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25)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九评’上讲,延安时期种大烟,有的人还不相信。我说的是三年内战时还在种大烟,那是在吉林省长白县。秘密的种,平时有站岗的,不让人靠近大烟地。到收获的时候,大烟地的四个犄角都架起轻重机关枪,戒备森严!采收大烟全用的是不太懂事的孩子──儿童团。就用刀拉大烟葫芦,再把葫芦上冒出的白浆抿下来……在八路军中我算有文化的,负责熬制大烟,这就不能用小孩子了。可悲的是,末尾全县抓捕了六百五十人,都是对种大烟、制大烟知情的农民,全给弄死了。在那么偏僻的一个小县,当时死了那么多人,是个震惊全国的事件。到后来,那些死难的人都给定为‘革命烈士’了。八路军中的人,只能干其中的一个单项的活,别的不许参与、不许过问。并且宣布铁的纪律:这是党性中原则又原则的问题,永远不许对任何人说,否则你也去当‘革命烈士’!张思德就是熬制大烟中死的,说死得重于泰山!”

唐舅说:“你真够忠于它了!”

妈妈说:“要么早就没命了!”

华姨说:“就是现在有些事情也和苏联那时的克格勃一样!”

陆伯伯说:“我这回看准了,我原来是上了贼船,这个党从根上就是邪的,不能老在贼船上待了,我不是党员,可入过团,现在就声明退出!”

我和妈妈也都要退团,淑贤早就退团了。这样,华姨立即用笔记本电脑上网,办了三个人退团手续,都把姓氏去掉,只是用后边的名退的。

华姨说:“陆兄,这回你身上的邪灵去掉了,你会感觉到更好!”

陆伯伯听了,看看腿说:“好像不那么疼了!”

大家都向他这里看:“那个脚尖能动了!”

陆伯伯一边动着一边说:“这么灵?这么快?!”

人人为他高兴,我说:“真神奇!要有信心,会康复的!”

华姨说:“他被党文化毒害得太深,头脑里还残留着一些邪的东西。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时候,还达不到诚心诚意。”

华姨又对陆伯伯说,“你得把中共那些邪的东西全抛弃,你身上的病才会好得快。”

“是这么回事,可能以前灌得太多了,一时想不起来。对了,‘天安门自焚事件’那不都是真人吗?”

“那都是编造的,用自焚案嫁祸法轮功,你还是相信它的宣传是真的,你的儿媳也能给你讲过呀?”

“那时她讲的我一概不想听,有偏见听不进去,天天看新闻联播,总觉得:这么大一个国家,在光天化日之下,怎么能说瞎话呢?”

“善良的人总认为别人也都善良,被它蒙骗了几十年还全然不知!‘自焚事件’也像你今天讲的种大烟的事一样,将来都会大白于天下的!”

“‘天安门自焚事件’,像排的电视剧一样。那么,小明明!你给陆舅姥爷说说呗!”

于是,小明明先唱了一支《古怪歌》,然后下地说明,还带表情动作:“你说,员警能在天安门背着灭火器巡逻吗?不能吧!现回去拿灭火器,来得及吗?!所以,都是先准备好了的;那个人叫什么了?……”

“王进东。” 华姨告诉她。

“对,王进东,是这么散盘腿的,他想装个法轮大法学员,可露馅了!”

小明明边做样子边说,“我们修炼是双盘,他是不会的;他身上都烧糊了,可怀里还抱着汽油瓶子呢,绿色的塑胶瓶,要是真着火能烧不坏吗;那个小孩,气管割断了还能唱歌?这不都是假的吗?!”

乔舅说:“小明明演示得很好!”

华姨说:“还有很多破绽,不细讲了。法理上要求法轮大法学员不许杀生,自杀也是杀生。它们不懂得,才编造出‘自焚升天’的闹剧,来蒙骗一些不了解真相的人。在那之前、之后,在国内、国外,怎么再也没听说过谁自焚哪?都自焚了我们还能来大陆吗?!都自焚了它也不必迫害了!”说得大家笑了。

“天安门自焚事件”,肯定是假造的,这一点我已深信不疑!

唐舅说:“看来,人还是经常思考反省自己好,这才会头脑更清醒啊!”

华姨又提议:“我们明后天,抽空去探望一下陆兄的儿媳——冬梅吧!”

大家都赞成。唐舅看看表,宣布:“今天时间赶得巧,酒店的饭菜马上就送到,准备开饭!”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个党肇的事,我总觉得说不出口啊!有个叫张铁子的,也是实逼无奈。俩口子仨孩子,小崽才几个月,没奶吃饿死了。剩下的俩孩子,饿得打蔫,眼睛都睁不开了。…
  • 唐舅对妈妈说:“现在民众逐渐觉醒了。咱们也来个温故而知新,把遭蛇咬的事都抖落抖落。”
  • 到了报社,总编、胖老头说:晓灵,你的报导真是有力度,在广大群众中反响很好!可是也惹来了麻烦,县领导等的电话,倒不必去管他;主要是市委宣传部来的电话,传达了市委曹书记的讲话…
  • 乔舅说:“老是说上头,上头再高还高过宪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权力。中共的宪法确实是废纸一张,总算领教了!十七大要和谐,就这么和谐呀?!陆兄还相信它这和谐吗?”
  • 唐舅灵机一动,把今早晨的报纸打开来说:“我们是海外观光考察团的,我是团长——唐凤海。”
  • 唐舅指著华姨对乔舅笑着说:“慧敏女士早就给你送到家门口了!可你却不认识,还山南海北地找呢!”
  • 老僧圆真捋了捋那银白色的胡须,慢悠悠地说道:“听师父传下来的,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间兴建的。到清朝顺治皇帝出家后,康熙大帝时又大扩建了,僧人达到半百。日本人侵占时,也没有干涉宗教修炼之事。国民党来时,还有些高官进寺参拜。就是胡子(土匪)也没搅扰过寺院,所以静泉寺一直香火很盛,远近闻名。”
  • 乔舅央求说:“小师父,我是诚心来拜佛的,以为大陆能有真正的修行之地,可是很失望啊!能不能再介绍点那个导游词以外的?请教,请教!”
  •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认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弃了排队,撤出了。很快轮到乔舅了,他正想施舍,华姨上前拦挡了他。于是,他只是上了香。
  • 唐舅拿过报纸一看:“呵!我们都上了头版了,这么大照片!这大记者可了不得!”接着又念道,“《海外考察团在青阳》这还是专栏呢!其中有两篇文章:《故土救灾济贫》、《投资考察求真》……
评论