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99):皇上面前申诉冤情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110
【字号】    
   标签: tags:

右相没有想到长今居然能治好皇上的失明,使他利用长今的失败一并扫除皇上、皇后、左赞成闵大人的算计一下落空,并且因为误诊真相大白,利用膳食陷害崔氏家族的计策也都不得不宣告失败,半途而废。

右相因此非常气恼,见皇后在长今身上下的赌注大获全胜,皇上因此对长今感佩有佳,皇后的势力更加稳固,他寻找一切机会要想办法打击皇后,并阻挡长今继续跟皇上接触。

长今因此在治好皇上失明的那一天就马上被右相撤下,让长今回到原先的职位上去,但是皇上心中念念不忘这位如此用心救助自己的医女,待身体基本康复,就忍不住问右相,为何那天之后就不见了长今的踪影。

右相趁机责备皇后,透露长今进入内书库的秘密,他向皇上强辩:这一次治愈皇上的病,申主簿的功劳最大,申主簿早就查出是狐惑症,如果申主簿有足够时间应该很快也能查出病因,如果不是皇后娘娘漠视朝廷正式机关内医院,如果皇后娘娘没有向医女下达密令,那现在朝廷众臣也就不会为了此事而议论纷纷了。

右相有意提及长今的所谓“罪行”,说长今偷偷进入内书库翻阅皇上病志,现应接受内需司处决才是,但娘娘竟然对她下密令违反了朝廷法规,朝廷众臣认为受到莫大羞辱因此议论纷纷。

右相的言词咄咄逼人,皇上非常明白右相在威胁他。尽管右相将长今偷看皇上病志的“内情”告之皇上本为的是让皇上对长今、对皇后留下不良的印象,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正是他自己的告发,使得皇上更加关注长今,到底这个医女从哪里拼来这样的勇气,敢于冒着生命的危险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要翻看他的病志,其中必有隐情。皇上因此急于见到长今的心情变得更加迫切,如果不是右相的告发,皇上怎么可能得知这么重要的信息。

在右相很快就要被清算之前,他算计的每一步依旧事与愿违,当长今能想到的揭发崔氏右相罪行的第一个办法就是向皇上申诉事实真相时,右相的告发正好把长今推到了皇上的面前。

不管右相怎样辩解他的有理有据,皇上却能感受到右相为了维持他自身的权势,在努力找借口排挤对右相不利的所有人物,尽管所有医官、医女,包括右相本人也都亲眼见到了长今的实力与用心,也心知肚明长今治疗皇上的病最为合适,如果右相真正关心皇上的身体,绝对不会将一路救助皇上最为了解皇上病症的长今马上找理由撤换,如果仅仅为的是皇后与长今的违反规定,那么大可以等长今完全治好了皇上的病才将她治罪,很明显,右相的举动非常的不合情理,皇上内心感到些许不安和无奈。皇上十分明白谁才真正的将他的身体放在心上,真正的珍惜他的性命,无论如何,医女长今的身上有一股十分让人安心的正气,皇上渴望见到这位正气在身,将生死置之脑后,如此用心救人的医女。

皇上十分郁闷,他因右相被拱上皇位,至今依然摆脱不了他的控制。真心对待皇上的人被右相一一排斥毒害,他虽贵为皇上,却时时感受到右相的压力,身心实在是疲惫不堪,长今的到来,让他隐隐感受到一个最值得他信任,能给他莫大安慰的人物来到了他的身边。他当然不会想到,这位救他性命的长今正是当年被右相差遣送酒到他的府上使他一夜之间成为皇上的那位10岁的小姑娘。从那一刻起,他就不知不觉的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他实则为了长今成为皇上,为了长今忍受了多年的右相的嚣张,正等待着长今完成法办右相一伙恶势力之后,将长今推上最高的位置,让长今的名字留在朝鲜的历史上。这根无形的缘线终于渐渐显露出来。

就在皇上急切要见到长今的时候,长今也正好求淑媛娘娘莲生安排她与皇上见面,莲生利用皇上病后来问候她的机会,照长今的想法事先准备一桌当年韩尚宫娘娘为皇上做的硫磺鸭子大胆的请求皇上倾听她的好朋友长今的请求。

皇上吃着这道硫磺鸭子,想起了当年韩尚宫的味道,若有所思,已经猜到长今到底想要跟他说些什么。

长今为自己的无礼放肆请求皇上的宽恕,皇上并不生气,急于听长今的请求,皇上想弄明白长今到底为了什么进入内书库。

长今直言求皇上为韩尚宫娘娘洗涮污名。

皇上内心十分震惊长今难道拼了性命的要揭示误诊真相偷看他的病志只是为了这件事吗?

