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23)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乔舅说:“在当今的时代,中共上层的很多人,也都知道了修‘真、善、忍’的是好人,可就是怕丢乌纱帽,昧著良心,顺从‘指鹿为马’!”

唐舅对妈妈说:“现在民众逐渐觉醒了。咱们也来个温故而知新,把遭蛇咬的事都抖落抖落。”

华姨亲切地对妈妈说:“玉坤,那你就讲讲‘反右’时的事吧!我们都没经历过。”

妈妈说:“这一晃五十年了,不愿想,也不愿讲。总想忘了它,可就是忘不掉,那些事情就老像在眼前似的。”

华姨又像是电影里的旁白:“这就是中共给善良的老百姓,造成的心灵上的创伤。”

妈妈憋在心底多少年的话,为什么不愿意说呢?因为那是痛苦的回忆,因为过去的年月要讲出来,说不定又会遭到什么麻烦。而时至今日,当着这些善良的老人们,也还是想唠出来的:

“那时,我和晓灵她爸爸刚结婚不久。说‘说明党整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还说‘四不’:‘不揪辫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不秋后算账’。她爸心眼实呀,给党支部书记提了两条意见,就成了反党,说是‘攻击党的领导’。因为那时讲出身,她爸是贫下中农,在厂里任劳任怨,当过劳模,批判一气拉倒了,也没定啥。可是后来,听内部说:‘没达到指标’,大面上却说:‘漏划’,硬顶上一个右派名额!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共产党不是讲‘批评与自我批评’吗?咋出尔反尔呢?不让人讲理呀,忒邪性了!挑明了,就是平白无故想整人!”

“再说陆大嫂——唐姐,就说了一句话:农村有拉马退社的。呵!这个批判:‘农业合作化掀高潮,农民都欢天喜地,哪里有拉马退社的?造谣惑众!’唐姐说:我讲的就是咱村子的事呀!”

唐舅接过来说:“就是‘老山叔’,是实在的!”

妈妈继续说:“有好心人说:调查调查呗!调查去了,回来说确有其事。那也不行啊!有那句话,叫‘无限上纲,无限上线’:你戴着有色眼镜,太阳里面找黑点。为什么你看不见大好的革命形势,专挑毛病来攻击?因为你是站在反动的阶级立场上了。结果就一句话,定了个‘中右’,比右派强点。也都是一律下放农村。

“下放,其实就是过去说的发配、流放,到贫穷落后的偏远地区。我们两家都被发配到紧靠内蒙的逃荒屯,共产党来了说怎么还能叫这个名子?改成了陶屯。说让贫下中农监督,劳动改造。原来,我们两家只是一般的认识,患难之中见真情啊!”

“做为下放户,陆大哥和我都是陪绑来的。陆大哥呢,因为厂里还需要他这个搞技术的,下去不长时间,又被抽调回来了;我原来是教师,又让到小学去代课。唐姐和她爸就不同了,‘五类分子’,那可太难当了!和社员一样干活,还不许乱说乱动。大夏天头顶烈日铲地,真是苦啊!特别是唐姐,有生以来也没干过这么累的活。人家到地头了,她却拉后半条垄,别人歇气了,她还在干,她爸就帮她铲到头。还没等喘口气,又开始拿垄干上了。就这样,一天到晚收工回家,腰酸腿疼得都有些爬不上炕。得我帮她拾掇点饭,不然她连饭都吃不上。”

“那地方干旱,吃水很困难。她爸懂打洋井的技术,就给人们打洋井,也带上唐姐做小工,后来就又在大地领人打电井。其实越偏远的地方,人的心眼越实在,老百姓对他俩还都挺好。”

“大跃进、征过头粮,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也没进去,却迎来了三年大饥荒。说亩产三万斤放卫星,把牛皮都吹上了天。没有粮吃什么?拿苞米瓤子、树皮磨碎了当淀粉。人都饿得面黄肌瘦,腿肚子浮肿,小孩子饿得哇哇叫,老年人一个一个往下倒。真出了人吃人,现在说起来都有点吓人,揪心哪!”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到了报社,总编、胖老头说:晓灵,你的报导真是有力度,在广大群众中反响很好!可是也惹来了麻烦,县领导等的电话,倒不必去管他;主要是市委宣传部来的电话,传达了市委曹书记的讲话…
  • 乔舅说:“老是说上头,上头再高还高过宪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权力。中共的宪法确实是废纸一张,总算领教了!十七大要和谐,就这么和谐呀?!陆兄还相信它这和谐吗?”
  • 唐舅灵机一动,把今早晨的报纸打开来说:“我们是海外观光考察团的,我是团长——唐凤海。”
  • 唐舅指著华姨对乔舅笑着说:“慧敏女士早就给你送到家门口了!可你却不认识,还山南海北地找呢!”
  • 老僧圆真捋了捋那银白色的胡须,慢悠悠地说道:“听师父传下来的,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间兴建的。到清朝顺治皇帝出家后,康熙大帝时又大扩建了,僧人达到半百。日本人侵占时,也没有干涉宗教修炼之事。国民党来时,还有些高官进寺参拜。就是胡子(土匪)也没搅扰过寺院,所以静泉寺一直香火很盛,远近闻名。”
  • 乔舅央求说:“小师父,我是诚心来拜佛的,以为大陆能有真正的修行之地,可是很失望啊!能不能再介绍点那个导游词以外的?请教,请教!”
  •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认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弃了排队,撤出了。很快轮到乔舅了,他正想施舍,华姨上前拦挡了他。于是,他只是上了香。
  • 唐舅拿过报纸一看:“呵!我们都上了头版了,这么大照片!这大记者可了不得!”接着又念道,“《海外考察团在青阳》这还是专栏呢!其中有两篇文章:《故土救灾济贫》、《投资考察求真》……
  • 阳市背靠着青龙山,像似青龙山的一个港湾,从市里到静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发的时间较早,小丰也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新车熟路开得顺畅,说话就到青龙山的主峰下了。
  • 二舅妈抚摸着她的头和华姨肩并肩地头前走了,亲密地唠着什么。我感到她们之间的谈话,有那样的一种真挚、亲切地感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