难。
  • 雷生笑着说:“是先生随意胡言的吧!即使有良药,怎么能使这条鱼复活呢?”石旻说:“那您就看看它如何被复活的吧!”
  • 异人走往水边一看,只见头发眉毛全长出来了,面色比小时候还好。老人说:“你不能在此长住了。吃了我的药之后,不但能治病,还能长生不老。你要好好修行,二十年之后我再和你相见。”
  • 夜里他则把头发下垂在盆中,那些酒就顺着头发滴进盆里,酒香丝毫不减。
  • 杨甚伍奏报说:“我去了九重天界,在虚空浩瀚的天空和日月星辰之间寻访,仍然没找到贵妃娘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