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玉:我的父亲

似玉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4日讯】父亲对我向来是很严肃的,有着那种知识份子干部中特有的拘谨。基于此,我都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很少主动找他说话。在他人眼里,父亲总是很和善,不曾对谁发过脾气,是那种很沉静的人;说话虽不多,却很有份量。

小时候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的时间不算多,有时一年也见不到他几次,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和他团聚几天。我从小很依恋父亲,可是年龄大了,又不常在一起,对他也就渐渐的感到疏远了。童年对父亲的记忆不知什么时候都模糊起来了。后来,我年龄大了些,父亲由于工作的调动才和我们正常的生活在一起。

父亲是位高级讲师,也是一位老(中共)党员,又任有一定的职务,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他看马列毛的书很多,也看时事报刊,看的很认真,看完后常常沉默。后来我有个感觉,他说话越来越少了,不知是不是看书看的。他话虽不多,偶尔说几句,常叫人颔首,对社会的分析和看法往往是一步到位。但他不常说,说时很注意场合和分寸。大家都认为父亲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

我九八年刚接触法轮功的时候,父亲并未表态。他对我好像从不关心似的,我也就没跟他提过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一天,父亲问我:“小玉,还在炼法轮功吗?”我回答是。他停了一下说:“你这孩子,简直是没长脑筋,法轮功迟早会出事,别炼了。”我当时不知道父亲说这话意味着什么,父亲也从来没有这样对我说过话,看来他对我还是很关心的。后来听妈妈说父亲把《转法轮》看了一遍,说这是一本教人向善的书,但是里面涉及到了无神论的领域,那是政治斗争啊,法轮功将来恐怕会吃亏的。果如其料,一年后中共便掀起了非法镇压法轮功的运动。

父亲忧心忡忡地命令我把法轮功的书籍都收起来,一再告诫不要参与任何活动,要注意安全。并以他的人生阅历反复重审:××党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世界上再强的势力见了××党也怵头,对老百姓从来不讲情面。最后他用非常凝重的语气说:“闺女,××党是不认爹和娘的东西,天底下它最大,也最 …..”我向来没有见过父亲这样郑重其事过。尽管爸爸说的很重,可是我觉得事情哪有他说的那么可怕,再说了,××党它再坏,它能把谁怎么着?它还能灭了法轮功不成?我就是要坚持修炼法轮功!

中共的谎言一次又一次的大肆诽谤师父和法轮功。我和修炼法轮功的一个朋友相约一起去了北京。在北京就是到天安门广场呼口号,被警察打倒在地,被绑架,再后来就是被劫持回当地看守所。

我离家时没有和父母打招呼,那招呼一打肯定是去不成的,我只留下了一个小纸条。后来听妈妈说,从知道我去北京,爸爸就整天一声不吭的坐在沙发上发愣,有时是一支烟接一支烟的抽下去,一连几天不思寝食。妈妈安慰他说:“小玉还只是个小姑娘,又没做什么坏事,不会有什么事的。”父亲像没听到似的,只是沉默著。听说我被押回来关在了看守所,他就四处托熟人找关系,最后算是把我弄了出来。

当我站在离别数日的家门口时,父亲只是轻轻地说了声:“哦,回来了。”转身去了厨房。看着他竟然有些佝偻的身躯和满头的苍发我的眼泪禁不住掉了下来。

饭后,父亲示意我坐下来,我也意识到了他要开始教训我了。出乎我的所料,父亲的态度很是和蔼,这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他给我讲起了“六四”学潮的事情。父亲说在那次学潮中死了很多的人,多数是大学生,也有普通老百姓,当时的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他叹了口气说:那都是部队直接开着坦克车和机关枪屠杀的啊。其实政府的每次运动除了整人还是整人,整的还都是好人。这次整法轮功来势凶猛,帽子越扣越大,是想把法轮功置于死地啊,你一个女孩子家跑到天安门去喊口号不是拿鸡蛋碰石头吗?你能活着回来那真是命大啊……虽然父亲很少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但这次我却感觉出来他对我的担忧和牵挂。

我真想跟父亲谈谈到底什么是法轮功、自己为什么冒着危险去北京,想让父亲知道是法轮功给了我勇气,让我变得心胸坦荡。可是,看着父亲因牵挂我而显得憔悴的神色,我只是轻松地说了几句让他放心的话。

直到后来我读完《九评共产党》后才恍然大悟。父亲一生研究马列,到了晚年时却不问及政治,一心埋头下棋和垂钓,原来他早已认识到了邪党的本质了。于是我赶紧拿了一本《九评共产党》放到了他的床头。父亲读完后很兴奋,感慨地说:“写的真好,句句都是事实。法轮功真不简单,一下就点中了共产党的死穴。”

我向他说退党的事,他很高兴地就同意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苍天在上,这不仅仅是一句古训,而且是真实的存在。现在,许多中国人都习惯于失落真正自己的思想,在生活的尘嚣中麻木地被中共党文化灌输洗脑,以中共的喜好与政治淫威做为处事的基准。
  • 大约十年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当时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约有7000万,十年后的2010年初,约有7000万的中共党团队员在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网站上公告退出中共,两个7000万的历史数据的重合,让我们意识到,时代已经发生了巨变。
  • 共产党是土匪,邪毒无比,就是要钱,有钱什么都搞定,黑,黑透了。共产邪党贪污、腐败、娼盗遍地,真是要改朝换代了。天灭中共在即,我可不能给它作陪葬特此郑重声明退出邪恶的中国共产党的一切组织及附属红小兵(原少先队的前称),抹去兽的印记。
  • 我是学新闻专业的,知道中国没有真实新闻可言,明白是共产党邪恶丑陋的本质所致。为祸人间一个多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早已成为泡影,有句古话:“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还有谁愿意为它当替罪羊呢,相信早退出早得福,也希望早日迎来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
  • (大纪元记者马淑娴马来西亚吉隆坡采访报导)2010年黄历正月十五(2月28日)的元宵节,马来西亚退党服务中心来到吉隆坡著名的休闲公园兼旅游景点——蒂蒂旺莎公园,与民众一起声援“6900万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勇士,同时呼吁至今还不能正面面对《九评》与退党潮的人,赶快找《九评》,阅读《九评》,认清中共的邪灵本质,退出它,为自己的生命与未来留后路。
  • 党啊,你太腐败了!几十年了,你说的是一套,做的总是另一套。说不搞两极分化,可是贫富悬殊越拉越大!虽然我们吃饱了,可是,看着差距越拉越大,我们心里怎么能平衡呢!退吧,退了干净,心也静。
  • 89年6.4的历史镜头,那血淋淋的一幕幕,让十六年后今天的我,依然泪流满面不能自已,现在我不但仔细看了《九评》,更是每天上大纪元网,我要用实际行动支援退党活动。由于我的父母、弟弟还在大陆,由于共产党一贯镇压持不同政见者的凶残,所以暂时只能用匿名退党、团、队。向大陆所有勇敢坚强的民主人士致敬!祝你们好运!正义一定战胜邪恶!
  • 我以前在共产党党委内做所谓的党史研究工作,内心其实深知共产党的虚假与邪恶,现正式声明退出这个恶党及其一切其他相关组织,不再让自己受到它的任何影响与毒害,为自己保留平安与希望。
  • 大纪元九评和退党周刊(02/21-02/2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