长今十分肯定的回皇上,确实如此。

皇上不敢相信世间有如此深厚的师徒恩义,长今居然要为师父的清白不惜自己的生命,因此再三问长今:“就是为了帮助韩尚宫洗刷污名?”

长今提起师父满眼含泪回答皇上:“是,皇上,韩尚宫娘娘并没有犯任何罪,如果要说韩尚宫娘娘有罪,那是因为她认为替皇上准备膳食的御膳厨房是不容许任何权势的。娘娘为了救小的一命,谎称她是受到赵静庵大人的主使,将所有罪行一个人揽下……请皇上将韩尚宫娘娘的心愿还有精神留在宫廷吧。”

长今的倾诉激起了皇上久违的记忆:韩尚宫继承郑尚宫的遗志,常常讲好听的故事给他听,说是郑尚宫娘娘离开时吩咐她做的,一定要让吃食物的人心情愉快,这是准备食物的人必须要具备的基本条件。皇上感慨:“因此每次朕用膳的时候,都是心情愉快的。”皇上十分想念这两位真心维护他身体健康,一心一意为他准备膳食,让他心情愉快的尚宫,非常理解长今的心情。

但是正如当年他明知道右相逼迫他赐死赵静庵一样他不得不照着右相的意思下达了那道命令,今日的情形亦改观不大。他无法相信任何人,却十分奇怪能对长今倾诉内心的隐痛和无奈。

皇上深知自己是经过流血登上皇位的,登基之后也发生过多次流血事件,原因还是右相一伙排斥和清除一切跟右相相左的人物,谁敢动右相一下,必遭受不幸,再者他虽受到右相的左右,但右相毕竟护卫着他的世子,如果右相势力被削弱,皇后必将威胁到他的儿子,到那个时候皇后就不是他妻子,而是威胁他儿子的人,身为一个父亲,身为一个女人的夫君,皇上问长今他到底该怎么做。

长今当然没有想到皇上会如此左右为难,在情理当中拿不了主意,陷于宫廷权势的包围下如此无奈。但不管怎样,这件事情说明了一点,皇上几乎不自觉的将长今当作了唯一可以安心倾吐真实心境的知心朋友,他对长今的信任实在是不可思议,当他了解了长今进入内书库的原因后,长今对师父的用心已经使他彻底的了解了长今的为人,当然也使他明明白白自己所渴求的正是长今这样值得信任的人物。从那一刻起他就升起了一个念头,如果长今不是女人,他就可以封长今官职,让长今留在自己身边,成为负责皇上的医官。

长今虽然指望皇上为师父申冤未达成心愿,却埋下了这样的因缘,皇上将为长今成为自己的主治医官而作出史无前例的决定。皇上虽贵为皇上,亦没有勇气与胆量向恶势力宣战,长今此时还不十分清楚,真正有能力、真正身肩此等重大使命的不是皇上,而是长今自己。右相崔氏的邪恶权势嚣张了很长的时间不过是等待长今修炼上走上成熟与医术的学成,尽管此时他们依旧在表面上看似强悍,甚至令皇上都感到无可奈何,其实已经脆弱的不堪一击。

长今很快就会明白,这件事情必须她自己亲自去做。因为这段历史是围绕着长今在运转的,她必须留给后人一段不同寻常的历史——以救人的心态,以和平的方式实现对恶徒的审判,将皇上必须流血才能解决的难题和平化解。当年的长今也许正是为了提醒今天的世人在某种程度上理解当今的大法弟子的修炼与救人的方式而演绎了她那极不平凡的一生。(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