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21)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五)思省

唐舅提议:“古人云:‘吾日三省吾身。’先不必外出了,大家思考思考发生过的事情,反省反省自己,悟出点人生的哲理来。”

于是,今天上午还是在陆伯伯家聚会。与以往不同的是,又多了一个成员,就是妈妈。前两天华姨就提出:“让晓灵的妈妈高玉坤,也来和大家一起参加活动,晓灵你负责请来。”

我回家还真向妈妈讲了,可妈妈说:“不行,不行,我去算什么呀?不成体统!”华姨看我叫不来,她今天登门去请,妈妈不得不来了。

唐舅开腔了:“首先,欢迎高玉坤女士参加我们观光团!”大家鼓掌,妈妈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唐舅又直接对妈妈说,“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能聚在一起是缘分。看破红尘,直面人生,全是真情实言,难得呀!

“还是我先讲吧!晓灵在昨天上午,领我走访了俩基督教徒,下午和陆兄一起到凯来大酒店参加了一次教徒集会,感慨万千!原想和大家交流一下,用我的笔记本电脑上网,看看教会网牧师布道,很欢乐祥和。可是国安员警闯进来,就给搅黄了,陆兄自报家门也不好使,把电脑、录影机还没收了。都得信它这个共产教,信仰别的不行!”

陆伯伯气愤地说:“特野蛮了!”

“为什么呀?”大家问。

唐舅回答:“说上头有规定:不允许在公共场所搞宗教活动,特别是十七大前后。”

乔舅说:“老是说上头,上头再高还高过宪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权力。中共的宪法确实是废纸一张,总算领教了!十七大要和谐,就这么和谐呀?!陆兄还相信它这和谐吗?”

陆伯伯说:“我过去实在太天真了!真是大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会议上讲得是天花乱坠,实际上干得是污七糟八!”

妈妈关心地对我说:“晓灵,那没收的东西,你看……”

我说:“我已给市领导打过电话了,估计很快能归还的,它对外国人还想讲点脸面!”

果然,说啥来啥。淑贤闻声开门后,走进俩国安小警官。

那个胖点的客客气气的对唐舅说:“唐团长,对不起!最近有些人借集会饮酒闹事,影响安定团结,我们也是奉命例行公事,实不知是海外观光考察团,手下人无理,请原谅!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找我,好使!”说着递过名片来。

唐舅应付著:“好说,好说!”

另一个警官在归还东西:“检查一下,是否好用?”

“不必了!”

“那不打扰了!”

“不客气!”

陆伯伯还是气不平:“凤海,你对他们还挺客气!”

唐舅笑着说:“都是预料之中的!既来大陆,表面就得应酬!”

还是华姨看得更高一层:“他们也是听呵的,谁当权听谁的,实质也是受害的。关键是:这个专政的党是邪恶的,整个机制就是腐败的。”

乔舅说:“说得好!,昨天慧敏和我就谈论这些事。我们遇到刁难亮名牌:什么观光团、政协常委、大记者呀!在不讲法治的大陆还真管用;可是平民百姓,遭受到欺凌,有苦无处申,上访也无门!看来,人心难平啊!”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舅灵机一动,把今早晨的报纸打开来说:“我们是海外观光考察团的,我是团长——唐凤海。”
  • 唐舅指著华姨对乔舅笑着说:“慧敏女士早就给你送到家门口了!可你却不认识,还山南海北地找呢!”
  • 老僧圆真捋了捋那银白色的胡须,慢悠悠地说道:“听师父传下来的,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间兴建的。到清朝顺治皇帝出家后,康熙大帝时又大扩建了,僧人达到半百。日本人侵占时,也没有干涉宗教修炼之事。国民党来时,还有些高官进寺参拜。就是胡子(土匪)也没搅扰过寺院,所以静泉寺一直香火很盛,远近闻名。”
  • 乔舅央求说:“小师父,我是诚心来拜佛的,以为大陆能有真正的修行之地,可是很失望啊!能不能再介绍点那个导游词以外的?请教,请教!”
  •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认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弃了排队,撤出了。很快轮到乔舅了,他正想施舍,华姨上前拦挡了他。于是,他只是上了香。
  • 唐舅拿过报纸一看:“呵!我们都上了头版了,这么大照片!这大记者可了不得!”接着又念道,“《海外考察团在青阳》这还是专栏呢!其中有两篇文章:《故土救灾济贫》、《投资考察求真》……
  • 阳市背靠着青龙山,像似青龙山的一个港湾,从市里到静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发的时间较早,小丰也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新车熟路开得顺畅,说话就到青龙山的主峰下了。
  • 二舅妈抚摸着她的头和华姨肩并肩地头前走了,亲密地唠着什么。我感到她们之间的谈话,有那样的一种真挚、亲切地感觉。
  • “老山爷”说:“三十年的时间哪,这个党把老百姓紧箍得太穷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让人吃上饭哪!咋个改法呀?让我说,就是我那个‘拉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
  • “老山爷”说:“反正共产党它不让人过安生日子,八九年用坦克车轧学生,九九年整法轮功。老百姓有病,炼炼法轮功好了,还处处做好人,有啥不好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