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22)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唐舅问我:“晓灵,昨天下午社长招你回去,有事吧?”

我看了看妈妈说:“不出大家所预料,是写的报导的事。我都没敢跟妈妈说,怕她担心。昨天,先是乡里书记宋扬来电话说:‘没到老秋不应下结论说受灾了,影响声誉。我们还要搞生产自救呢!都是老熟人了,应笔下留情!’然后就是青阳县领导的电话:‘说受灾结论太早,影响了招商引资。’”

“到了报社,总编、胖老头说:晓灵,你的报导真是有力度,在广大群众中反响很好!可是也惹来了麻烦,县领导等的电话,倒不必去管他;主要是市委宣传部来的电话,传达了市委曹书记的讲话:《青阳日报》的这篇报导,文图并茂,生动感人!他们这外商,形象比党的领导都高了!我们没去关怀受灾群众,人家先关怀了。你们这喉舌突出什么呀?‘五个一工程’,也没看你们宣传部门搞出什么像样的、像李晓灵这样的东西来!”

乔舅从打拜佛回来,思想开朗了,他对陆伯伯说:“这就是你们市里党领导的水准?!”

我接着说:“钟总编又说:‘晓灵啊!做为记者,搞好自己采访的每一篇报导,是尽情尽理的,是记者的天职!可是当今做好人难哪!你干啥都想干好,也是我不该让你去,还希望你写个好的专访呢!当喉舌,还得讲江青的几个‘突出’,政治第一嘛!哎!晓灵,说句到家的话,就是歌功颂德!’我说:‘我就是要做个自然主义者,搞点真情实意的东西!’他说:‘共产党的天下,你自然不了,真实了也不行。’我说:‘实在不行,我还不侍候了,正好走人!’”

妈妈一向是胆怯的,她耐不住了:“你那么强,胳膊拧不过大腿!”

“不能老怕它那套!”

“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像我们同学搞个体,不是也挺好吗?!”

“就像你爸那么耿,直筒子脾气!”

“我天生就随我爸,遗传!”我毫不在焉地说。

“看看!那得吃多大的亏呀!就算是给摘帽了,人都没了,有啥用?!”

我这善良的妈妈,一旦提起往事,无可奈何的时候,就又去抹眼泪。

我此生最怕的、最受不了的事:就是看不得妈妈流眼泪!

爸爸走的时候,我还不太懂事,才六岁,母女俩相依为命,整整二十年!我结婚以后又和妈妈生活在一起,又二十年了。我最大的心愿:是让妈妈的后半生过得幸福,晚年快乐。可今天,我本来没拿报导的事当回事,也是想在这些老人们面前撒撒娇,没成想却惹得妈妈伤心流泪,真该死!于是我也伴随着妈妈的心动而心动,泪水竟悄无声息地流淌下来。

唐舅笑着打圆场:“晓灵可是个懂事的好女孩!小明明喜欢坐花轿,你就当好吹喇叭、抬轿子的,何乐而不为?”说得大家都笑了。

唐舅又对妈妈说:“晓灵呀,好样的,这才是块料。高玉坤,你不用担心,我这回投资办厂,就让她当厂长!”

大家都鼓掌。

妈妈擦著泪水也有了笑容:“一根直肠子,就怕她再有啥散失!”

妈妈在农村待得时间久了,跟农民学了不少语言。

华姨说:“这便是‘红色恐怖’下,中国大陆基本群众的心态!没有了共产党,将来会好起来的,就不必再担惊受怕了!”

乔舅也对妈妈说:“你可真是:一经遭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我又小声地说:“胖老头最后说:宣传部还透露,市安全局给他们打电话,说要注意一下有没有什么新动向,就是有没有反华活动。”

华姨对陆伯伯说:“这个党竟搞这个,都搞到国外去了。它还竟搞一些概念上的混淆,蒙骗民众:什么反华势力。它能代表中华民族吗?”

乔舅说:“咱们讲言论自由,没有什么活动。”

唐舅说:“一些国家都在宪法里规定:言论自由,也是做人的基本权力。它的‘言论自由’是假的。不过,它又怕在我们面前丢丑,所以咱们没必要怕它!”

乔舅说:“咱们的晓灵,本来是想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却受到了这样的非难,真是个怪事!在中国没有新闻自由,用一言堂来愚弄人民。在独一家新闻媒体中,还有许许多多的条条框框,说不上就触犯了哪一条,大陆搞新闻的不好干。”

唐舅说:“在海外,中国的报纸、电视外国人随便看。可是唯有中国大陆的老百姓,外国的东西都不让看了。我们来到中国,也看不到了。这公平吗?!中共对国外的这些新闻媒体搞封锁,剥夺了人民的知情权:广播电台施放干扰,互联网施行封锁,外国的电视台不准收看,外国的报刊不许发行。这能算光明正大吗?!怎么不敢和国际接轨了?”

华姨说:“为掩盖视听,搞了个‘金盾工程’,耗费的国家资财以百亿元计算。在人类已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世界各国早就对人民开放了所有的资讯。而中国民众一直被愚弄蒙骗着。以前是外国对中国搞‘经济封锁’,现在是中国当局对自己的人民搞‘精神封锁’。总之,它实行的是‘愚民政策’:不敢让舆论监督它,它口头上说‘无产者是无所畏惧的’,其实,它最怕贪赃枉法的丑闻败露,怕编造的假话见阳光,怕人民大众了解事实真相。比如:法轮大法洪传全球的情况、动用的酷刑和活体器官出售的罪行、‘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人权圣火的传递、《九评》后的退党大潮等等,它不敢让老百姓知道真相,就是高层官员也被蒙骗着。中共已穷途末路,只能施用‘愚民政策’。然而,国际互联网它是封锁不住的,我们的科技人员的水准更胜一筹。等到真相都大白于天下之时,便是它彻底灭亡之日!”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乔舅说:“老是说上头,上头再高还高过宪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权力。中共的宪法确实是废纸一张,总算领教了!十七大要和谐,就这么和谐呀?!陆兄还相信它这和谐吗?”
  • 唐舅灵机一动,把今早晨的报纸打开来说:“我们是海外观光考察团的,我是团长——唐凤海。”
  • 唐舅指著华姨对乔舅笑着说:“慧敏女士早就给你送到家门口了!可你却不认识,还山南海北地找呢!”
  • 老僧圆真捋了捋那银白色的胡须,慢悠悠地说道:“听师父传下来的,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间兴建的。到清朝顺治皇帝出家后,康熙大帝时又大扩建了,僧人达到半百。日本人侵占时,也没有干涉宗教修炼之事。国民党来时,还有些高官进寺参拜。就是胡子(土匪)也没搅扰过寺院,所以静泉寺一直香火很盛,远近闻名。”
  • 乔舅央求说:“小师父,我是诚心来拜佛的,以为大陆能有真正的修行之地,可是很失望啊!能不能再介绍点那个导游词以外的?请教,请教!”
  •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认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弃了排队,撤出了。很快轮到乔舅了,他正想施舍,华姨上前拦挡了他。于是,他只是上了香。
  • 唐舅拿过报纸一看:“呵!我们都上了头版了,这么大照片!这大记者可了不得!”接着又念道,“《海外考察团在青阳》这还是专栏呢!其中有两篇文章:《故土救灾济贫》、《投资考察求真》……
  • 阳市背靠着青龙山,像似青龙山的一个港湾,从市里到静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发的时间较早,小丰也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新车熟路开得顺畅,说话就到青龙山的主峰下了。
  • 二舅妈抚摸着她的头和华姨肩并肩地头前走了,亲密地唠着什么。我感到她们之间的谈话,有那样的一种真挚、亲切地感觉。
  • “老山爷”说:“三十年的时间哪,这个党把老百姓紧箍得太穷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让人吃上饭哪!咋个改法呀?让我说,就是我那个‘拉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